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03章 他真的非要那个女人不可么?
    第1303章 他真的非要那个女人不可么?

    荣宝儿顿时着急的不行,将曦儿从床上抱起来,紧紧搂着她连声说道,“不!曦儿是妈咪的亲生女儿,是妈咪的宝贝!怎么能不是妈咪亲生的呢?你看看你的鼻子和嘴巴,跟妈咪多像啊!”

    曦儿眼神仍是有些茫然,“可是叶烁叔叔说,我是你收养的……”

    荣宝儿确认曦儿真的把那些谎话给当真了,又好气又好笑。

    她低头再次亲了下曦儿的小脸蛋,看着她的眼睛真诚说道,“那是叶烁叔叔骗那个阿姨的!因为他不想让那个阿姨知道你是妈咪的亲生女儿。”

    曦儿这下更是不懂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别人知道我是妈咪的亲生女儿?”

    “因为……”荣宝儿顿了下,不知道要怎样才能令曦儿明白大人复杂的世界,只好简单解释道,“因为妈咪怕曦儿被别人抢走!曦儿就是妈咪的一切,所以妈咪要把曦儿给藏得牢牢的,不给任何人抢走你的机会!”

    曦儿虽然听不懂荣宝儿的话,却看懂了她紧张自己的举动。

    乖巧的她立即用小手搂住了荣宝儿的脖子,轻轻在她脸上印下一枚轻吻,“妈咪放心,曦儿才不会被任何人抢走。就算将来曦儿找到了爹地,也不会和他走,曦儿只要妈咪就够了!”

    软糯的童音令荣宝儿瞬间热泪盈眶,她紧紧将曦儿抱在怀里,泪水纵横不已。

    有这样乖巧懂事的曦儿在身旁,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

    她这辈子,什么都不奢求,只希望她的宝贝曦儿能够健康快乐的成长!

    “曦儿乖,妈咪什么都不要,只要有曦儿就足够了。”荣宝儿说着轻轻拍着曦儿瘦弱的小肩膀,“困不困?妈咪搂曦儿睡一会儿吧?”

    “嗯。”心底的疑惑被解开,曦儿脸上的表情变得轻松起来,慢慢闭上眼睛陷入了梦乡。

    ——————

    昏黄的天色一点点陷入黑寂,夜色悄然晕染了大半个天空。

    云昊天烦躁的从云氏集团离开,好看的眉头皱成了川字型。

    他快步跨入车内,发泄似得启动车子,将油门加到最大。

    宝蓝色的跑车宛如一道闪电,疾驰着离开了云氏集团,朝着别墅驶去。

    一路上,云昊天的脸都阴沉的厉害。

    街头已经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灯光,透过车窗照在云昊天晦暗不明的脸上,令车厢内的空气显得更加压抑。

    云昊天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看上去沉静无比,谁也不知道,他此刻脑海中的思绪已经乱成了一团。

    早上他又强吻荣宝儿的一幕再次清晰地出现在他眼前,令他眼眸深邃似海,拳头不由自主紧紧攥了起来。

    那个可恶的女人,明明长得弱不禁风,却有着倔强的小脸和吸人魂魄的黑眸,令他不由自主想要陷进去,将精致的她狠狠压在身下征服,哭泣着向他求饶!

    尤其是她嫩滑如牛奶布丁般的肌肤,令云昊天的小腹火烧火燎地烧了起来,一想到那个女人的身体,西裤又被高高顶起,诉说着焚体的欲—望!

    妈的!他这几年的自制力自从见到这个女人后,就全部泡汤了!

    云昊天伸出长指解开了自己衬衫领口的纽扣,用舌头抵了抵上颚,确认是无法缓解心中的那团烈火,身体干渴地只想拥着那个女人的身体,汲取曼妙的销—魂滋味。

    可是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居然甩给他一巴掌,还骂他是变—态!

    云昊天黑沉着脸,右手却不由自主地摸上了自己的脸,那里虽然早已没事,却在想起那个女人的瞬间跟着火辣辣起来。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人甩耳光,很好!

    云昊天晶亮的眼眸缩了起来,已经在想象里将荣宝儿给摁在自己身下,然后重重抽—打她圆翘的臀部,偿还这一耳光!

    车子在飞逝中很快抵达云家城堡,云昊天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勉强将自己焚体的燥热给压下去些,这才能稍微顺遂地从车内跨出来。

    “少爷,您回来了?”翠嫂恭敬地帮云昊天拉开客厅门。

    云昊天目不斜视的往里走,淡淡应了声,“嗯。”

    翠嫂目送云昊天上楼,心里十分好奇,不知道谁又惹到了自家少爷,只怕是有的倒霉咯!

    云昊天长腿跨上二楼,推门走进自己房间,整个人朝宽大的床铺上摔了过去。

    松软的床铺晃悠了下,立即将云昊天给托了起来,晃得他脸上的烦躁更浓了些。

    他这张床睡着很是舒服,如果能将那个女人给压在上面,只怕会更销—魂些吧?

    云昊天看着天花板,脑海里却想象着自己正将荣宝儿给牢牢压在身下,她如水的眸子羞怯地半闭着,嫩白的小手抗拒地推搡着他古铜色的胸膛,修长的天鹅颈上,已经落下一连串深浅不一的吻痕……

    ***!

    他居然又想起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云昊天低咒了声,刚在车内整理好的西装裤又高高给起来了,而且隐隐有被打湿的迹象。

    不爽的感觉再度席卷着云昊天全身,令他立即从床铺上翻下来,径直去了浴室。

    二十几年来没开荤,这开了荤他的欲—望如此吓人。

    他真的非要那个女人不可么?

    过了好一会儿,云昊天才顶着一头湿漉漉的头发从浴室内走出来。

    他面色不佳的脸上毫无表情,手里拿着浴巾胡乱擦着赤果的胸膛,信步来到落地窗前。

    此时夜色早已深沉,从外面看不到卧室的情况,明亮的落地窗此时就像镜子般清晰映出了云昊天此时的窘迫。

    虽然他刚才已经洗了整整一个小时的冷水澡,可是那通体的燥热却怎么都冲洗不下去。

    尤其是围着浴巾的身子,某处仍在昂然挺立着,叫嚣着需要宣泄释放!

    云昊天阴沉着脸拎起自己的电话,拨出了串号码,“走,陪我去夜色!”

    等得到电话那头人的回答,云昊天这才阴郁着脸快速套上了休闲装,推开门走了出去。

    平日里他压根不喜欢穿休闲装,可是今天的他怎么都安抚不了自己的……合体的西装只会凸显那里的昂扬,唯有休闲装才能稍微缓解自己的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