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299章 我的女儿只是个意外…
    第1299章 我的女儿只是个意外…

    他知道顾西爵的房间,转身看了眼,果然,房门紧闭着,上面挂着免打扰的牌子。

    很好!

    云昊天咬牙切齿起来,不久前被荣宝儿甩了耳光的记忆又在脑海中复苏!

    都是顾西爵那个混蛋害得!

    他饶不了他!

    云昊天怒火中烧地朝着顾西爵专用的房间门狠狠踹了一脚,大声呵斥道,,“顾西爵,你给老子死出来!”

    牢固的房门被云昊天猛力踹了脚,只微颤了下,发出轻微的闷响,并没有令宿醉未醒来的顾西爵给听到。

    这里到底是E国最高档的酒店,隔音效果真不是盖得。

    云昊天又踹了两脚,发现并不能吵醒顾西爵,反而累得自己气得冒烟,只好放弃了冲进去狠揍顾西爵一顿的计划。

    他转身想走,沉吟了下来到跟自己房间相邻的套房前站住。

    根据顾西爵的龟毛个性,估计明朗就住在跟他相邻的房间里。

    他现在心情不爽,半点都不想见到顾西爵那个混蛋,还不如找明朗一起离开,免得他也被顾西爵给祸害了!

    “明朗?”云昊天刚准备喊明朗的名字,突然想到这里的隔音效果太好,将脱口而出的名字吞了回去,抬手重重敲起门来。

    荣宝儿此时正在屋内打扫卫生,刚才门外重重的踹门声吓得她手里的抹布差点掉下来。

    这时候能在顶层撒野的人,估计没别人,一定是那个狂妄自大的云昊天!

    荣宝儿摇了下头,继续忙着自己的事,心里庆幸自己刚才能从云昊天的魔掌中逃出来,也是种本事。

    踹门声很快消失,接着荣宝儿就听到自己所在的房间门外传来声模糊的呼唤声。

    她停下手里的工作,想要听清楚外面喊得什么,门外却突然没了声音,取之而代的,是重重的敲门声。

    荣宝儿顿时紧张起来,生怕云昊天会破门而入,连忙将房间的门给反锁,这才觉得安全了好多。

    她拎着抹布站在门外,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就听到云昊天正在爆粗口,“妈的,怎么都还没起来?”

    荣宝儿更是屏息静气,生怕惹出动静来招惹了外面那个凶神恶煞。

    云昊天站在门外又敲了两次门,见始终没有动静,只好无奈地朝电梯间走去。

    估计明朗已经早起离开了吧,毕竟身为医生的明朗最注重养生,是不会睡那么迟才起来的。

    电梯很快将云昊天送到一层,他刚走出电梯,就看到从外面走回来的明朗。

    “我说刚才敲你房间的门没人应呢,走,咱们一起去公司。”云昊天拍了下明朗的肩膀,打算跟他一起离开西苑酒店。

    明朗刚跑完步,身上都是汗,黏糊糊的很不舒服,就摇头拒绝道,“你先回去,我洗澡换身衣服再过去。”

    “好吧,待会儿公司见。”云昊天冲明朗挥挥手,大步离开大堂,坐进阿成开得车内呼啸离去。

    明朗目送云昊天离开,这才朝电梯间走去,摁下了通往顶层的按钮。

    电梯上行,沉稳无声,很快将明朗送到顶层。

    他朝自己房间走去,正准备用房卡刷开房门,荣宝儿却在这时探头出来,眼神格外的戒备。

    看到站在门外的是明朗,荣宝儿原本紧张的神色瞬间松了口气,她笑着冲明朗打招呼,“不好意思先生,我很快就能帮你打扫好卫生了。”

    荣宝儿之所以探头出来,就是因为自己差不多将房间给打扫好,想要查看下门外是否还站着云昊天,她可不想跟那个自大狂撞上。

    明朗站在门外,看着笑容可掬的荣宝儿,心情跟着愉悦起来,“没关系,不着急,你慢慢收拾。”

    荣宝儿再次朝走廊扫了一眼,确认并没有云昊天的身影,这才放心地继续拎着抹布打扫起来。

    明朗信步走进屋里,看着正勤快忙碌着的明朗,笑呵呵问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啊?谢谢你帮我打扫房间。”

    荣宝儿的抹布快速擦拭着套房内的真皮沙发,抬头说出自己的英文名,“我叫Boa,先生不用谢的,因为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明朗赞赏地点点头,眼前这个小女孩沉稳安静,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女孩。

    “哦,看你年纪这么小,怎么没再继续读书啊?”明朗随口问了句,突然想起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对了对了,早上听说你都有孩子了。想不到你看上去那么小,居然都已经结婚了。”

    明朗原本只是随口一问,并没有准备荣宝儿会回答。

    正忙碌的荣宝儿脸却瞬间红了起来,咬了下嘴唇说道,“我已经二十一岁,已经不小了。现在没有在上学,跟女儿一起住。”

    明朗看着荣宝儿巴掌大的小脸,觉得眼前的女孩实在是单纯的厉害,只是随便说两句话就羞涩得红了脸。

    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小就已经结婚了,明朗心里升起抹淡淡的遗憾。

    二十一岁的年纪,大多数都还在求学,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而眼前的女孩却已经有了孩子要照顾。

    估计她家庭条件比较困难,不然也不会这么早就辍学吧?

    明朗心里这么想着,脱口问道,“你才二十一岁就结婚,一定没上大学吧?”

    话音刚落,明朗就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太过肤浅,连忙歉意地笑着说道,“抱歉,我并不是想嘲笑你,只是随口问问,你不说也没有关系的。”

    荣宝儿了然地点点头,她并没有从明朗脸上看到任何的讥讽或者高高在上,温文尔雅的他就像块发光的璞玉,秒杀隔壁那个自大狂千万倍!

    因此荣宝儿爽朗地笑了起来,眼前闪过曦儿乖巧的小脸,坦然道,“我大学没有毕业,女儿的到来是个意外。”

    明朗还以为荣宝儿时奉子成婚,“哦,原来是奉子成婚啊。”

    “不……”荣宝儿想到这些年独自带大曦儿的艰辛,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加灿烂起来,“我并没有结婚,自己带着孩子也挺好的。”

    听到荣宝儿的回答,明朗微微一愣。

    他没有想到眼前的女孩居然未婚带着女儿生活,瞬间觉得有些尴尬起来,不知道自己贸然的问题有没有影响别人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