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6章 他半夜去砸她的门…

    云昊天烦躁的将车子开得飞快,等停下来后,才发现自己居然来到了旧公寓的楼下。

    他揉了下胀痛的太阳穴,抬头看了眼十楼的窗户,里面亮着灯,应该人还没有睡。

    都这么晚了,那个女人居然还没睡,是在和那个野男人缠—绵么?!

    这个想法刚从云昊天脑海里窜出来,就令他不爽到了极点!

    他只要一想到娇小的她被别的男人给压在身下,眼神迷—离的呻—吟央求,身体就瞬间燃起熊熊怒火,恨不得杀人泄愤!

    不行!

    她是被她他过的女人,这辈子就只能被他睡,其他人都不准!

    如果她真的和那个小子睡了,他这就上去杀了那个小子!

    云昊天带着杀气大步上楼,气冲冲的模样活像回家捉奸的丈夫。

    他腿长脚快,气得顺着楼梯爬了上去!

    等到了十楼,云昊天算了下荣宝儿窗户所在的位置,确认了她的房间,就大力敲起门来。

    “砰砰!砰砰砰!”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将荣宝儿吓了一大跳,她刚把曦儿哄睡着不久,怎么都想不到居然会有人敲门。

    为了不吵醒曦儿,荣宝儿连忙从床上下来,赤着脚走到门边,顺着猫眼往外看。

    只见门外站着的,赫然是眼睛猩红的云昊天!

    虽然隔了层猫眼,荣宝儿却清楚看到了云昊天满布血丝的眼睛。

    她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惊慌失措地捂住心口,心怦怦怦狂跳起来。

    这个禽—兽,大晚上不睡觉,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而且还疯了似得敲门,到底想要做什么?!

    荣宝儿很想拉开门再狠狠甩给云昊天一巴掌,又生怕被他给闯进来!

    万一给那个混蛋看到曦儿,会不会猜到曦儿是他的孩子,然后从自己身旁夺走?!

    这个可怕的想法—令荣宝儿瞬间入堕冰窟,

    还敲门,怎么办要是他进来看见曦儿他该怎么办?

    荣宝儿正着急的不行,云昊天的拍门声再次响起,“荣宝儿,给我开门!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再不开门,我就踹门啦!”

    只喝了一杯酒的云昊天压根就没有喝醉,他此刻妒忌的抓狂,只想冲进门内,看看那个小子有没有在里面!

    如果他真的像自己所想的那样躲在里面,而且衣衫不整,他绝对不介意立即扭断他的脖子!

    荣宝儿却以为云昊天是醉了发酒疯,而且绝对相信踹门这件事云昊天绝对干得出来!

    他那么厉害,脸都不要了,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的?

    荣宝儿知道眼下不把门打开,只怕是躲不过去了。

    不然任由着混蛋云昊天给闹下去,只怕隔壁邻居等下都会冲出来抗议她扰民了,还要被他们给指指点点!

    没有办法,荣宝儿只好转身回到房间,抱起睡得香甜的曦儿,把她藏在了房间最里小卧室的沙发上。

    这间小卧室还是她刚用隔板给隔出来的,里面勉强就放下个小沙发和小书桌,再没有别的空间。

    原本这里是荣宝儿用来给曦儿以后当书房用的,这会儿正好派上了用场。

    她抱着曦儿刚放进沙发里,帮她盖好被子锁上门,这才拍了拍自己的脸。

    不怕不怕,自己又没有做错什么,怕他做什么!

    安抚好自己慌乱的情绪,荣宝儿这才将门给打开,冷着脸瞪视着站在门外准备踹门的云昊天。

    云昊天敲了好一会儿门,都做好了踹门的准备,没想到居然从里面给打开了。

    他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声,然后立即走了进来。

    只是云昊天刚跨进门口,就看到荣宝儿穿着睡衣恶狠狠瞪视着他。

    “云少!你来我这破地方干什么?!不怕折辱了你么?”

    这话荣宝儿说的刻薄,恨不得立即将云昊天给轰出去。

    然而云昊天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荣宝儿说的什么,而是皱着眉头仔细打量着屋里,霸道地问道,“怎么这么晚才来给我开门?那个小子呢?嗯?!”

    荣宝儿奇怪地看着云昊天,愣了好一会儿才想到这里是自己家!

    真是神经病啊,这里明明是她的家,凭什么自己要被他这样质问,搞得他就像等待捉奸的丈夫,而自己红杏出墙了似得!

    她懒得搭理疯了似得云昊天,甩了个白眼不做声。

    云昊天将屋内打量了番,没想到荣宝儿居然住在这么简陋破旧的地方,而且小的厉害,都不如自己家的厕所!

    不过屋内似乎并没有那个野男人的踪迹,云昊天黑沉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转身看向站在门口的荣宝儿,“问你话呢,怎么不出声?”

    荣宝儿看着反客为主的云昊天,嘲讽地笑了起来,“云少这是怎么了?什么那个小子?这里只有我一个人!而且现在夜深了,云少请回吧!”

    “请回?为什么?“云昊天眼眸幽暗起来,沉声问道。

    “呵呵,云少,现在是大半夜好吧!你这样冒冒失失闯进独居女孩的房间,有损你的声誉!更有损我的形象!”荣宝儿仰着下巴说道,不过后面半句并没有敢说出来。

    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疯狂的厉害,才不会傻疯了去招惹他!

    云昊天清冷的视线打量着荣宝儿,她此时穿着宽松的睡衣,已经被洗的有些泛白,是那种便宜的不能在便宜的街边摊买的,却让她传出了风格。

    短短的勉强盖住了大腿,露出白雪般晶莹的小腿。

    而她头上仍扎着可爱的丸子头,可能是因为睡觉的原因有些松散,几缕调皮的发丝垂下来,落在她的天鹅颈上,竟然令云昊天有种想要帮她撩起来的冲动。

    都是这个可恶的女人,害得他魂不守舍,窘况百出!

    云昊天心里蹿起一道火,一把拉住荣宝儿露在睡裙外面的手臂,恶狠狠道,“我早就和你说不清了,还怕谁说?!”

    荣宝儿的手臂被云昊天紧紧攥住,他麦色的手指深深陷入荣宝儿雪白的肌肤里,竟然出奇的融洽。

    不过此刻荣宝儿才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一幕,而是从头到脚都紧张起来。

    这个混蛋,居然又这样粗鲁,他该不会又对她用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