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0章 他一定要去掐死她!

    他低低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格外邪恶,“难怪她敢亲口向我承认自己确实有个女儿呢!看来你就是那孩子的生父吧?你小子,瞒得挺严实啊!什么时候偷生了……”

    顾西爵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云昊天给挂断了电话。

    “喂?喂!”顾西爵错愕了两秒,恨恨开口道,“这个混蛋,被戳穿了也不用恼羞成怒吧!什么素质!”

    而顾西爵不知道的是,云昊天切断他的电话后,就迈开长腿走下楼,跨入车内开了出去。

    阿成目送着轰鸣着远去的跑车,心里默默为荣宝儿祈祷。

    荣小姐,总裁今天好像情绪有些不稳,你一定要hold住啊!

    云昊天黑沉着脸坐在车内,将油门踩到底。

    一路上周围的风景飞速往后退去,坐在驾驶座上的云昊天则愤怒地想要杀人。

    那个该死的女人!

    居然有个女儿!

    可恶!

    他一定要去掐死她!

    还有那个奸夫!

    愤怒至极的云昊天此时被背叛的感觉填满,压根没有意识到,即便是背叛,自己才是后面来的那一个才对。

    他早已经将荣宝儿视为自己的所有物,恨不得立即冲上去撕碎了那个害她生下女儿的奸夫!

    医院里。

    荣宝儿刚挂断云昊天的电话,脸色十分的不好。

    叶烁从病房内跟了出来,看到她的表情有些异样,担心地问道,“宝儿,你没事吧?”

    荣宝儿不想让叶烁为自己担忧,“没事,走吧,我们进去,说不定曦儿快醒过来了。”

    “真的没事?”叶烁还是有些不放心,刚才那通电话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可是宝儿的脸色惨白到毫无血色,肯定是不好的电话。

    荣宝儿努力挤出丝笑容,“真没事,有事我会告诉你的。走吧,我们进去看曦儿。”

    她不想让叶烁掺和到自己和云昊天中间来,如今曦儿病得厉害,她根本没有心情去应付那个自大狂妄的土豪。

    大不了过两天被他找麻烦好了,眼下她只希望曦儿能够平平安安的。

    见荣宝儿明显不想多提,叶烁也就没再说什么,跟着荣宝儿朝着病房走去。

    他俩刚走进去病房没多久,就看到曦儿慢慢睁开眼睛。

    “曦儿!”

    荣宝儿惊喜地走了过去,声音压得低低的,生怕自己会吵到她。

    曦儿茫然地睁开眼睛,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身上不仅带着一堆仪器,而且浑身无力,就连动手指都觉得十分费力。

    她这才想起来,自己原本在浴室里洗手帕,却突然头昏脑涨,接下来的记忆就变得格外的模糊。

    似乎,她倒了下去,然后是妈咪回来发现了她……

    不真切的记忆浮现在曦儿脑海,她歉意地看向荣宝儿,“妈咪,对不起,我好像又生病了。”

    “傻孩子,只要你没事就好,你不用道歉的啊。”荣宝儿心疼地看着自己懂事的女儿,她永远都是那么的贴心。

    明明生病根本就不是曦儿的错啊!

    那些疼痛根本就没有人能替代她承受啊!

    叶烁也跟着柔声说道,“曦儿,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曦儿这才注意到叶烁也在房间里,眼里闪过抹惊喜,本能想要给叶烁一个甜甜的笑。

    可是身体的疼痛却牵动了她的肌肉,让笑容看上去十分勉强,就连晶亮的眼睛也跟着变得泪眼汪汪起来。

    “爹地,你是来看曦儿的么?”

    “是啊,”叶烁点点头,格外心疼地问道,“曦儿,是不是还很痛?”

    曦儿却忍痛摇了摇头,“不,有爹地在,曦儿就不痛了。”

    说着,曦儿努力伸出手臂,“爹地,你可以抱抱曦儿么?”

    看着曦儿软萌的样子,叶烁怎样都拒绝不了。

    他连忙弯下腰,小心翼翼将曦儿抱着半靠在病床上,在她脸颊上亲吻了下,“曦儿要勇敢的跟病魔做斗争哦,把它给狠狠打倒!”

    “嗯!”曦儿笑得眉眼弯弯,“爹地,我一定会做到的,不但要把病魔给打倒,还要把它给踩在脚下。”

    荣宝儿看着明明痛到手臂抽搐还非要叶烁抱的曦儿,心里更是酸涩的不行。

    在曦儿很小的时候,就总是喜欢看着那些抱着孩子的陌生男人。

    那小小的眼眸中藏着的渴望,总是令她的心钝疼不已。

    而这些年她们母女没少受叶烁的照顾,只怕现在在曦儿的心里,叶烁就是她内心中想象的爹地的样子吧?

    她本来想纠正曦儿对叶烁的称呼,可是想到现在曦儿的身体这么差,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这样能让曦儿开心些,应该能帮助她打倒病魔吧?

    那就等曦儿康复后,她再好好跟曦儿解释清楚好了。

    荣宝儿无声地站在病床前,看着叶烁小心翼翼地照顾着曦儿,心里对他的亏欠又多了些。

    她欠叶烁的,真的太多太多了,只怕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叶烁正忙着照顾刚清醒的曦儿,完全没有注意到荣宝儿藏满心事的眼神。

    他小心的帮曦儿垫高后背,倒了被热水帮她吹凉,然后送到曦儿嘴边,“曦儿,先喝点热水好不好?”

    “嗯。”曦儿点点头,乖巧的喝着叶烁喂的热水,甜甜笑了起来,“这是爹地倒的热水,好甜。”

    荣宝儿的眼角潮湿了下,握着曦儿瘦弱的手问道,“曦儿,告诉妈咪,你是不是在家里疼昏过去的?”

    只要一想到曦儿独自留在家里,痛到昏厥却无人知晓地倒在冰冷的浴室,直到她回来才被发现,荣宝儿就觉得自己的心痛得像被什么东西给揉碎了似得。

    她实在不是个称职的好妈咪,不但没有照顾好曦儿,还把她给养成了这份病怏怏的模样。

    懂事的曦儿看到了荣宝儿眼中的心疼,连忙笑了起来,“已经不痛了妈咪,有爹地照顾曦儿呢,曦儿就不痛了。”

    这句话说得荣宝儿无语凝滞,一时间不知道该收什么才好。

    叶烁的心则暖洋洋的,虽然宝儿总是拒自己于千里之外,可是曦儿真的是暖心小天使呢!

    “哐!”

    就在三人低声说着话时,病房门被猛力推开,发出的巨大声响吓了三人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