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46章 明朗:我想捡个便宜爹地当当…
    第1346章 明朗:我想捡个便宜爹地当当…

    “啊,我看看啊!”明朗故意吊云昊天胃口,慢悠悠道,“哎呀,这个检验结果好像不怎么如你的意呢,你不是曦儿的亲生父……”

    “啪!”

    明朗的话还没说完,听筒内就传来清脆的声响,云昊天似乎用了一种十分粗暴的方式切断了电话。

    明朗一愣,他明明话还没说完,这家伙,怎么就给挂了?

    只是份鉴定结果而已,云昊天那个家伙至于这么紧张么?

    哼,这个家伙还说不在意,其实心里在意的很,他就要看看他能忍多久。

    这个家伙太坏了,把人家赶走,晕倒在街头,他就是不告诉他曦儿是他亲生女儿的事。

    让他多受点煎熬,和惩罚!

    算了算了,本来想逗逗他的,就让他郁闷一会儿,晚上再告诉他好了。

    明朗难得恶趣味地笑了下,看了眼那份鉴定结果,转身去忙自己的工作。

    而明朗不知道,此时的云昊天正喘着粗气坐在办公室里,双目猩红地盯视着地上那部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

    该死!

    居然不是!

    他之前的猜测居然是错的!

    云昊天觉得自己的脸就像被谁给狠狠扇了巴掌似得,狼狈又不堪。

    就连他此刻狂跳不已的心,都像被人给用刀子给捅了个大窟窿,痛得他快要窒息!

    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又一次让他失望了!

    天知道昨天他得知那个野男人跟曦儿并没有血缘关系,又联想到三年前自己救了她那晚,猜想自己才是曦儿的亲生父亲时,开心地几乎要飞起来!

    那种突然有了孩子的欣喜,而且还是那么甜美的小天使啊!

    云昊天实在不知道当时的自己要如何形容那种充盈的幸福感!

    还有被欺骗的小小愤怒,如果证实了曦儿确实是他的孩子,他一定会好好惩罚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居然敢这样欺骗她!

    可是要怎么惩罚呢?

    是要扭断她纤细的脖子,还是让她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

    云昊天被这个想法折磨地压根睡不着,终于捱到半夜时抵不住自己的冲动,偷偷溜到了医院。

    当他站在病房外看到荣宝儿那个女人小心翼翼趴在病床前时,到底是忍住了想破门而入的冲动,不舍得一路跳着回了家。

    没关系,他可以等,等明天一切真相大白,他再好好找这个女人算账!

    可是云昊天万万没想到的是,当他终于按耐不住询问明朗时,他却告诉自己,自己并不是曦儿的亲生父亲!

    该死!

    云昊天眼睛猩红到想要杀人,此刻的他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叫从天堂跌入地狱!

    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这么的脏!

    她到底还有多少个男人!

    从三年前开始,她那副身子,到底睡了多少个男人?!

    难道说,那次她被自己救下后,又被她的父亲卖了一次?

    或者,是无数次……

    这个想法折磨的云昊天发狂,恨得咬牙切齿!

    “阿成!阿成!”

    云昊天大声喊着阿成的名字,听到喊声的阿成立即推门走进来,“总裁,有什么吩咐?”

    “备车,我要去夜色!”

    “是!”

    阿成立即去帮云昊天准备车子,心里无声为那部终于被摔碎的手机默哀。

    最近总裁似乎心情很不好啊,他觉得自己还是要有眼力劲儿点的好,不然下次被摔的就变成自己了。

    云昊天完全不知道阿成的心理,而是怒气冲冲从公司离开,开车直接去了夜色!

    这一次,他直接喝到了傍晚,又从傍晚喝到华灯初上。

    等明朗和顾西爵缓缓地推开专属包厢门时,云昊天仍仰头猛灌着酒。

    明朗和顾西爵对视了眼,分别坐在沙发两旁。

    “看来某人最近心情很糟糕啊,夜色的门槛都快被你给踢垮了。”顾西爵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不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兄弟们分忧下。”

    “滚!”

    云昊天抬脚踹向顾西爵,却被他给及时躲开。

    “对了,昊天啊,那个小天使的手术十分成功,我得谢谢你帮忙输了血。”明朗笑得犹如妖孽,脸上再不复往日里的风轻云淡。

    没等云昊天回应,顾西爵已经感兴趣地凑了过来,“输血?我怎么不知道?明朗,快给我说说,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咱们昊天可不是那种随便救人的热心肠呢!”

    明朗笑得很是狡黠,“就是Boa的女儿,她手术需要输血,咱们昊天做了次雷锋,值得表扬。”

    “就这样?”顾西爵失望地垮下脸,还以为自己会听到什么劲爆的八卦呢!

    “够了!”云昊天重重将手里的酒瓶放在桌面上,眼神冰冷道,“以后不准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的事!我和她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明朗笑得合不拢嘴,“真的?昊天,如果你确定放弃,我倒不在意她有个女儿。话说回来,那个小丫头可真是可爱呢!再加上她也很喜欢我,既然这样,我捡个便宜爹地当当,似乎也不错呢!”

    “你敢!”云昊天的脸臭的不行,阴沉沉瞪视着明朗,“你可以去找别人,任何人都行,就是不能找她!”

    “哈哈哈哈!”明朗笑得直不起腰来,一脸的促狭,“我说昊天啊,你这未免也太霸道了些吧?你刚才都说了,她的事以后跟你无关,还管她找谁给那小丫头当爹地?”

    说着,明朗向一旁的顾西爵直挤眼色,“西爵啊,你可得给我作证啊!昊天他已经主动放弃了,从明天开始呢,我可就正式开始追求荣宝儿了。她善良贤惠,美丽坚强,绝对是贤妻良母的不二人选!我正好缺这么一个贤内助。”

    顾西爵眨了眨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昊天那家伙喝醉了也就算了,这明朗可是半滴酒都没沾,怎么就说起醉话来了呢?

    他们跟云昊天那么多年兄弟下来,早就已经摸透了他的脾气。虽然他嘴里说着要跟荣宝儿划清界限,只怕心里早已经将她当成了自己的所有物啊!

    明朗这家伙,是脑子拎不清,刻意挑衅昊天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