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14章 荣小姐,夜深了,这件外套给你避寒!
    第1314章 荣小姐,夜深了,这件外套给你避寒!

    水花四溅中,云昊天已经将荣宝儿给抱了起来,然后重重摁在了自己怀里。

    “唔……”

    荣宝儿陡然失重,不得不紧紧搂住云昊天的脖颈……

    可恶的混蛋,居然又来?!

    荣宝儿瞪大眼睛,下意识想要推开云昊天。

    然而个性强势的某人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拒绝的?

    云昊天欣赏着荣宝儿的愕然,单手捏住荣宝儿的下巴,狠狠吻上了她的樱唇。

    窗外月色正好,溶溶普照着大地,唯独浴室内没敢涉足,生怕被羞得睁不开眼睛。

    夜色正长,一室旖—旎……

    身心得到释放的云昊天惬意不已,这才满意地抱着荣宝儿从浴缸内跨出来,朝着卧室走去。

    卧室内亮着柔和的灯光,云昊天轻柔的将荣宝儿放在崭新的真丝大床上,跟着躺了上去,手臂霸道地揽住了她的腰身,将她拥入自己怀里。

    耳畔传来娇柔的可人儿均匀的呼吸声,云昊天的心宛如置身在缥缈的云海,觉得通体舒畅。

    他的精神出奇的好,如果不是顾忌着怕荣宝儿承受不来,他不介意再来一次。

    不过看着她昏睡的疲惫容颜,云昊天决定好心放她一马,伸出长长的手指,临空勾勒描画起她的五官来。

    云昊天的指尾自荣宝儿光洁的额头开始,缓缓来到她不画而黛的柳眉前,然后是闭合着的长睫毛,再到秀气挺巧的鼻头,饱满的樱唇,直至尖细玲珑的下巴。

    这个女人,果然独得上天恩宠,明明五官并不算十分出色,可是合并在一起,却美得那样惊心动魄,令他不由自主沉—沦下去。

    描画完荣宝儿的五官,云昊天这才算满意地收了手,他看着靠在自己怀里睡得沉沉的女孩,笑着闭上了眼睛。

    她终于屈服在他的怀里了,以后的每一天都有这个小东西,人生简直太圆满了!

    今晚,肯定会一夜好眠。

    窗外月色渐渐西挪,后半夜时,荣宝儿突然惊醒!

    她之前不胜体力昏厥了过去,这会儿陡然醒来,差点惊坐起来。

    如果不是压在她腰上的那条手臂,她说不定已经从床上跳下来了!

    现在几点了!?

    荣宝儿连忙找时间看,眼角的余光看到云昊天横在她身上的手臂戴着块表,连忙屏息静气拉到自己眼前,动作轻柔的生怕会吵到云昊天。

    下一秒,荣宝儿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只见表盘上的指针赫然指到了两点一刻!

    糟了!

    她居然睡了这么久!

    曦儿她还独自睡在旧公寓楼里呢!

    荣宝儿顿时着急起来,掀起云昊天的手臂从床上下来,捞起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准备穿上离开。

    只是等她捞起那堆衣服,彻底傻了眼。

    原本她整整齐齐的衣服,如今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堆破布!

    可恶!

    这个混蛋!

    她可以狠揍躺在床上那只大沙猪一顿么?!

    荣宝儿拿着自己被撕成碎片的衣服,被气得咬牙切齿。

    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她早就冲过去揍死云昊天那个混蛋了!

    算了,还是趁着他睡着,赶紧溜回去吧!

    荣宝儿苦着脸想了两秒,觉得惹不起还是赶紧躲起来的好。

    只是如今她所有的衣服都被撕碎,该怎么回去?

    她的目光在卧室里扫了一圈,很快有了好主意。

    那排衣柜看上去就造价不菲,里面肯定不会是空的吧?

    而且照着云昊天一副色中饿鬼的模样,肯定没少往家里带女人,她干脆借走一件穿好了!

    荣宝儿打定了主意,赤脚走到衣柜前,轻轻拉开柜门。

    果然,衣柜里面挂满了衣服。

    左边整排是男人的,右边的那排全是女人的衣服,琳琅满目,宛如个小型的服装店。

    荣宝儿试着拿下来一件衣服,发现上面还挂着铭牌。

    果然有钱人都是财大气粗,这些衣服居然都是崭新的!

    荣宝儿看衣服自己应该能穿上,刚准备取下来,眼睛瞄到铭牌上的价格,立即像摸到了烫手山芋似得给挂了回去!

    啧啧啧,一件衣服而已,居然要五万八!

    还是算了,万一给人家挂花了,她可赔不起!

    荣宝儿立即将衣服又给挂了回去,半点都不给云昊天讹诈她的机会。

    窗外的夜色早已经深沉的厉害,荣宝儿心里又格外担忧着独自睡在旧公寓的曦儿,无奈中只好捡起云昊天丢在地上的衬衣套在身上,推门走了出去。

    云昊天的衬衣穿在她身上格外的宽大,将她的大腿都给盖了个严实。

    荣宝儿刚从客厅里走出来,听到动静的翠嫂就赶紧走了过来,“荣小姐,你这是?”

    大半夜的,任谁看到荣宝儿身上罩着件男人的衬衣,也能猜到之前发生了什么。

    荣宝儿窘迫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起来,快步朝着大门走去。

    翠嫂是过来人,自然不会多问,而是快速从衣架上拿了件外套,递给了刚走出大门的荣宝儿,“荣小姐,夜深了,这件外套你拿去避寒。”

    “谢谢!”

    荣宝儿匆忙接过外套穿上,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她如果再在这里待一会儿,肯定会尴尬到吐血而亡!

    因为已经到了半夜,冷清的街头根本就打不到车,荣宝儿只好步行朝旧公寓赶去。

    昏黄的路灯照得一地冷清,荣宝儿步履匆匆,心里庆幸这会儿是半夜路上并没有什么人,不然自己这种奇装怪服的模样,肯定会被大家指指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