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40章 云昊天:不许给她做手术!
    第1340章 云昊天:不许给她做手术!

    说来他确实见过那个小女孩两次,瘦瘦小小的,脸色过于苍白,看上去确实有点病态。

    但是她不是有爹地了么?

    那个野男人,就是她的爹地,他听得清清楚楚!

    云昊天眼前闪过曦儿甜甜喊着叶烁爹地的一幕,怒气瞬间掀腾起来。

    明明那么多医生,现在明朗居然要给那个野男人的女儿做手术?

    他猛地抬起头,眼里的杀机一览无余,厉声跟明朗说道,“不许给她做手术!”

    明朗顿时愕然,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昊天,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不准给那个女人的孩子做手术!她想要手术,随便找哪个医生都可以!但是你不行,我不准你给她做手术!”云昊天重重拍了下桌子,俊朗的面容扭曲的有些狰狞。

    明朗被突然暴戾起来的云昊天给吓了一跳,下意识反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给她做手术?救死扶伤是每个医生的天职,更何况人家都找了我两年了!”

    云昊天眼里射出道寒光,“我不管,总之不许就是不许!她随便找谁都行,唯独你,不可以。”

    只要一想到那个可恶的女人跟那个野男人已经有了女儿,云昊天就恨不得暴走。

    他不阻止那个女人给女儿治病,但是,为她治病的,绝对不能是明朗!

    面对蛮不讲理的云昊天,明朗十分无语。

    他跟云昊天认识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失态。

    “昊天,你这样是不对的。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的天职,就算是外人我都会救,更何况是朋友呢?我更要伸出援手才对。”

    “朋友?”云昊天眼神阴鹜地闪烁了下,不爽地眯起眼睛看向明朗,“你什么时候认识她的?”

    “也不算太久,我觉得她是个十分上进的女孩,并没有你讲的那么不堪。而且你没有看到,她将女儿照顾的特别乖巧懂事,人品应该也差不多哪儿去。”

    明朗讲着自己对荣宝儿的印象,总觉得云昊天对人家有什么误会。

    然而他的这番话并没有令云昊天放弃成见,反而变本加厉起来。

    他只要一想到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生了孩子,就嫉妒的发狂!

    “明朗,你快收起医生的慈悲心肠吧!我告诉你,这个女人不知羞耻,小小年纪就有了孩子,你居然还觉得她上进?真是可笑!”

    云昊天说着拎起桌上的酒瓶灌了两口,这才勉强压住心口的火气,“我告诉你,你不准给她女儿做手术啊!坚决不允许!”

    如果真要给她做未必不可,她可以来求他!哼!

    明朗被云昊天孩子气地话给弄得十分无奈,摇头低声笑了起来,“昊天,我看你真的对Boa有成见。她的女儿今年才三岁,你想想,三年前Boa也才十八岁而已,不知道哪个混蛋让她有了孩子抛弃了她,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很辛苦!要养大一个孩子是十分不容易的。”

    说着,明朗坐在云昊天身旁,目光诚恳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误会Boa,不过在我眼里,她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女孩,是个值得结交的朋友。再说了,她女儿的败血症十分严重,如果我不救的话,只怕她活不过两年。”

    不知道为什么,当明朗说那个女孩活不过两年时,云昊天的心就像被什么给咬掉了一块儿似得,痛得差点窒息。

    那个有着天使般可爱容颜的女孩,他见到她的第一眼,她可怜巴巴的坐在楼梯口,真的让他心痛。

    但是为什么,他会这样!难道是为了那个女人!

    他再想起那晚荣宝儿婉转在他身下的样子,心里就犹如狂风—暴雨一样沸腾。

    他深吸了口气缓和了下—身体的不适,眼中满是疑惑。

    那个小女孩他之前见过,确实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

    可是为什么他听到她活不过两年,心会痛成这样?

    云昊天立即甩甩头,将心中的不适给甩去,脑海中闪过明朗刚才说过的话,三年前,荣宝儿才不过十八岁而已!

    是啊,十八岁严格说起来,还不算真正的成年人!

    可是那个不知羞耻的女人,在三年前就已经和男人滚了床单,还珠胎暗结,可真是厉害啊!

    呵呵!

    戾气再次熊熊燃起,烧的云昊天再也控制不住心头的怒火,抬脚将跟前的桌子给踹倒!

    “当啷!”

    大理石桌子轰然倒塌,上面摆着的洋酒稀里哗啦碎了一地。

    巨大的响声立即引起站在门口等着伺候的服务生,他点头哈腰推门进来,“云少,请问你有什么需要?”

    “滚!”云昊天嗜血地看向不知死活的服务生,踩过满地碎玻璃渣大步走了出去。

    明朗和顾西爵面面相觑起来,良久,顾西爵才耸了下肩,“算了,咱们不跟被抛弃的家伙一般见识,夜深了,我也该回去了。”

    说完,顾西爵也跟着走出了夜色的包厢。

    剩下明朗一脸懵逼走在顾西爵身后,迟迟无法消化他刚才说过的话。

    所以,刚才顾西爵的意思,是昊天他被人给抛弃了?

    这怎么可能?!

    明朗想不通这里面的曲绕,索性不再多想,直接开车回了自己的公寓。

    他今晚滴酒没沾,就是为了迎接明天的手术。

    至于云昊天的话,明朗只把他给当成了醉酒之言,压根就没放在心上。

    次日。

    明朗起了个大早,当他下楼时,却看到荣宝儿正端着叠早餐刚摆在桌上。

    看到明朗下来,荣宝儿有些不好意思,“抱歉,曦儿有点饿了,所以我擅自用了你的厨房。”

    “没关系的,你不用这么见外,就把这儿当成自己的家就好。”明朗说着来到餐桌前,彬彬有礼地问着坐在那儿的曦儿,“可爱的小公主,能允许我跟你共进早餐么?”

    “当然可以,神医叔叔,快来。”曦儿笑得眉眼弯弯,跳下凳子帮明朗拉了张靠背椅,示意他坐在自己身旁。

    荣宝儿将做好的早餐一一摆在桌上面,然后将碗碟摆好,这才做了下来,有些担心地问道,“明朗神医,今天真的可以给曦儿做手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