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86章 让她立即交出我女人…
    第1386章 让她立即交出我女人…

    明朗知道事情不妙,连忙跟了上去。

    等明朗小跑着走出医院,就看到云昊天的车子已经飞一般开了出去。

    明朗来不及多犹豫,跳上自己的车子,紧紧跟在云昊天身后。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在云昊天发飙时跳出来提醒,杀人是犯法的!

    云昊天将车子开得飞快,阴鹜的黑眸里充斥着肃杀。

    他一路飞驰,很快就赶到了任家,停下车子跳下去,一脚踹开了任家的大门。

    “嘭!”

    巨大的门响声,令坐在客厅的任建华和宋一曼吓了一跳。

    他们连忙回头,就看到云昊天黑沉着脸出现在门口,气势汹汹宛如山雨欲来。

    任建华连忙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昊天,原来是你,真是稀客稀客啊!”

    宋一曼却对云昊天退了和任玲的婚约很是不满,耿耿于怀地嘲讽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们家这门槛,怕是镶金边了吧?”

    任建华狠狠剜了宋一曼一眼,低声呵斥,“女人家懂什么?赶紧给我闭嘴!”

    说着,任建华就讨好地朝着朝着云昊天走过来,“云总远道而来,快请坐,请坐。”

    云昊天懒得理会任建华和宋一曼,面色阴冷质问道,“任玲呢?”

    “玲儿?”任建华没想到云昊天居然是来找自己的宝贝女儿的,难道他们是要复合了?

    这个想法让任建华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乐呵呵道,“哦,玲儿她不在家,说是公司有事委派她出国,要去澳大利亚待三个月。”

    宋一曼倨傲地抱臂,“这会儿想找我们家玲儿了?飞去澳大利亚啊,说不定她就原谅你了呢。”

    云昊天眼神冰冷地扫视了宋一曼一眼,“你以为我为什么找她?”

    “当然是来求我女儿跟你复合喽,我们玲儿长得美,学问又高,能力又好,放眼整个E国,也找不到她这么优秀的。”宋一曼得意地仰着头,十分洋洋自得。

    “哼!”云昊天冷哼一声,“她确实好手段,不好手段又怎么能顺利绑走我的女儿,还劫持了我的女人呢?”

    “什么?”任建华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云总,你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宋一曼气得当场掐腰,“不可能!云昊天,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

    “不可能?”云昊天脸上满是讥讽,“任叔叔,我敬重你是长辈,所以之前任玲对我下药时,我并没有追究!但是这一次,她居然胆大妄为到做出伤害我的妻女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再放过她的!”

    “不是,云少,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任建华哪里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这一切,“我们家玲儿平时性格温婉善良,是不可能做出这么恐怖的事情的。”

    “任叔叔,你觉得我会专程跑到这里来跟你开玩笑?”云昊天的脸色越来越冷,“话我今天撂在这儿,如果明天日出前,她还不把我的女人交出来,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我的手段,想必任叔叔是知晓的!”

    说完,云昊天就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他刚走到门口,差点撞上急匆匆跟来的明朗。

    明朗担忧地将云昊天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没杀人吧?”

    云昊天横了明朗一眼,大步走向自己的车子。

    明朗探头朝任家看了眼,发现客厅里就站着任建华和宋一曼,里面并没有血腥味,这才放心地跟着云昊天离开。

    任建华和宋一曼面面相觑,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的一切。

    可是却又由不得他们不信,毕竟身为云氏集团的总裁,云昊天并没有闲工夫跟他们开这种玩笑。

    任建华差点跌坐在沙发上,抹着额头上的虚汗找电话,“电话,我的电话,我要打电话给玲儿,这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宋一曼将手机递给任建华,“这怎么可能嘛!我们家玲儿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先别说这么多了,赶紧打电话问问玲儿才是最重要的。”任建华颤抖着手拨出任玲的号码,低声喃喃道,“希望这一切都只是误会,我们玲儿不会做这种自毁前程的傻事的!”

    电话很快接通,传来任玲的声音,“爹地?”

    “玲儿,你老实告诉爹地,你有没有绑架云昊天的女人和孩子?”任建华心里担心地不行,直接劈头盖脸质问道。

    电话那头却突然安静了好一会儿,这才响起任玲妒恨的声音,“他去我们家找我了?还说我绑架了他的女人和孩子?”

    后面的这几个字,任玲说出来时差点咬碎银牙,她无法接受云昊天居然已经把荣宝儿称呼为他的女人!

    该死!

    她当时把荣宝儿推落悬崖时,怎么没划花她那张脸?!

    还有那个该死的拖油瓶,明明是个野种,居然都被他当成自己的孩子?!

    任玲的牙齿咬得咯咯响,五官狰狞扭曲,该死,她们都该死!

    “玲儿?”

    任建华迟迟听不到任玲的回应,皱起眉头询问着,“玲儿,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问你,到底是不是你绑架了云昊天的女人和孩子?”

    “说什么呢你?”宋一曼狠推了任建华一把,蛮横地夺过电话,“我女儿可是高材生,怎么会做出这种事?玲儿别怕,有妈咪罩着你呢,咱们谁都不怕。”

    任建华被推得踉跄,正准备低斥宋一曼几句,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任玲疯了似的怒吼,“没错!就是我!他没有证据,又能把我怎么样?!”

    这句话像平地惊雷,彻底将任建华和宋一曼给惊到住了。

    他们从来都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居然会做出这种荒唐事。

    “玲儿!这可是犯法的事,千万不能信口开河啊!”宋一曼慌张看向门外,生怕云昊天去而复返。

    任建华已经快步走到门口,将门紧紧锁了起来,这才两步冲回电话旁,一把夺过来,怒声呵斥道,“玲儿!你这么多年学是不是都白上了?疯了才会做出这种傻事吧?”

    “你少冲我女儿大小声,有本事跟云昊天对吼啊!就会在家里人五人六的,对着外面就像夹着尾巴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