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5章 曦儿被绑架了……

    “曦儿小姐她被人带走了,我……我也被打伤了,在医院……有警察现在在……”云姨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显然是受了重伤。

    荣宝儿吓得魂不附体,“云姨,你在哪家医院?我现在就过去!”

    “你好,我是这次接警的警员9526,伤者被人砸中了头部,目前正在医院包扎,请你尽快赶过来配合我们的调查。”回答荣宝儿的不再是云姨,而是公事公办口吻的警察。

    “好好好,我这就去,请问我的女儿安全么?她有没有受伤?”荣宝儿心里抱着侥幸,期望着自己刚才是听错了,曦儿她并没有事,正被警察保护着。

    “抱歉,我们到达现场的时候,只发现了伤者一人,具体情况仍在调查中,请您尽快过来协助调查。”

    警察的话瞬间将荣宝儿给打下了万丈深渊,她手脚冰凉地挂了电话,假都忘了请,飞奔着朝医院赶去。

    路上,坐在出租车上的荣宝儿慌得六神无主,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她不知道云姨和曦儿怎么会遇到坏人,曦儿还那么小,那些人为什么要带走她?!

    她会E国不久,也没有得罪谁!到底是谁绑走了曦儿?

    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的荣宝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她觉得自己就像跌入万劫不复的地狱,脑海里一片空白。

    怎么办?

    她要怎么办才好!?

    荣宝儿急得满身是汗,无所依附的她下意识拨了串电话出去。

    那是云昊天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荣宝儿无意识的拨了他的电话,觉得只有他才能拯救快要被压垮的自己。

    云昊天正板着脸在公司开会,威压的气势令在做的股东们大气都不敢多喘。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荣宝儿的号码,云昊天立即接听,脸上带着令股东们瞠目结舌的温柔。

    “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想我了么?”云昊天一接通电话就调侃地说了句,丝毫不避讳面前坐着的那么多股东。

    被强行塞狗粮的股东们面面相觑起来,他们完全不知道单身多年的总裁有一天会这样温柔的说话,这一定是幻觉吧!

    荣宝儿显然没工夫理会云昊天的调侃,她急得哭出声,“云昊天,曦儿她被人给劫走了!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什么?!”

    云昊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丢下一堆股东扬长而去,“你先不要慌,到底是怎么了,你慢慢说清楚。”

    “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荣宝儿一个劲儿地摇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滚落,“是云姨给我打的电话,她被人打伤正在医院包扎。警察告诉我,他们到的时候只看到了受伤的云姨,并没有看到曦儿!……云昊天,帮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曦儿她不能有事!”

    “你现在在什么位置,告诉我,我马上过去。”云昊天说着就快步从云氏集团走出来,跳上自己的车子,踩下油门呼啸而去。

    荣宝儿早已经急得一头汗,语无伦次道,“我马上就能赶到云姨的医院,就是之前给曦儿做手术那家,我…我该怎么办?”

    “好,我们在医院门口回合,我马上过去!”云昊天快速切断电话,荣宝儿的哭声令他心烦意乱,他还从来没有见到她哭这么惨过!

    云昊天将车子提到最高速,朝着医院赶去。

    他的脸阴沉的厉害,从来没有人敢在E国挑战他的权威,那个胆敢劫走曦儿的家伙,该死!

    跑车轰鸣着赶到医院门口,荣宝儿正六神无主地在原地转着圈。

    她觉得每一秒都过得龟速,第一次期望能够早点见到云昊天。

    云昊天远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着他的荣宝儿,她单薄的身影因为担忧显得愈发消瘦,令云昊天疾停下来,推开车门三两步走到荣宝儿跟前,“走,我们上去!”

    看到终于出现的云昊天,荣宝儿顿时觉得自己有了依靠!

    她慌忙拽着云昊天的手,大步朝着医院急诊楼走去,“云姨她在急诊室包扎伤口,我们快过去。”

    云昊天反握住荣宝儿的手,跟她十指相扣,无声给她力量,“不要怕,一切都有我呢!”

    这简简单单几个字,却令荣宝儿瞬间潮湿了眼眶。

    之前她一直排斥着云昊天,如今却突然觉得他格外伟岸高大,值得她信赖依靠。似乎只要有他在,一切都会安然无恙,风平浪静。

    等云昊天和荣宝儿赶到急诊室时,云姨已经包扎好了伤口。

    她的头部受了伤,上面缠着白的渗人的纱布,有丝丝血迹透过纱布渗出来,看过去很是触目惊心。

    荣宝儿连忙挣开云昊天的手,跑过去蹲在云姨身旁,急切问道,“云姨,这到底是怎么了?!曦儿呢?曦儿她怎么会被人给劫走?”

    云姨歉疚地看向荣宝儿,“荣小姐,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曦儿小姐,都是我的错!”

    “不不,云姨,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荣宝儿连忙打断云姨的话,她现在只想尽快知道曦儿她到底出了什么事!“请你告诉我,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曦儿她现在在哪儿?”

    云姨扶住自己受伤的头部,娓娓道来,“本来我跟曦儿小姐正朝公寓走去,没想到从后面窜出来一辆汽车,堵住了我们的去路。我见来者不善,连忙拉着曦儿小姐朝着公寓跑,想躲进家里就没事了。谁知道那人居然从车里跳出来抓我们!他生的牛高马大,一把将我推倒在地,然后抱起曦儿小姐塞进车内,很快就开走了。”

    说着,云姨歉疚地流泪道,“荣小姐,我真的没想到事情会发生的那么突然啊!是我老了不中用了,连曦儿小姐都保护不了!等我从地上爬起来时,那人已经开着带走了曦儿小姐,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啊!”

    看着老泪纵横的云姨,荣宝儿连声安抚道,“云姨,这怎么能怪你呢?而且你还因为保护曦儿受了伤,好好修养,不要再难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