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35章 马上给我滚出E国,我不想再看到你!
    第1335章 马上给我滚出E国,我不想再看到你!

    叶烁想不明白,宝儿怎么会招惹到这样的混蛋!

    而且居然傻傻地答应做他的情—人!

    “妈咪,曦儿要妈咪,呜呜,妈咪……”

    曦儿仍在不停地哭着,眼泪低落在叶烁的手臂上,令他不得不冷静下来。

    眼下曦儿还在生病,不能让她这么哭泣。

    卧室的门又锁的紧紧的,他根本就进不去,就算把外面把保安给喊来,只怕他们也是会向着里面的云昊天的吧!

    因为据叶烁所知,新苑小区根本就是云氏集团的产业!

    无数种想法从叶烁脑海中闪过,却都一一被否决。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无能,明明自己跟宝儿只隔了薄薄一道门,自己却无法拯救她!

    为了不让曦儿再继续哭下去,叶烁只好稳住自己抓狂的情绪,抱着曦儿朝外面走去,“曦儿乖,妈咪没事的,那个叔叔认识你妈咪,他们有事商量,很快就会出来了。我先带曦儿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曦儿的小手早已经捶门捶的酸痛,她看了看紧闭着的卧室门,犹豫了下,这才慢慢点头。

    只是疑惑仍然铺满了曦儿的眼底,搂着叶烁的脖子轻声问道,“爹地,刚才那个叔叔是坏人么?他为什么那么凶?”

    叶烁被问得哑然,压根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

    刚才云昊天虽然气急败坏,可是凭着他敏锐的直觉,却从他那喷火的眼睛中,看出了深藏起来的思念。

    即便那浅浅的思念几乎被暴怒给掩盖,却仍是被叶烁给看了个清清楚楚。

    因为,他也曾经用同样的眼神注视着宝儿。

    宝儿跟他之间是有纠葛的,至于他们到了哪一步,只有等宝儿出来才知道。

    至少目前,宝儿是安全的。

    这里是小区,云昊天就算是再嚣张,也不敢公然做出害人的事情的!

    叶烁努力说服着自己,强迫自己抱着曦儿走了出去。

    临出门口时,他用了全部的力气才终于强迫自己离开,而不是踹开卧室门冲进去。

    眼下他还没弄清宝儿对云昊天的心意,不能这么冲动。

    叶烁再次看了眼紧闭着的卧室门,咬牙抱着曦儿走了出去。

    而卧室内,云昊天仍在疯狂地撕咬啃噬着荣宝儿,哪怕此刻他已经被气得发疯,却仍无法摆脱掉她的甜美。

    他承认,就算他恨不得掐死身下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却怎么都下不去手!

    荣宝儿的嘴唇早已经被云昊天给啃出了血,她的双手早已经因为捶打累得抬不起来,可是压在她身上的云昊天仍旧像疯了一般,根本就推搡不开。

    “刺啦!”

    云昊天一边拥吻着,手早已经不受控制地从荣宝儿腰身钻了进去,一个用力,扯开了她的上衣。

    衣料的破碎声在空中响起,冰冷的空气侵袭上荣宝儿的肌肤,令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此刻,她觉得被自己就像低廉的女支女!

    仅剩的尊严也被云昊天当着曦儿的面给践踏的体无完肤!

    是,他是高高在上的总裁,而她只是个再普通不过的老百姓,她争不过也斗不过,所以只能这样无助地承受他的屈辱,任他予取予夺……

    呵呵……

    荣宝儿怒极反笑,眼泪却怎么都控制不住,从眼角滚落下来。

    她放弃一切的挣扎,死死的看着身上这个恶魔!

    晶莹的泪珠流过脸颊,缓缓来到荣宝儿被啃咬的唇畔,也终于被云昊天给舔—舐了去。

    咸咸的味道卷入云昊天口腔,令他陡然停下了疯狂的啃噬,也放开了正蹂—躏着云宝儿某处的大手。

    他撑着手臂看着身下不再抗拒,无声淌着眼泪的女人,心头的恼恨仍熊熊燃烧着,却没有心情再继续吻下去。

    如果再任由他这样下去的话,他只怕会当场办了她!

    云昊天有些狼狈的从床上下来,恶狠狠瞪视着荣宝儿,声音尖酸又刻薄,“荣宝儿,没想到你和那个小子生了女儿,你之前为什么不说?真是脏透了!”

    被语言攻击的荣宝儿死死看着云昊天,嘴边浮起冷笑,“是啊,云少,我和叶烁已经有了女儿。你怎么不嫌脏?居然还要碰我!”

    说着,她缓缓坐了起来,目光冰冷疏离,虽然衣衫不整地露出大半片肌肤,整个人看上去却像一朵带刺的玫瑰。

    美的令人窒息!

    云昊天心如火烧,鄙视地冷哼了声,“无耻!”

    “是啊,我无耻!”荣宝儿笑得风轻云淡,“可是云总,我和叶烁青梅竹马,恩恩爱爱,没有妨碍到任何人。是你,是你自己逼着我做你的情—人的!你难道全忘了?”

    云昊天的嘴角抽搐了下,双手早已经死死捏了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冲过来捏死荣宝儿似得。

    “云少,你是高高在上的商业帝王,我这种平头老百姓,为了能够活下去,只能屈服在您的Y威下。”

    荣宝儿继续笑着,句句带刺,“只是云少,难道你就不嫌脏?别人的女人你用着可好?”

    愤怒扼住了云昊天的呼吸,差点憋炸掉他的肺!

    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控制自己没有冲过去扭断荣宝儿纤细的脖子。

    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这样挑衅他!

    “怎么,云少,是不是想捏死我?”荣宝儿心里一片死灰,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来呀!总比被你逼死的好!”

    “咣当!”

    气愤到极点的云昊天猛地攥起拳头,狠狠一拳砸向床头柜。

    床头柜应声而裂,而云昊天的手也早已血肉模糊,殷红的鲜血顺着他的伤口缓缓滴下,一滴滴,红的触目惊心。

    云昊天浑身挟满肃杀,冷傲地注视着倔强的荣宝儿,“马上给我滚出去!荣宝儿,我不想再看到你!滚出E国,越远越好!”

    撂下这句话,云昊天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房间。

    他长腿大步,转瞬走得没了踪影,唯有滴在地上的触目惊心的血滴。

    荣宝儿呆呆坐在床上,眼泪仍是不受控制地往下滚落。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擦干眼泪,下床换下那身被云昊天给撕破的衣服,然后走到浴室的镜子前面收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