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79章 任玲:昊天,对不起……
    第1279章 任玲:昊天,对不起……

    宋一曼并没有觉得眼前的事有多严重,年轻人嘛,谁还没有个性子?等火气落下来就万事好商量不是?

    然而任建华却没有宋一曼这么轻松,他无奈地摇摇头,如果事情真的像自己老婆说得那么简单就好了!

    不过眼下并不是理论这些的时候,而是应该尽快安抚好云尚和苏倩,让他们把云昊天的火气给压下来。

    想通了这点,任建华再次拨通了云尚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这次不再是苏倩接电话,而是云尚不咸不淡的声音,“怎么,任老哥,可问清楚了?”

    任建华收起了原先兴师问罪的姿态,声音放得格外柔和,“我说云老弟啊,他们年轻人之间闹了矛盾,咱们做长辈的,是不是应该在里面劝劝?”

    云尚无声地摇摇头,对于任建华截然不同的态度有些瞧不上。

    如果他大大方方承认自己女儿做错了还好些,如今居然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呵呵,难怪会教出任玲那种不择手段的女儿来!

    虽然云尚在心里有些看不上任先生的做派,不过嘴里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和气地说道,“建华,你也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服管,何况我们家昊天又是那种说一不二的个性。这事我们还真帮不了忙,说多了反而会引起昊天的反感。”

    “不是,你们毕竟是父母,好好说说,总是好的。”

    “你不知道啊,如果不是我们硬压着不让昊天胡来,他现在早就起诉玲儿啦!海上风浪太大,电话信号不太好,咱们改日再聊哈。”

    云尚随意搪塞了两句,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苏倩在一旁摇头叹息,“这事咱们真不管了?”

    “不管了,就随便那个臭小子折腾去吧!反正咱们说了他也不会听,还不如不管不问,免得给自己找不自在。”

    云尚笑呵呵将苏倩搂在怀里,指着远处的夕阳示意她看,“老婆,咱们出来就好好玩,把其它的琐事都抛开,乖。”

    苏倩想了下,知道就算他们真得去管,云昊天也不见得会听。

    算了,儿大不由娘,随他去好了。

    而此时的任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被挂断电话的任建华脸色难看的厉害,扬手又朝任玲打去,“都怪你这个没脑子的蠢货,如果彻底得罪了云家,咱们就都得等着蹲监狱吧!”

    任玲被打得不敢动弹,拥有高学历的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如果在这个时候被云家斩断所有的资金链,任氏集团将会走向万劫不复!

    “别哭啦!你这个丧门星!还不赶紧去补救?!”任建华恶狠狠推了任玲一把,令抱膝团坐的她跌倒在床上,头重重磕在墙上。

    宋一曼心疼地怒视着任建华,“你真是疯了,是不是想要逼死女儿?!”

    “没错,我就是疯了!如果公司倒闭,我宁愿去跳楼也绝对不要去坐牢!”因为银行贷款还不起,就等着坐牢。

    任建华怒气冲冲推门离开,留下低声哭泣的母女俩。

    房间里只剩下任玲和宋一曼两个,任太太正准备好好安抚哭泣的女儿,被推倒的任玲突然坐了起来。

    她的双眼早已经哭得红—肿,这会儿抬起手臂慢慢擦掉脸上的泪痕,起身走到梳妆台前补妆。

    看着一声不吭只顾着补妆的任玲,宋一曼更是心疼不已,“玲儿啊,你这是要去做什么?”

    任玲细细画着哭晕掉的眼线,声音格外的平稳,“妈咪,祸是我闯出来的,我这就去求云昊天,让他搭救咱们任家。”

    宋一曼急得不行,总觉得这样不妥。自己的女儿向来心高气傲,这会儿云昊天又在气头上,两人万一再闹得不愉快,不是更雪上加霜么?

    “玲儿,要不你在家歇歇,公司里的事有你爹地呢。”

    宋一曼急得团团转,劝阻的话还没说完,任玲已经画好了精致的妆容,拎着桌上的坤包朝门外走去,“妈咪,你放心吧,我这次不会把事情给搞砸的。”

    说完,任玲就踩着高跟鞋,迈着优雅地步伐走出了门外。

    她开着红色的露天跑车,很快来到云氏集团楼下,搭乘电梯直接上了顶层的总裁室。

    高速直达的观光电梯很快把任玲带到了最顶层,她有些局促地理了下头发,咬了下唇,快步走出电梯推开了云昊天办公室的门。

    总裁室内冷气开得充足,云昊天正低头审视文件,手中的签字笔龙飞凤舞,时不时落下几笔,认真的表情看得任玲心里涌起冲鼻的酸涩。

    这个男人是那样的高贵不可仰望,然而他的眼里却没有自己……

    正忙碌着的云昊天感觉到有人进来,抬头看了眼,发现任玲正红着眼圈站在门口,脸色瞬间黑青下来,“你已经被辞退了,还来这里做什么?”

    任玲将准备脱眶而出的泪水咽下去,一脸哀戚地走到云昊天跟前,放低姿态央求着云昊天,“昊天,我知道错了!求你不要再对我们任家下手了,好么?”

    听着任玲软糯的央求声,云昊天冷哼了声,将手中的签字笔随意丢在桌上,这才厌恶地说道,“我原本以为你很识大体,却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下药这么下三滥的手段!任玲,现在的你让我恶心。”

    任玲被奚落的脸色惨白不已,却不得不继续小心陪着不是,“对不起,昊天,这都是我的错。我已经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苏阿姨和我妈咪的份儿上,不要再为难我们家,我以后保证会走得远远的,再也不出现在你面前。”

    云昊天冷冷斜睨了任玲一眼,这才轻飘飘甩出句话,“既然如此,我看在他们老一辈的情分上,不会再对你们家怎样。你好自为之,记住今天在这里说过的话。”

    任玲顿时喜极而泣,“谢谢,谢谢你昊天!你放心,以后我都会离你远远的,不会坏了你的心情。”

    云昊天没再说什么,低头继续看着桌上的文件,显然已经将任玲当成了空气。

    任玲期期艾艾看了云昊天一眼,知道这是无声的逐客令,就识趣地走出了办公室,乘着电梯来到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