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2章 还是反抗?不愿意?

    只见云昊天眼中闪过抹暴戾,捏住荣宝儿下巴的手指往上稍许,轻易捏住了她可爱的樱唇,令她再发不出任何声音。

    “还真是不乖呢,现在已经几点了,嗯?”

    云昊天抬起手腕上的百翠翡达给荣宝儿看,上面赫然已经到了九点三十分。

    荣宝儿心虚地低下头,“我……我离得远……堵……堵车……”

    “是么?“云昊天精眸闪烁,“我怎么看到你是坐计程车过来的?”

    啊?

    荣宝儿愣了下,原来在这个房间可以看到楼下的门口啊!

    “对啊,我坐计程车,堵车,真的。”

    为了消除云昊天的怒火,荣宝儿努力做出一副诚信无欺的样子,不停眨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睛,委屈的不行!

    她都好几年没坐过的士了好不好!

    鬼知道她今天掏出去三十块比割肉还疼,三十块可以给曦儿买半只鸡不补了好不!

    看着频频眨着眼睛的荣宝儿,云昊天眼眸中的怒火瞬间被熄灭。

    他早早就洗好澡,看着时间走到九点,摆好了自认为十分潇洒的姿势等着这个女人!

    谁知道她居然晚了半个小时那么多!

    如果不是他从窗口看到她搭乘计程车过来,刚才他就已经驱车去旧公寓找她算账了!

    不过很明显,眼前的女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甚至还觉得十分无辜。

    哼!

    她不知道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么?!

    在整个E国,从来还没有谁能让他云昊天等半个小时!

    云昊天黑幽的眸子盯视着荣宝儿,不怒自威,盯视的她终于低下头头。

    不知道为什么,荣宝儿总觉得自己在这个男人面前毫无气势,明明自己不欠他什么!

    本想给自己找回底气的荣宝儿瞬间像泄了气的皮球,好吧,貌似她还真的欠他,欠他一个秘密……

    荣宝儿的脑袋不停往下勾,恨不得缩到地方里藏起来。

    云昊天黑眸直视女孩的头顶,一把拽住她的手臂,猛地一带。

    荣宝儿正心虚,突然就被拽入云昊天怀里,直直撞在他的胸膛上,痛瞬间眼泪汪汪。

    她的鼻梁肯定被撞断了!

    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是铁打的么!

    看上去人模狗样,怎么这么暴力?

    就不能温柔点么?

    讨厌的恶魔!

    云昊天嘴角扬起抹得意的笑,对扑进自己怀里的身子十分满意。

    很好,一如既往的柔—软,是他恋恋不忘的味道!

    “哈哈哈!”

    云昊天陡然心情大好起来,弯腰将荣宝儿打横抱了起来,阔步走向卧室的大床。

    他的身体早已经急不可耐,恨不得立刻就直奔主题,解决这几天蓄而不发的恼人滋味!

    荣宝儿惊呼一声,下意识搂紧云昊天的脖颈,生怕自己会掉下来。

    她柔弱无骨的手臂贴在云昊天敞开的胸口,瞬间令他下—身陡然反应起来,凶猛地宣示着需求。

    云昊天浑身蓄满力量,走进床边将荣宝儿给抛了上去,然后一把扯开自己身上的浴袍,扑了上去!

    “啊!”

    荣宝儿给摔进床上,眩晕的不行,下意识想要爬起来。

    然而她刚撑起身子,就被一具火热的身子给重新压回在松软的床面上!

    云昊天英俊到犯罪的脸庞逼近,双手撑在荣宝儿肩头,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

    荣宝儿早已经被吓得三魂少了两魄,又看到云昊天居然连浴袍都没了,光溜溜压在她身上随时准备下来,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云……云少,我……我还没洗澡……”

    云昊天幽森的黑眸凝视着一脸慌张的荣宝儿,意识早已经深陷在她嫩白的颈窝,压根没听到她在说什么,而是强制分开了荣宝儿的腿,用自己的……了她。

    强烈的反应堪抵在荣宝儿……的地方,令她的脸红的滴血,更是慌乱的不行。

    “不……不不……不行……!”

    说着,荣宝儿就伸手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云昊天,疯了似得想要逃离眼前这窘迫的一幕。

    虽然来之前她已经给自己做了不少的心里建设,可是真的临阵遇上,她还是想到前两次惨痛的经验。

    他那个太大了,等下她肯定会受伤的!

    感受到荣宝儿的抗拒,云昊天不满地看着推搡着自己胸膛的素白小手,原本满面C光的脸陡然一黑,声音跟着阴冷下来,“不行什么?嗯?要洗澡?做了再说,我不嫌脏!”

    荣宝儿瞬间愕然,呃,昨晚他不还恶狠狠说要把她跑进消毒液里三天三夜再用么?

    眼下这还没泡呢吧!说好的诚信呢?

    “不不不,我先洗澡,洗干净好不好?”荣宝儿紧张的喉咙干的厉害,竭力想要推开身体不停下沉的云昊天。

    她已经清楚感觉到自己被定住的某处已经有些……,知道身上这个恶魔已经开始……担忧他等下会这样不管不顾地直接冲进去!

    天,她还穿着衣服呢!

    “云少,我先把自己洗干净,洗干净再来,好不好?”荣宝儿努力为自己抗争着,竭力想要摆脱下一秒就会被就地正法的可怖场面。

    看着仍在不停想要推开自己的荣宝儿,云昊天的脸阴沉的厉害。

    他深邃的眸子里蓄满了狂暴的戾气,声音如同从万年寒狱里刮出来似得,“怎么,还是反抗?不愿意?”

    如今的他已经蓄势待发,如果这个女人想临阵反悔,他一定毫不犹豫地掐死她!

    原本他的耐心就有限,偏偏身下这个可恶的女人还一次次拒绝他!

    昨晚他从旧公寓里走出来就已经后悔的半宿没睡,这次无论如何,她都别想再推开他!

    她那美妙的滋味,今晚他一定要尝到!

    不仅如此,他还要品尝更多……亲自摘下那令灵魂的……

    荣宝儿黑眸泛着绝望,不敢再有任何语言。就那样无辜的看着他。

    云昊天最后的耐心被消耗殆尽,压根不理会荣宝儿的抗拒声,大手狠狠一挥。

    “刺啦!”

    随着衣料的破碎声,荣宝儿身上可怜的线衫被撕了个粉碎,剩下下面的九分裤。

    “啊!”

    荣宝儿惊呼一声,再也顾不上用手去推云昊天的胸膛,窘迫的伸手捂住自己只剩下N衣的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