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75章 她吓得把茶水倒在了他的裤裆里…
    第1275章 她吓得把茶水倒在了他的裤裆里…

    顾西爵这才知道自己看走了眼,平日里跟那些没有灵魂的人造美女们厮混惯了,竟然看漏了这块儿璞玉!还不如云昊天那个从未沾染过女人的家伙!

    啧啧啧,顾西爵不由眯起眼睛,心里咂舌不已。

    平日里走马观花,竟漏看了那朵貌似娇羞的水莲花!

    荣宝儿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四道眼神给盯上,她小心翼翼倒好茶,就拎着红泥茶壶准备走出去。

    就在荣宝儿准备退出去时,顾西爵突然出声喊住了她,“等等,你叫什么名字?”

    荣宝儿愣了下,不过仍是抬头回答顾西爵,“回总裁的话,我叫Boa。”

    毕竟房间内坐的都是大男人,刚才顾西爵的问话又将所有的视线都引到了荣宝儿的身上,令她格外的不自在。

    目光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匆匆看了眼顾西爵就立即低下了头,不敢到处乱晃。

    听着荣宝儿甜甜的声音,清爽得宛如清风拂面,顾西爵不得不确认自己真的是看走眼了。

    “很好,名字不错。”

    顾西爵玩味地用手指轻敲了下桌面,意味深长地看向坐在右侧的云昊天,“Boa,不要只顾着倒茶,快来给云少倒杯酒。“

    说完,顾西爵就紧紧盯着云昊天,对他脸上七彩变化的表情十分满意。

    呵呵,这次还真被他给蒙对了!看来那个扰乱云少爷神智的,果然是眼前这位宛如稚鹿般的清爽女孩。

    荣宝儿顺着顾西爵的视线望过去,就看到云昊天正用深不见底的黑眸死死盯视着她,瞬间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所有的思绪都给炸飞了。

    她目瞪口呆了两秒,很快就恢复了身为服务员应有的职业素养,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快速冷静下来。

    没关系的,他肯定不认识她的!

    三年前的那次已经过去这么久,而前天晚上库房里光线昏暗的厉害,何况他明显被人下了药,神智癫狂,更不可能记得她!

    没错的,一定不记得,肯定不记得!

    荣宝儿,你要淡定,要稳住啊!

    荣宝儿不停的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放下手中的红泥茶壶,拎起桌上摆着的人头马酒瓶,尽量平稳地走到云昊天身边。

    她已经努力控制自己的心绪,也自觉做得很好,可是在扬起酒瓶给云昊天倒酒时,右手仍是不可避免的轻颤起来。

    “会不会倒酒?不会就出去!”云昊天突然就看不惯她低眉顺眼的样子,猛地挥手去拿自己面前的酒杯,也吓得荣宝儿一哆嗦,再也抓不住手上的酒瓶,跌落在云昊天的身上。

    没有瓶盖的人头马汩汩淌出来,很快将云昊天的双腿间给打湿了一大片。

    美酒的香醇散发出来,云昊天的脸却已经黑到想要杀人。

    荣宝儿大惊,立即抽出纸巾弯腰给他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你擦擦!”

    她抽着纸巾擦他那里,竟敢感觉有些不对劲,仔细一看才知道那里是男人的裆部,荣宝儿再次羞得大脑失去意识。

    她尴尬的站在那里,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

    云昊天咬牙切齿地看了眼自己被打湿的裤子,还有她素白的小手在擦他那里。

    黑着脸看着然后仰起头瞪视着荣宝儿,从牙缝里挤出丝声音,“给我出去!”

    荣宝儿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犯这么大的错误,她有心想帮云昊天擦干净,可是拿起纸巾又犹豫起来。

    被打湿的地方实在太尴尬,这让她怎么下得去手嘛?刚才已经碰到了……

    她正僵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云昊天的驱逐声恰时响起,令荣宝儿顿时如蒙大赦般捡回了一条命。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这就出去。”

    荣宝儿语无伦次地丢下这句话,就匆忙逃离来听风轩。

    她刚才浑身软的不行,几乎都站立不住,如果再不逃出来,只怕会当场晕倒在那儿。

    看着匆忙逃离的荣宝儿,顾西爵兴趣颇浓地摩挲着自己光洁的下巴。

    他果然没猜错,云昊天跟这头小稚鹿确实有猫腻!

    哈哈哈,这下终于有好戏可以看了!

    顾西爵摩拳擦掌地看向云昊天,正准备再落井下石地调戏他几句,让他去换条裤子。

    却在看到云昊天想要杀人的表情后及时收了声。

    算了,他才不要跟这个随时可能爆炸的火药桶一般见识呢!

    还是过几天再来嘲讽云昊天比较安全些。

    顾西爵刚打消了狠狠嘲讽云昊天的念头,始终黑沉着脸的云昊天就猛地从靠背椅上站起来,大步走出了听风轩。

    “昊天,宴席才刚开始,你这是要去哪儿?”

    顾西爵不怕死地问道,一脸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云昊天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前走,语气冰冷地吓人,“去洗手间!”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听风轩,走得没了踪影。

    屋内的其他人对云昊天冷傲的态度早已经习惯,然后哈哈大笑,:你看,云少生气了,不就是服务生不小心弄湿了他的裤子么?哈哈!”

    唯有顾西爵笑着举起酒杯抿起了小酒,心里早已经笑开了花。

    这场戏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呢!

    ——————

    荣宝儿逃难似得快步走出听风轩,这才察觉到两只脚都软得抬不起来。

    她连忙掐了掐自己的脸,三两步冲进洗手间。

    现在的她浑身颤抖的厉害,必须地用冷水清醒下才行!

    洗手间里空旷无声,荣宝儿打开水龙水,掬起捧水把脸埋进去,却仍是感到浑身紧张的厉害。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跟他相遇!

    跟那个两次有了肌肤之亲,甚至前天晚上还用暴力强了他的野蛮男人!

    想起前晚那一夜,荣宝儿的脸再次熊熊烧了起来,两人亲密的一幕再度重现在她面前。

    刚才他一定没有认出自己吧?

    没关系没关系,不怕不怕,自己只是个寻常服务员而已,他肯定认不出来的!

    荣宝儿又用冷水洗了几次脸,确认刚才那团灼—热的烫终于冷却下去,这才整理下仪容,从洗手间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