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92章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答应并求饶…
    第1292章 总有一天他会让她答应并求饶…

    荣宝儿的话令叶烁呆立当场,他愣了好一会儿,才喃喃道,“可是我是来陪你们去玩的,曦儿她不想出去玩么?”

    正吃着双皮奶的曦儿跟着愣住了,睁着大眼睛仰头盯着荣宝儿,不明白妈咪为什么要赶叶烁叔叔离开。

    “抱歉,我是真的有点累,不想出门了。”荣宝儿不自在地说着谎,她不想连累叶烁,只能让他离自己的生活远一点。

    叶烁尴尬地笑了下,“没关系的,你累了就好好歇一天,我带着曦儿出去玩。”

    说着,叶烁就弯下腰故作轻松地看向曦儿,“叶烁叔叔带曦儿去玩,曦儿说好不好?”

    曦儿很想点头说好,可是想到妈咪的脸色很不好看,考虑了下转头看向荣宝儿,小声问询着,“妈咪,曦儿能跟叶烁叔叔一起出去玩么?”

    荣宝儿轻轻摇头,将曦儿抱了起来,“曦儿乖,你叶烁叔叔需要有自己的生活,不可以总是占用他的时间。等妈妈休息好了,再带曦儿出门,好不好?”

    叶烁脸色腊白起来,他知道荣宝儿从来没有回应过他任何,可是却也从来没像今天这样,要跟他划清界限!

    “宝儿,你们从来都不会占用我的时间,因为我的生活就是照顾你们啊!”叶烁忙不迟疑地表达着自己的心声。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荣宝儿给抢了过去,“叶烁,你真的不用这样的,真的。以后你可以不用来了,回去吧。”

    疏离的语气令叶烁脸色青红一片,哑然了许久才从嘴里挤出句话来,“为什么?”

    荣宝儿也知道自己这样说肯定会伤害到叶烁,可是她不将叶烁推离她的生活,叶烁的未来将会被云昊天那个混蛋给彻底毁掉!

    因此,荣宝儿心里说了声抱歉,仍是硬着心肠说道,“叶烁,你需要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成为任何人的附庸。”

    “可我并没有这样认为啊!”叶烁急了起来,“照顾你们是一件十分快乐的事,是我的荣幸!”

    话已至此,荣宝儿再找不到别的理由,只好从喉咙里挤出干巴巴的一句,“真的对不起,我已经找到了曦儿的爹地……”

    叶烁青红的脸色惨白下来,他怔怔的看着荣宝儿很久,惨然笑了下,“好,我知道了,再见。”

    说完,他就黯然地转身离开。

    这些年来,叶烁从来没有问曦儿的父亲,他知道这一定是宝儿心里那个伤疤,他都在竭尽所能地照顾着荣宝儿和曦儿,心里早已经将他们认定为自己的家人。

    可是再多的付出,都比不上血缘重要,既然宝儿她已经找到了曦儿的爹地,自己的存在已经显得多余。

    叶烁走得很快,身形因为急切的步伐变得有些踉跄。

    看着狼狈离开的叶烁,荣宝儿的眼睛潮湿起来,无声地再次致歉:对不起,叶烁,我真的不能害了你……

    就在荣宝儿恍神的时候,她的袖子被人轻轻拽了下。

    荣宝儿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到曦儿正期待地仰头看着她,“妈咪,你真的找到了曦儿的爹地了么?”

    看着眼神明亮期待的曦儿,荣宝儿酸楚地蹲了下来,柔声问道,“曦儿真的想爹地?”

    曦儿先是点点头,很快又摇头道,“曦儿是想见到爹地,然后当面问问他,为什么会不要妈咪和曦儿?”

    荣宝儿愣怔了下,这才明白曦儿虽然从来不说,却对这些年来没有爹地在身旁陪伴的事十分介意。

    她轻轻抱起曦儿,然后亲昵地用鼻尖碰了下曦儿的鼻头,“好,只是妈咪还不确定他倒地是不是曦儿的爹地。等妈咪确定了,就带着曦儿去见他,好不好?”

    曦儿认真想了下,笑着点了下头,“好,到时候我们带上叶烁叔叔一起去!”

    听着曦儿童言无忌的话,荣宝儿感触地走到窗口,低头看向窗外。

    只见叶烁那辆代步车已经歪歪斜斜开了出去,很快没了踪影。

    今天她的话肯定伤害到了叶烁,希望他能早些走出来,远离她们的生活,迎接崭新的人生。!

    平淡的一天匆忙逝去,转眼又到了傍晚时分。

    劲歌热舞的酒吧内熙攘吵杂,云昊天脸色阴郁地坐在楼上的包厢内,正不耐烦地用手指叩着桌面,发出“笃笃笃”的声响。

    今天一整天,他都觉得糟糕透了!

    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都令他十分的不快!

    “叩叩。”

    包厢门发出轻响,云昊天不悦地看向门口!

    门被徐徐打开,走进来一位打着蝴蝶领结的服务生,手里端着的托盘上,摆放着云昊天存在这里的酒。

    “云少,这是您的酒。”服务生态度格外的谦卑,生怕会得罪眼前这位财神爷。

    云昊天再次叩了下桌面,“放这儿吧。”

    “是。”

    服务生将托盘上的两瓶高档洋酒和水晶杯摆在云昊天跟前,这才再次弯腰说道,“我就站在门外伺候,随传随到。”

    “嗯。”云昊天轻嗯了声,从钱包里抽出两张红票,放在了桌上,“赏你的,等下顾少来了让他直接进来。”

    服务生高兴地收起小费,喜滋滋后退着往外走,“是,是。”

    等服务生带上包厢的门,云昊天这才打开刚摆在桌上的洋酒,给自己倒了杯,然后仰头灌了下去。

    辛辣的酒液顺着咽喉直达胃里,然后溢出几分酒香,却并没有令云昊天紧皱的眉头松懈下来。

    他再次倒了杯酒,又是仰头一饮而尽,脸色仍是臭的厉害。

    都是那个该死的女人!

    她不但不肯签协议,居然还敢用性命来威胁他!

    好,很好!

    云昊天只要一想到在办公室里荣宝儿那张不驯服的脸庞,就气不打一处来。

    果然不愧是个倔强的女人,还真是有个性呐!

    不过还真的从来没人敢这样威胁他呢,呵呵,有意思……

    云昊天长长的眼睫毛垂下来,眼前闪过荣宝儿那张倔强不肯妥协的小脸,手指虚空抓了下,似乎仍在捏着她精致的小下巴似得。

    他纵横商界那么久,有的是手段,怎么可能会怕她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