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3章 从早上睡到天黑…

    她恨得咬牙切齿,猜测两人仍在里面做着不要脸的勾当!

    时间就像毒药,将外面的任玲一寸寸凌迟处死……

    妒恨和怨毒充斥着任玲的内心,令她握紧拳头,修剪尖利的长指甲深深陷入了肉里。

    从来没有谁能在伤害了她之后还能安然无恙的!就算是E国的帝王云昊天也不行!

    他那么无情地践踏她的尊严,令她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来,居然还奢想跟那个不起眼的臭女人双宿双飞?!

    呵呵,世上那么那么便宜的事!?

    任玲抓狂地暗自发誓,这辈子只要她任玲活着,他云昊天和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就别想安生!

    任玲妒恨地坐在车内,一直到日落西山,仍没有看到云昊天从那栋公寓里走出来。

    她的眼睛红的厉害,双手发泄似得捶打着方向盘,正准备驱车离去,却看到远远有人走了过来。

    任玲原本没有在意,等两人走得近了才发现,那名牵着小女孩迎面走来的,赫然是她曾经在云家城堡里见到过的云姨。

    只见云姨正小心翼翼牵着个三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态度十分的恭谦。

    而那名小女孩,正是早上时云昊天亲自送去国际幼小的那个拖油瓶!

    任玲气得直咬牙,没想到云昊天居然还为那个拖油瓶专门配了保姆!

    云姨牵着曦儿的手走进公寓,进了电梯,并没有注意到坐在车内的任玲。

    可恶!

    任玲再也无法忍受眼前看到的这一切,踩下油门呼啸而去。

    这个该死的女人,还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凭什么得到云昊天的宠幸!

    愤恨和羞辱令任玲气恼地想要杀人,她将车子开得飞快,却始终无法拜托心里的怒火,一直到车子停在江边,才面色阴森地拨出了串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任玲双眸喷着毒辣的怒火,咬牙切齿吩咐了一大串,这才余怒未消地挂断了电话。

    天边的晚霞渐渐散去,所有的罪恶,都被掩盖在夜幕之中。

    云姨带着曦儿回到公寓时,云昊天还在和荣宝儿睡在床上,他觉得自己肯定是中了荣宝儿的蛊,不然不会这样食髓知味。

    云姨毕竟是过来人,她看到卧室门紧闭着,就带曦儿去儿童房玩耍,这才下楼做了晚饭。

    这次的晚饭,心情愉悦的云姨不动声色烧了许多补肾菜。

    她是看着云昊天长大的,早些年也知道云昊天跟乔念恩的感情纠葛,很是心疼自家少爷被发了好人卡。

    如今终于看到个少爷喜欢的女孩,云姨在心里衷心希望那名女孩能早日跟少爷修成正果,这样老爷和太太也就能放下心了。

    等云姨烧好饭,云昊天和荣宝儿还是没有出来。

    云姨哄着曦儿吃好晚饭,就搂着她去了儿童房讲故事,没一会儿就把乖乖的曦儿给哄睡了。

    而荣宝儿对此一无所知,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要被云昊天给榨干了似得,脑子里昏沉沉的,疲倦的厉害。

    好不容易等云昊天消停下来,荣宝儿就沉沉睡了过去。

    等荣宝儿睡了一觉醒来时,才发现居然已经到了半夜。

    她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又羞又怒地瞪视着一旁早就醒来的云昊天,“都是你害得,现在都半夜了,曦儿在哪?”

    云昊天伸出长臂,一把将荣宝儿给捞进怀里,大手不安分地捏了把她细嫩的肌肤,“曦儿不用你担心,我早就吩咐好云姨照顾了。”

    荣宝儿这才放下心来,脸上的表情仍内疚的厉害,她真是个不称职的妈咪。

    “在想什么,嗯?”云昊天将头埋在荣宝儿脖颈间,嗅着她的美好。

    荣宝儿伸手想要推开,“什么都没有,你走开。”

    云昊天这次却没有再纠缠,而是坐起来歪头看着荣宝儿邪笑,“我好像,听到某些不和谐的声音……”

    说着,云昊天的目光就从荣宝儿的脖颈往下扫视,停留在她平坦的小腹上。

    荣宝儿顿时红了脸,没错,刚才她的肚子确实咕噜叫了一声。

    可这还不是要怪某个不要脸的混蛋!

    如果不是他从上午缠到下午,会害得她连晚饭都没吃,饿到肚子叫么?!

    她愤愤瞪视着云昊天,伸手拉过薄被子,将自己整个给裹了起来。

    云昊天低低笑了两声,并没有去揭开薄被,而是随意套了件睡衣,走出了卧室。

    荣宝儿又羞又怒地裹在薄被子里,听到房间里变得静悄悄的,偷偷掀开条缝,这才发现云昊天已经离开。

    她连忙掀开被子翻身下床,想要找件衣服穿。

    只是等她找到自己被丢在地上的衣服时,才发现已经被撕得压根穿不了。

    荣宝儿瞪视着被撕烂的衣服,心里无声地咒骂着云昊天。

    混蛋!

    可恶!

    为什么每次都要撕碎她的衣服?!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推开,云昊天端了些吃的走了进来,冲蹲在地上拎着衣服看的荣宝儿痞笑,“怎么?这会儿肚子不饿了?”

    荣宝儿刚才还以为云昊天是离开了,没想到他会去而复返,而且还端来了饭菜。

    她有些愣神地站起来,“你怎么还没走?”

    云昊天的脸沉下来,“走?走去哪儿?”

    荣宝儿顿时语塞,这套公寓虽然写着她的名字没错,却是云昊天赠送给她的,严格说来,这里已经是云昊天的家了,该离开的是她才对。

    看着荣宝儿无声低下头,云昊天没再跟她多计较,而是将端来的饭菜放在桌上,“云姨给我们留了饭菜,你先套件睡衣,过来吃点吧!”

    听到云昊天这么说,荣宝儿这才意识到,她这会儿身上没有半点布料!

    这个发现令荣宝儿羞得无地自容,连忙冲到衣柜旁,伸手捞了件睡衣给套上。

    云昊天站在一旁闷笑不已,“呃,现在还不是很冷,你确定要穿棉睡衣?”

    荣宝儿这才发现自己又犯了蠢,居然抓了件加厚的棉睡袍套在了身上。

    老天,快来劈死她吧!

    为什么每次一遇到这个男人,她的智商就归零了呢?

    “你转过去!”荣宝儿气鼓鼓瞪了云昊天一眼,找了件薄料的睡裙准备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