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77章 三年前,我救了你,现在需要你报恩!
    第1277章 三年前,我救了你,现在需要你报恩!

    荣宝儿眼里闪过丝恐慌,生怕当年的事被云昊天给想起来,立即拼命摇头,“真不认识,云少,我……”

    “你再敢说一句不认识,我绝对让你知道后悔两个字怎么写。”云昊天的俊脸早已经黑得厉害,不爽地加重了捏住荣宝儿下巴的力道,“难道当年不是你捡到的心儿?那个时候我都没有来得及感谢你,你就匆匆走了。”

    荣宝儿心里咯噔一声,没想到这个看上去蛮不讲理的家伙居然还记得三年前她捡到他女儿的事!

    对了,三年前他就已经有女儿了!

    那时候她捡到的小丫头大概也就两三岁的样子,如今三年过去,应该都五六岁了吧?

    荣宝儿想起当年心儿甜甜的笑脸,原本的抗拒的情绪跟着缓和下来。

    不过她并不打算跟云昊天多说什么,而是礼貌地微微一笑,然后推开云昊天握住自己下巴的手,“云少客气了,你的女儿那么可爱。我相信无论谁捡到,都会把她安全送回家的,不需要特意感谢。”

    “是么?”云昊天再次逼近一步,两人近的快要撞在一起。

    他居高临下看着努力维持着镇定的荣宝儿,就像戏弄猎物的猎手,低声笑了起来,“除了捡到我女儿那次,你确定我们没有再遇见过?嗯?”

    荣宝儿怕的就是这句,她看着云昊天那双异常晶亮的黑眸,突然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被他看穿了似得,根本无所遁形!

    她的脸烧得厉害,耳根也跟着发烫地不行,支支吾吾摇头,“没……没有……真没有……”

    云昊天淡然勾起唇角,笑得格外狡黠,“真的没有么?为什么我记得当年有人差点被卖,然后被及时救下。怎么现在的人心都这么奸诈,你就是这样报答救命恩人的?”

    轻描淡写的一番话,瞬间令荣宝儿极力镇定的思绪给炸开,轰的一声,搅乱了所有伪装出来的淡定!

    这个可恶的家伙,原来他还记得那次!

    荣宝儿突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明明都已经过去三年了,为什么他居然还会记得?

    而且看现在他的架势,分明是想挟恩索求……

    不不不,她绝对不能跟财大气粗的云少扯上关系,一点点都不行!

    一旦他发现曦儿的存在,发现那么可爱美好的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夺走的!

    他是高高在上的商业帝王,而她只是活在最底层的普通人,到时候要拿什么跟他抗争?!

    荣宝儿眼前闪过曦儿可爱的小脸,原本慌乱的神情瞬间冷静下来。

    为母则刚,她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夺走她的曦儿的!

    荣宝儿打定主意要撇清所有过往,之前的心虚也跟着抛到九霄云外,被刻意蓄起的怒气所取代!

    眼前这个家伙居然有脸说他是自己的恩人?

    真是天大的笑话!

    毛线恩人,他所谓的救她的方式就是把她给吃干抹净,然后坦然拿了她的C子之身!

    还有前天,前天他被人下药,明明是她救了他好吧?

    虽然当时的她被被逼无奈,可是他那禽—兽行径跟强—暴犯又有什么区别?

    而且事后她也将所有的委屈都给咽了下去,并没有去报警抓他!难道这些还不够偿还他当年所谓的恩情么?!

    荣宝儿越想心里胆气越壮,有些气恼地抬起小脸瞪视着云昊天,“云少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我还要上班,请你走开!”

    云昊天没想到自己都说得这么清楚了,眼前的小女人居然还有胆子不承认!

    他气得脸色越发黑了起来,眼眸危险地眯成一道缝,“不记得了?嗯?要不要我帮你回忆回忆?”

    说着,他就朝着荣宝儿逼近,危险的气息自他身上扩散,完完全全笼罩了荣宝儿!

    霸气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荣宝儿好不容易攒起来的怒气瞬间土崩瓦解,无助地朝后退去。

    可是她的身后是冰冷的墙壁,早已经退无可退。

    云昊天盯视着近在咫尺的小女人,眼里似乎有把火在烧似得,迫切想要封住她不肯妥协的小嘴。

    眼前的红唇他已经盯了很久很久了,粉—嫩唇线格外的诱人,闪着红润的光泽,微微半开着,似乎在邀请他平常那醉人的甜美。

    云昊天捏着荣宝儿的下巴,低头正准备凑上去,突然想到昨晚看到的那一幕!

    昨晚她那么晚回来,还带了一个男人,而且那男人根本没下来,显然就跟她住在一起!

    理智瞬间重新回到云昊天脑海,令他有些气恼地松开钳制住荣宝儿下巴的手,颇有些恼羞成怒地低斥道,“你有男朋友了?!”

    荣宝儿刚才被云昊天的举动吓得差点没了呼吸,刚才那一瞬间,她甚至怀疑眼前这个西装笔挺的男人会当场办了她!

    好在这些都并没有发生,荣宝儿心里庆幸不已,愣了两秒才晓得推开一副质问模样的云昊天,“是的,云少,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也请云少自重,不要让人给误会。”

    此刻的荣宝儿眼中充斥着蔑视,眼前这个男人明明三年前就有了女儿,竟然还在外面***!不愧是豪门里出来的,又浪又贱!

    她冷漠地斜睨了云昊天一眼,趁着他明显分神的空档,连忙从空隙中跑了出去,转眼不见了人影。

    云昊天看着荣宝儿扭着纤细的腰身离开,马尾辫一甩一甩的没了踪影,脸色比锅底还要黑青!

    很好,这个女人可真有种,居然敢从他脚上踩过去!

    他低头看了眼锃亮皮鞋上落下的鞋印,眼里的气恼宛如风暴降临。

    荣宝儿,你可真是好样的,给我记着!

    ——————

    高楼林立的城区内,一栋别墅洋房里传出阵阵哭泣声,期期艾艾的,很是凄惨委屈。

    “呜呜……妈咪……我该怎么办啊……我不要做人啦……呜呜呜……”

    哭声的主人不是年幼无知的小萝莉,而是刚被云昊天宣布单方面解除婚约的任玲。

    前天晚上她费尽心机令云昊天喝下掺有强力春—药的红酒,原本想来个生米煮成熟饭,却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云昊天赶出去,而且还被淋了满身的红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