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0章 荣宝儿跌下悬崖…

    小船载着曦儿,随着微风荡漾,朝着大海深处飘去,越来越远。

    “大胡子叔叔,大胡子叔叔!你帮帮曦儿,帮帮曦儿吧!”曦儿仍在努力劝说着大胡子,希望他能够改变主意。

    然而她稚嫩的嗓音却被海风给吹散,模模糊糊飘到大胡子耳畔,令他僵硬转过身去。

    孩子,抱歉,我能够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如果有人救你,你或许还能在别的地方活下去;如果你运气不好,遇不到贵人相救,也不要抱怨任何人。下辈子重新投个好胎,不要落得个丧身大海,或者被鲨鱼给吃掉的结局。

    大胡子走了两步,扭头看了眼海面,那艘小船已经飘出去很远。

    罢了,这是她的命,怪不得任何人!

    大胡子甩掉心里最后一丝歉疚,大步离开了码头。

    天色将要黑下来的时候,荣宝儿终于赶到了E国北部的密尔岛上。

    密尔岛上林立着恐怖的森林,植被茂盛到几乎能将人给吞噬。而且据说这里还盘亘着许多虎豹豺狼,以及毒性巨大的毒蛇蜘蛛。

    荣宝儿看着幽暗到几近恐怖的森林,没有丝毫犹豫,阔步走了进步。

    森林内铺满了落叶,人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荣宝儿往里走了一段距离,回头已经分不清方向,就连来时的路都找不到了。

    她不知道打电话的神秘人到底想让她去哪儿,只能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着。

    幽静的森林宛如一只静静蛰伏的怪物,似乎随时都会张开血盆大口,将人给吞噬似得。

    荣宝儿并没有感到害怕,她紧紧攥着自己手里的手机,生怕等下那人再打电话过来,自己接不到。

    就在这时,荣宝儿的电话突兀地响了起来。

    她连忙接通,“我已经到了,你在哪儿?我的女儿呢?”

    那人的声音仍然像爪子划过铁器似得刺耳,“我已经看到了,前面有个高坡,你看到了么?到这里来。”

    说完,不等荣宝儿回话,那人就切断了电话。

    荣宝儿连忙四处寻找,很快看到了二十米开外,有道高高的山坡,立即拔腿跑了过去。

    她很快来到山坡旁,仰着头朝上面呼喊,“你快出来,我已经到了!曦儿,你在哪儿?妈咪来救你了!”

    然而山坡上并没有人走下来,反而是靠着山坡的一棵参天大树后,走出来一名蒙着面纱的黑衣女人。

    那女人的长发披散在身后,无声出现在荣宝儿身后,宛如鬼魅般可怖。

    荣宝儿察觉到身后的动静,立即转身过来,发现自己并不认识这名神秘的黑衣女人。

    她一改之前的慌乱,冷静地问向女人,“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绑走我的女儿?曦儿她现在在哪儿?”

    蒙着黑纱的女人正是打电话给荣宝儿的任玲,她听完荣宝儿的质问,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你女儿,现在只怕已经葬身鱼腹了!”

    她的话令荣宝儿大惊失色,“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绑走我的女儿?”

    “哼!为什么?”任玲怨毒地瞪视着荣宝儿,从身后抽出把锋利的匕首,步步逼近道,“因为你不该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云昊天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竟然敢勾—引云昊天!”

    荣宝儿一脸懵逼,“我没有勾—引他!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任玲说着,扬起刀朝着荣宝儿划了过来。

    她心里恼恨透了荣宝儿,恨不得将荣宝儿给碎尸万段。

    既然这个愚蠢的女人果然来到了森林,她是绝对不会让荣宝儿活着离开这里的!

    尤其是荣宝儿那张勾—引人的狐媚脸,她一定要给划个稀巴烂!看她还怎么去勾—引人!

    荣宝儿原本急切想要救出曦儿,怎么都想不到,眼前的女人会这样的疯狂,居然还带了刀子。

    她不敢跟持刀的女人硬来,曦儿现在肯定还在这个女人手里,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然后救出曦儿!

    任玲步步紧逼,荣宝儿步步后退,两人倒着走上了山坡。

    等荣宝儿走上来后,才发现身后居然是看不到底的悬崖,她已经退无可退。

    任玲举着刀猖狂大笑起来,“哈哈哈!没地方可以退了吧?我告诉你,这里我早已经提前观察好了地形,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说着,任玲就扬起锋利的刀刃,朝着荣宝儿的脸庞划来。

    荣宝儿本能地一挡,手臂上被利刃划出了长长的一条口子。

    钻心的痛从手臂传来,殷红的血痕也跟着从伤口渗出。

    看到荣宝儿手臂受了伤,任玲很是兴奋,她将手中的刀子挥舞地更猛烈,再次朝着荣宝儿刺了过来。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抢走了她的男人,她今天一定是要弄死她的!

    荣宝儿手臂受了伤,伤口火辣辣的痛,只好捂着手臂跟任玲周旋。

    然而她顾上不顾下,忘了自己此刻正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不小心踩空,从上面滚了下去。

    “啊……”

    荣宝儿的惨叫声在森林里回荡,任玲低头看着很快不见了踪影的荣宝儿,脸上露出志得意满的笑。

    呵呵,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居然想跟她斗!真是不自量力!

    任玲冷笑着注视着悬崖底,确定荣宝儿再没有生还的可能,这才悠然摘下脸上的面纱,朝着森林外面走去。

    她对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十分满意,不仅顺利除掉了那个拖油瓶,还弄死了荣宝儿,心里畅快的不行。

    所有敢辱没她的,她都会加倍地讨要回来!

    至于那个没有眼光的云昊天,哼哼,她会慢慢将他玩弄于鼓掌,然后再将他狠狠踩在脚下!

    ——————

    夜色渐渐黑沉下来,整个E国却并没有因为夜色陷入宁静,街头仍是拥堵不已。

    排成长龙的司机们对仍在设卡检查的警察十分不满,却又无可奈何,除了配合还是配合。

    不过他们并不知道,那些仔细检查他们车辆的,不光是身着便服的警察,还有云昊天带着的一种保镖和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