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43章 他给曦儿输了500毫升的血…
    第1343章 他给曦儿输了500毫升的血…

    早上的时候,他就不停拨打明朗的电话,谁知道根本就没人接听。

    云昊天本来人已经在公司了,可是一想到明朗正在帮荣宝儿,就气得气不打一处来,索性直接冲到医院里来了。

    只是云昊天没想到的是,自己刚走过来,就看到荣宝儿跟那个野男人那么亲密地站在一起!

    这副画面冲击性太大,令他心里的怒火烧的快要爆炸,这才不顾身份地怒吼了句。

    他的怒吼确实令明朗看了过来,奇怪的是,明朗却像见到了救世主似得,三两步就跑到了他跟前!

    云昊天不爽地甩开明朗的手,“你在搞什么?我昨晚难道没有跟你说过,不让你理这个无耻的女人么?!”

    明朗压根不理会云昊天的质问,只管将他推倒护士站,“快,抽他的血去化验,我记得他就是AB型血!”

    护士连忙照做采集血样,很快得到了测验结果,“没错,云总就是AB型血。”

    “很好,抽他500C。”明朗松了口气,幸好昊天来得及时啊,不然这场手术风险可就大了。

    云昊天地脸顿时黑沉下来,他来是阻止明朗帮那个可恶的女人的,谁说他要献血了?!

    “你是不是疯了?”云昊天不爽地瞪视着明朗,“我来是让你不要做手术,让那个女人亲自来找我,我什么时候说要献血的?”

    明朗连忙轻声安抚,“淡定,昊天,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可是你为自己积福的好机会。”

    云昊天的脸更是臭的厉害,积福?明朗什么时候改信这个了?

    “可恶!输什么血?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输血的?!”云昊天警告地瞪视着明朗,示意他离自己远点,顺口问了句,“给谁输血?”

    “曦儿。”明朗懒得跟云昊天解释,伸手就来拽他的胳膊,“赶紧的,人命关天,我这手术刚进行到一半,你不要害我成为千古罪人啊!”

    云昊天的肺差点被气炸,合着今天他要是不答应输血,就成了害人性命的千古罪人了?!

    他扭头看了眼站在一旁惊恐的荣宝儿和叶烁,更是不爽到极点,黑沉着脸将胳膊背在身后,“不行!要抽也轮不到我,她不是有爹地妈咪么?!”

    明朗跟着看了眼脸色异常惨白的荣宝儿,这才低声冲云昊天说道,“曦儿的血型跟他们都对不上,他们一个O型,一个A型,怎么可能生的出罕见的AB型血?”

    这句话话音刚落,云昊天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里轰的一声,就像突然被敲中的大钟一样,什么都听不到。

    他们血型和曦儿不配?怎么可能,那曦儿不是他们生的么?

    “哎呀,拜托你别磨蹭了,我这等着救命呢!”明朗看眼瞅着云昊天似乎神情有些茫然,连忙拽着他的胳膊递给护士,“快,抽他的血,500C。”

    护士还想犹豫,被明朗狠狠瞪了眼,“赶紧的,等着救命!”

    这下护士再不敢犹豫,手握着针头刺—入了云昊天的静脉,认真抽起血来。

    荣宝儿脸色惨白地站在不远处,看着云昊天被抽血,整个人都被定住了,脑海里一片空白。

    刚才云昊天赶来的时候,她已经意识到似乎会发生不寻常的事,却怎么都想不到,他会给曦儿输血。

    所以,她隐藏了这么些年的秘密,终于要被拆穿了么?

    荣宝儿不敢往下想,她不知道一旦云昊天发现了真相,会怎样残酷地夺走她的曦儿。

    不,不会的!

    荣宝儿虚脱地委顿在座椅上,浑身冰冷地如坠冰窟。

    叶烁发现了荣宝儿的异样,还以为是因为她惧怕云昊天,跟着坐了下来轻声鼓励她,“不怕,这里是医院,他不敢拿你怎么样的。有我在,我也不允许他伤害你。”

    然而叶烁的话半个字都没有传到荣宝儿的耳朵里,她的脑袋嗡嗡响,心也颤抖的厉害。

    只要一想到云昊天随时会夺走曦儿,她就担忧地快要死去,甚至想要终止这场手术,带着她的曦儿逃离。

    那个坐在那里的男人太强势,强势到连呼吸都令她感觉到浓浓的压迫。

    他恨她入骨,如果知道自己隐瞒了他那么多年,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夺走曦儿的!

    老天保佑,千万不要让曦儿的身世被察觉,更不要让她被夺走!她是她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希望啊!

    荣宝儿忐忑不安地坐在座椅上,云昊天却丝毫不知道她此刻的心境。

    他满脑子都回荡着明朗刚才说的话,“一个O型血和一个A型血,怎么会生下罕见的AB型血的孩子!”

    所以,那个野男人,根本就不是她女儿的生父!

    “好了,已经够500C了。”护士的话将云昊天缥缈的思绪拉回到现实,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被迫献了血。

    明朗满意地点点头,“很好,给他一杯热可可补充营养,我必须继续进行手术。”

    云昊天用手按住自己的手肘处,脑子里还有点懵懵的。

    他就这样被抽走了500C的血?

    明朗那个混蛋,居然擅作主张!

    不过云昊天并没有像刚过来时那样暴跳如雷,而是紧跟着明朗的脚步走进了手术室内。

    手术室内正紧张进行着最后的阶段,谁也没顾上跟着明朗进来的云昊天。

    他就那样站在隔离室外,透过窗户看着自己的血被挂在输液架上,然后一滴一滴滴入躺在病床上那个小天使的身体里。

    手术仍在继续着,随着血液的输送,曦儿原本惨白的小脸渐渐有了几分血色。

    她就那样乖乖地躺着,可爱到令云昊天的心口涌上千层奇怪的感觉,格外的暖。

    云昊天伸手摸了下心口,之前刚走进来时看到曦儿的那种刺痛感不见了,如今已经被欣慰和温暖给填满。

    他很奇怪自己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反常的情绪,一会儿像翻腾的狂风—暴雨,一会儿又想平静的大海般宁静非常。

    明明,他跟曦儿没有半点关系的啊!

    云昊天轻皱起眉头,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奇异的猜想。

    难道……

    不可能,应该不可能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