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47章 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第1347章 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

    果然,顾西爵的揣测并没有落空。

    云昊天狠狠瞪视着明朗,凌厉的锋芒恨不得用眼神在他身上戳出千百个窟窿来,“你就不嫌她脏?!那个可恶的女人,不知道和多少男人睡过了!”

    明朗闲适摇头,打定了主意要好好气气云昊天,“当然不嫌弃,那些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我只要以后。只要她愿意,我会给她一个安稳的家,照顾她们母女俩。”

    云昊天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哑口无言的样子令明朗心里暗爽不已。

    平日里他见惯了云昊天杀伐果断的模样,何曾见过他这样憋屈?

    一旁的顾西爵也看出了些门道,明白明朗是在故意挤兑云昊天,不但不帮手云昊天,反而帮着明朗一起调侃起来。

    “哎呀,这么说起来,当兄弟的我可不能束手旁观啊!明朗,如果你喜欢,我呐帮人帮到底,明天就让她重新回西苑上班,还让她做回客房部的总经理。”

    说着,顾西爵冲明朗挤挤眼,摆明了要和明朗摆云昊天一道,“做兄弟的两肋插刀,务必得帮你将荣宝儿给拿下。”

    “好,西爵,真是谢谢你。”明朗嘿嘿笑了起来。

    “够了!”云昊天已经被气得肺都要炸了,“你们两个可恶的混蛋,是当我不存在么?!都说了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她!名字也不可以!”

    云昊天被两人气得想要杀人,怒吼了声后,拿起酒仰头灌了起来。

    “咕咚咕咚……”

    一瓶酒就这样被他阴沉着脸硬是干完,他身形一软,瘫软在沙发上闭起眼睛假寐起来,内心痛苦的无以复加。

    看着靠在沙发上伤心欲绝的云昊天,明朗突然有些不忍心再捉弄他。

    他冲着顾西爵招招手,小声说道,“我得告诉你个事,其实曦儿,她是昊天的亲生女儿。”

    “靠!”顾西爵爆了句粗口,连忙看向一旁的云昊天,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和明朗,连忙将明朗拽得远了些,“我告诉你,这事咱们可得捂严实喽,不能告诉昊天那小子,不然他不知道怎么跟咱们嘚瑟呢!”

    明朗看了眼躺在沙发上似乎睡过去的云昊天,有些于心不忍,“我原本想惩罚他赶走Boa母女的下场,我就是想捉弄下他,现在昊天他伤心成这样了,看上去他还是很在乎她们母女的,咱们要是不说实话,有点说不过去吧?”

    “屁!那小子活该,明明喜欢人家,偏偏打死了不肯承认,还逼着我对人家下狠手,真是罪过啊。”

    顾西爵生怕明朗忍不住说出真相,连忙给他洗脑,“我告诉你啊,你可把口风锁紧。咱们这还单身呢,他竟然女儿都会跑了,多不公平啊!”

    “可是咱们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厚道?昊天这些年不容易,也该有个家了。”明朗觉得自己的良心正受到拷问,他本来只是想捉弄下云昊天而已,并不想瞒他太久。

    顾西爵冲明朗晃了晃拳头,“不行!你都不知道他怎么对人家的。再说了,到时候人家会不会原谅他还是两回事呢。这种事感情的事,就得让他们自己弄明白,讲清楚。咱俩单身狗在这儿瞎掺和啥啊,会被天打雷劈的!”

    明朗有些肃然,“这么严重?”

    “必须的啊!如果他俩到最后走不到一起,偏偏还有个共同的女儿,你说,这事纠结不?”顾西爵打定了主意,就是不准明朗说出真相。

    “可是亲子鉴定报告我都带来了啊。”明朗说着,从包里拿出那份档案。

    顾西爵一把夺过来,“我瞅瞅!”

    他打开档案袋,仔细看了眼上面的鉴定结果,啧啧出声,“啧啧啧,明朗,你说我看着这份报告,心里咋这么羡慕妒忌恨呢?明明大家都是一起靠实力单的身,这小子是踩了什么狗屎,竟然在三年前就偷吃了,连女儿都有了,真是可恨呐!”

    明朗被顾西爵说的连连点头,不过看着那份档案仍有几分纠结,“那这份档案……”

    “当然是给他啦,”顾西爵毫不犹豫地答了句,然后冲明朗眨眨眼睛,“瞧我的。”

    说着,顾西爵就走过去,硬将闭着眼睛即将陷入昏睡的云昊天给推醒,把那份档案给塞过去,“昊天,这是明朗给你和曦儿那份鉴定结果,你自己好好看一下。”

    云昊天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就看到顾西爵满脸戏谑地递给他那份鉴定档案。

    原本有些昏沉的云昊天瞬间怒火中烧,一把接过档案,发泄似得将那份档案给撕得粉碎,然后愤恨地丢进垃圾桶,“都说了,别他妈再跟我提她!”

    如果自己再看,那不是更让这些家伙嘲笑,他的心已经千疮百孔了。

    顾西爵转回头,递给明朗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无声地摊手示意:看吧,可不是我没说啊!

    明朗无语地抓了下自己的头发,好吧,昊天,以后这事说起来,可真不赖我们!

    他再次看了眼被撕成粉的那份鉴定报告,对云昊天的未来稍稍表示了下同情,从桌上拿起杯酒和顾西爵碰了杯,“喝!”

    顾西爵和明朗连碰了两杯,这才将心里那点罪恶感给咽下。

    等他俩搁下杯子,才发现云昊天已经倒在沙发上,醉的一塌糊涂。

    “得,看来咱们还得把他给送回去。”顾西爵没辙地摇头,“走吧走吧,这位爷,奴才送你摆驾回宫。”

    明朗帮着顾西爵搀扶起云昊天,将他送回云家别墅,两人这才各自回家。

    后半夜的时候,醉醺醺的云昊天突然就醒了,他是被渴醒的。

    他头昏脑涨地从床上坐起来,倒了杯冷水喝掉,却再也睡不着了。

    窗外月色正好,云昊天心里却烦闷的厉害。

    他只觉得心里隐隐期待着的东西被踩得稀碎,心里像有团火在烧。

    可恶的荣宝儿!

    云昊天眼眸猛地一缩,射出的寒光在黑夜里令人心悸不已。

    他陡然起身,推开门走下楼跳入车内。

    敞篷跑车发出沉重的轰鸣声,载着云昊天,很快消失在无边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