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 我对你已经上瘾…

    大白天的被云昊天这么抱着,荣宝儿羞得抬不起头,微弱抗议道,“这里人来人往的,你快把我给放开!”

    “你觉得可能么?”云昊天毫不犹豫地拒绝,贴在荣宝儿耳畔威胁道,“如果你敢反抗,我就扛着你丢进车里!走,我们先回公寓。”

    荣宝儿被云昊天威胁满满的话吓得浑身僵硬,她知道凭着云昊天的性格,肯定干得出来这种事!

    为了不引起别人的议论,荣宝儿无奈,只好跟着云昊天回到车里。

    云昊天将荣宝儿推进副驾驶,关上门挑起她的下巴,“再瞪我,我就把你吃掉!”

    荣宝儿气得咬住自己的下唇,对眼前某人无耻的行径十分不齿。

    “好吧,我当你是在诱惑我,都已经这么迫不及待开始咬唇了。”云昊天自我感觉地说着,快速在荣宝儿唇角偷了一个吻,“既然如此,我们还是赶紧赶回别墅吧,免得我在这儿迫不及待。”

    “无耻!”荣宝儿被偷了一个吻,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唇,红着脸骂道。

    云昊天将车子开动,“放心,我还可以更无耻。”

    荣宝儿狠狠瞪视着他,云昊天权当这些视线蓄着款款深情,十分受用地将车子朝公寓开去。

    他的跑车刚开走没多远,旁边的一辆车子就悄然无声地跟了上去。

    这几天,这辆红色跑车总是悄然跟在云昊天的后面,眼神狠毒地瞪视着云昊天和荣宝儿。

    这双刻薄眼睛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被云昊天给退婚的任玲。

    自从被云昊天给退婚后,她就成了E国最大的笑话,无论走到哪儿,都能从别人眼里看到肆无忌惮的嘲讽!

    向来高傲的任玲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哪里受过这种羞辱?

    她将所有的不满和愤恨都积攒起来,无声的跟踪着云昊天,想要看看他跟自己退婚,到底看上了什么样的女人!

    只是等任玲看清楚荣宝儿的相貌后,气得差点当场身亡。

    她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那么好的条件,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平凡到毫不起眼的女人!

    最可恨的是,这个女人居然还带着个拖油瓶!

    这种女人,明明就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凭什么把她给比下去?又是凭什么勾—引走了云昊天!

    任玲悄悄跟着云昊天来到荣宝儿的公寓前,看着他们走进去,恨得咬牙切齿。

    她抬腕看了眼时间,刚才那个女人明明风—骚的要命,肯定大白天拉着云昊天进去做不要脸的勾当去了!她倒要看看,他几时出来!

    而任玲想的并没有多大的差别,唯一不同的是,真不是荣宝儿拽着云昊天,而是云昊天硬把荣宝儿给拽进去的!

    他霸道的将荣宝儿带回公寓,刚打开公寓门,就关上门将她给抵在了门上。

    “女人,你知不知道自己很可恶?”云昊天声音因为动—情变得沙哑起来。

    他将荣宝儿抵在门上,拽起荣宝儿的两条腿盘在自己腰上,让她感受自己早已经势不可挡的蠢蠢欲动。

    火热的反应死死 ……荣宝儿的小腹,令她脑海中瞬间一片空白,“我……我哪里可恶……”

    “你该死的一举一动,像罂粟般令我上瘾!”云昊天沙哑着声音指控着,低头啃上了她的脖颈。

    荣宝儿被云昊天牢牢困在怀里,不上不下的动弹不得,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你走开,你能不能先把脑子里的这些龌龊给停一停?”

    云昊天眼眸里燃起了熊熊烈火,他喘着粗气看着脖颈上布满吻痕的荣宝儿,抓起她的右手往小腹带,“你告诉我,要怎么停?”

    该死的他昨晚都已经忍了一夜好不好?!

    如今这里再没有别人打扰,他再忍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今天,谁也别想阻止他一亲芳泽!

    荣宝儿的手摸到滚烫的……羞得连忙缩回手,心里哀叹出声。

    上次自己被某人给睡得昏睡了一整晚,今天曦儿被送去了国际幼小,自己只怕再也逃不掉了!

    “撕拉!”

    果然,荣宝儿还没来得及认命,胸前的衬衣已经变成了两片破布,露处羞到粉红色的雪嫩肌肤来。

    荣宝儿气恼地瞪着云昊天,“混蛋!你居然又撕坏我的衣服!”

    “等下赔给你一百件好不好?”云昊天早已经迫不及待,他大手放肆地在荣宝儿身下摸了一圈,将她的长裙给粗暴拽了下来,“这件也赔!”

    “你,你住手啊!”

    荣宝儿愤愤抗议着,雪白的胸脯被气得一起一伏。

    云昊天看直了眼,单手解开荣宝儿后背的扣子,低头啃噬上去,哼哼唧唧道,“这件,这件也赔。”

    “无耻,你无耻!”

    荣宝儿被气得语无伦次,被偷袭的某处因着某人的亲吻变得敏—感起来,有怪异的感觉从脚底缓缓升起。

    云昊天埋头啃噬着芬芳,大手丝毫不闲着,粗鲁地将荣宝儿的小裤拨到一边,熟门熟路地挺—身……

    他喉头溢起抹舒畅的叹息,荣宝儿气恼地低头咬上了云昊天的肩头。

    这个无耻的家伙,不要脸,大白天就做这么羞羞的事!

    “不行,这件也碍事!”云昊天丝毫不计较被咬住的肩头,大手撕去最后一层障碍,这才得意地抱着荣宝儿朝着卧室走去。

    荣宝儿吓得搂住云昊天的脖子,羞耻地想要死去。

    现在明明是大白天啊,她却被这个不要脸的男人挂在身上!

    那里,他们那里还……

    天呐,让她找块豆腐撞死吧!

    房间里响起令人面红耳赤的声响。

    “女人,你是我的,记住了,以后只能给我一个人碰!”

    云昊天一遍疯狂的占有,一边亲吻着荣宝儿娇嫩的肌肤。

    没一会她身上没有一处好的,都是云昊天留下的各种印记……

    而别墅外的红色跑车内,任玲正气得浑身发抖。

    她低头看了眼时间,云昊天跟那个无耻的女人已经进去了半个小时,居然还没有出来!

    没错的,他们现在肯定在做见不得人的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任玲足足在外面等了两个多小时,仍旧不见云昊天和那个女人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