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95章 既然是来投怀送抱的,跑什么?
    第1295章 既然是来投怀送抱的,跑什么?

    荣宝儿和气的冲明朗露出抹灿烂的笑,“这些都是我们酒店应该做的,先生,你真的不用道谢。”

    明朗一愣,他走过这么多地方,还是第一次见到笑容如此澄净的女孩。

    眼前的女孩穿着西苑酒店的工装,却丝毫没有被简陋的工装给掩盖,反而更加凸显了女孩的天真无邪。

    似乎是被眼前女孩的笑容给感染似得,明朗跟着笑了起来,“好吧,你真是个勤快的小姑娘。”

    荣宝儿已经快速地将棋子都捡了起来,笑得很是开心,“已经不小了,都是小姑娘的妈咪了。”

    听荣宝儿这么说,明朗更是觉得眼前的女孩心无城府。现在的女孩子都恨不得让别人以为自己未成年,眼前这个女孩却直接告诉别人自己已经有了孩子。

    “好了,我已经收拾好了,先生还有什么要打扫的么?”荣宝儿麻利地收拾好桌面,笑吟吟地问道。

    明朗轻轻摇头,“没有了,麻烦你了,谢谢。”

    “好吧,祝您生活愉快,有需要可以随时呼唤我们服务员来为您服务。”荣宝儿礼貌地鞠了个躬,推着卫生车走出了房间。

    明朗目送荣宝儿离去,觉得这名服务员跟自己以往见到的都不一样,落落大方,举止得体,果然不愧是顾西爵培训出来的员工。

    荣宝儿推着卫生车继续往前走,抬腕看了眼时间,距离他们交接班还有十五分钟而已,速度要快起来才行。

    下一个房间并没有挂牌子,荣宝儿轻敲了两下,里面并没有任何回应。

    可能是客人已经离开了,荣宝儿以前遇到很多次这种事,想着快点搞好卫生去交接班,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果然没有人,只有床铺凌乱的厉害,看来客人是真走了。

    荣宝儿快手快脚的将用过的床单给扯下来,然后换上新的上去,还用毛巾叠了个大象玩偶摆在上面。

    完美!

    她偏头看了眼,十分满意自己的杰作,拎着毛巾朝着卫生间走去。

    卫生间的门虚掩着,荣宝儿索性直接推开走了进去,下一秒就瞠目结舌得呆愣在原地。

    只见她以为空无一人的浴室里,赫然站着个正用浴巾擦拭着身体的男人!

    男人正背对着她用毛巾擦背,好身材被荣宝儿一览无余,健硕的脊背下是性感的腰身,挺翘的臀部下两条长腿修长有力。

    荣宝儿做了这么久的服务员,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连忙用手里的毛巾捂住自己的眼睛,“抱歉先生,我不知道您还在房间里,真是对不起!”

    正在擦背的男人手里的动作一僵,缓慢转身过来,赫然是昨晚被司机送回总统套房的云昊天!

    他宿醉刚醒,直接到浴室里洗澡,怎么都想不到会有人这么冒失地闯进来,而且声音如此的耳熟!

    云昊天不敢相信地转过头,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果然是那个害他喝了一晚上酒的女人荣宝儿,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才好。

    身在商海,云昊天见惯了各种惊心动魄的场景,却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令他手足无措过!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我真是无意闯进来的!我现在就出去,请您不要投诉我!”荣宝儿生怕自己看到不雅的画面,因为刚才那男人分明是全果着的!

    她用毛巾捂住自己的眼睛,笨拙地往浴室外走。

    然后越是慌忙,越是忙中—出错,遮住自己视线的荣宝儿没头脑地往前冲,直接撞在了浴室的门上,然后脚下打滑,径直往后摔去!

    “哎呀!”

    猛然的失重感令荣宝儿慌张地喊了声,伸手想要抓住一切能够抓住的东西。

    只是她的身后,除了神情茫然的云昊天,再没有任何东西。

    因此理所当然的,她无措的手划过云昊天的胸膛往下滑去,直到终于揪住了云昊天仓皇间裹在腰身上的浴巾,整个给扯了下来。

    就在荣宝儿以为自己要摔个四脚朝天时,一双有力的臂弯及时接住了她,避免了她的后脑勺亲吻大地。

    荣宝儿顿时涨红了脸,想到自己居然以这么狼狈的姿势倒在陌生男人的怀里,她就想撞墙昏过去。

    然而该面对的注定躲不过,荣宝儿颤巍巍掀开眼皮,无措地解释道,“对不起先生,真的对不起,我……”

    正准备道歉的荣宝儿姿势不雅地半倒在地上,眼睛撞上双深邃的眸子,瞬间没了声音。

    云昊天看着脸涨得通红的荣宝儿,幽深的黑眸死死的盯着她冷声说道,“怎么不说了?舌头被猫吃了?”

    荣宝儿不敢置信地看着拯救了自己后脑勺的正主,居然是那个强爆狂云昊天!这个世界也太小了!

    不过这次毕竟是自己的错,荣宝儿连忙想要挣扎起来,手胡乱地朝地上撑去,却奇怪地摸到了一团软绵的东西。

    入手绵软的触感令荣宝儿有些奇怪,她忍不住扭头看去,差点被眼前的景象给看得背过气去!

    今天她肯定是踩了臭狗屎吧!要不怎么会好死不死捏住某人的子孙袋?!

    荣宝儿下意识再捏了下,没错,这玩意真的是眼前脸臭的堪比大便的某人的子孙袋!

    “你再敢在捏一下试试?!”云昊天的声音里充满了抑制不住的情—欲,下—身某处因为某人不怕死的轻捏很快充血起来了。

    这句威胁吓得荣宝儿魂不附体,立即将手松开,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狼狈地就差没有连滚带爬了。

    “对……对不起!我真……真不是故意的!那什么,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再见,再也不见!”

    荣宝儿语无伦次多大的准备溜出去,刚才看了不该看的东西,她要赶紧去洗眼睛!

    “站住!”

    荣宝儿刚走出浴室,身后就传来一道冷清的断喝声。

    云昊天弯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浴巾,慢慢裹在腰身上,然后压抑着即将爆体而亡的欲—火冷哼了声,“既然是故意来诱惑我的又跑什么!?”

    冷冷清清一句话,令本就脸烧得通红的荣宝儿气得怒火中烧,握紧拳头转身跟云昊天对峙起来,“请不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我并不是来勾—引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