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 全球追捕任玲…

    宋一曼刻薄地讥讽着任建华,这才回神问着任玲,“玲儿,你不要说气话,告诉妈咪,是不是真的绑架了云昊天的女人和孩子?”

    然而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嘟嘟的忙碌声,任玲已经切断了电话。

    任建华顿时面如死灰地跌倒在沙发上,“完了,这下全完了!玲儿她惹谁不好,为什么要去招惹云昊天啊!”

    宋一曼不再是刚才的刁蛮模样,满脸忧虑地拨打着任玲的电话,“这样可不行,这样可是犯法的!玲儿这样做,分明是要把咱们家往绝路上逼啊!”

    只是不管宋一曼再怎么拨打,任林都再没有接听,最后索性关机了事,气得任建华当场犯病进了医院。

    相比起愁云惨淡的任家,云家城堡内更是冷肃如霜。

    云昊天的脸上冷凝成冰,正威压地瞪视着灰头土脸的阿成,“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阿成缩了下肩膀,却不得不再重复了一遍,“总裁,我们……还是没能找到荣小姐。”

    “咚!”

    实木的长条桌被云昊天一脚踹翻,他宛如一只受伤的豹子,眼睛猩红地瞪视着阿成,“找!都他妈给我去找!”

    阿成犹豫了下,硬着头皮说道,“总裁,会不会……”

    “会不会什么?!”云昊天不耐烦地厉声喝断阿成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

    “会不会荣小姐根本就不在那里?要不然兄弟们已经将那里给翻了底朝天好几遍,却始终没有任何发现呢?”阿成将心里的猜测说出来,他总觉得,荣宝儿此刻并不在那座森林里。

    云昊天眼眸紧缩起来,难道,这一切都是任玲那个该死的女人故意布下的疑阵?

    “阿成!”

    云昊天猛喝一声,令阿成立即笔直站稳,“总裁,你吩咐。”

    “立即在全球开始抓捕任玲,记住,一定要抓活的!”云昊天眼神阴鹜的厉害,“给我撬开她的嘴,问出荣宝儿的下落!”

    阿成立即挺胸抬头,“是!我这就去办!”

    说着,阿成就准备离开房间,却被云昊天给叫住,“等一下!”

    云昊天走到阿成身旁,额外叮嘱道,“从现在开始,收购掉任家的所有股权,做空他们的基金!”

    这种小问题,自然难不倒阿成,他立即信心满满点头,“是,总裁,我现在就去运作。”

    等阿成离开,云昊天这才面容阴森地走到玻璃窗前。

    窗外的夜色黑沉安寂,光亮的玻璃上映出云昊天狰狞的面容。

    他眼神炯炯直视着苍莽的夜色,任玲,等我抓你回来,必定要好好招待你,让你尝尝自己种下的苦果!

    云昊天将拳头攥得咯吱作响,如果任玲如今就在他跟前的话,他早就毫不犹豫地挥拳砸过去了。

    之前是他疏忽了,居然低估了这个女人的妒忌心,才会致使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不过以后,再也不会了!

    云昊天命令佣人收拾好被自己踹倒的桌子,洗了个烦躁的澡出来,搁在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他单手拿过手机,摁下接听键,“说。”

    来电话的是翠嫂,她正在医院里照顾曦儿。

    可是不知道是因为下午曦儿睡多了,还是什么原因,这会儿眼瞅着都快十点钟了,曦儿却没有半点要睡觉的意思。

    而且不管翠嫂怎么哄,曦儿都固执地半坐在病床上看着门口,眼神里的期待令人格外心疼。

    翠嫂实在是没了办法,这才将电话打给了云昊天,“云总,我真是没办法了。小小姐怎么都不肯睡觉,眼睛巴巴盯着病房门,应该是在等荣小姐回来。”

    云昊天的心疼的不行,“你先在那儿看着,我马上就赶过去。”

    说着,云昊天就挂了电话,用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开车朝着医院驶去。

    等云昊天赶到医院的时候,曦儿渴盼的眼神仍在紧盯着病房门口。

    看着黝黑似葡—萄的小眼神,云昊天的心都快要碎了。

    他连忙走进病房,将曦儿给抱了起来,柔声问道,“曦儿,怎么还不睡啊?”

    曦儿摇摇头,“曦儿不困,曦儿在等妈咪,说不定等一会儿妈咪就能出差回来了。”

    云昊天眼神幽暗了下,心疼地抱紧曦儿,“曦儿乖,可能妈咪不会这么早回来呢?或许要到明天,或者……“

    曦儿固执地摇头,晶亮的眼里蓄满了水汽,“不会的,以前曦儿在家里玩累了,只要盯着门口一直看,妈咪就会很快回来的。真的,曦儿不骗你,每次都是这样的。”

    这句童稚的话,却令云昊天险些泪目。

    他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和白天,小小的曦儿都像现在这般孤零零待在家里,然后眼巴巴看着门口,等着荣宝儿归来。

    又是多少个这样的日子,才会令曦儿有这种只要盯着门,荣宝儿就会归来的错觉!

    “那这样,爹地陪着曦儿一起等,等妈妈回来,好不好?”云昊天不再劝曦儿,因为他知道,那是她心中的信念。

    这种信念,支撑着幼小无助的她过了好几年,并不是三言两句就可以轻易抹去的。

    所以他索性不再规劝曦儿,而是绝对陪着她一起等。

    或许,真的会有奇迹出现,荣宝儿真的会出现在门口呢?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大一小两个人同时盯着门口,等着一个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人。

    看着静默无声的两人,翠嫂暗自伤神。

    如果她知道少爷来了还是这副光景,就不打这个电话了。

    夜渐渐深了,翠嫂好心出声,“少爷,都这么晚了,你真的要抱着小小姐一直这么等下去么?”

    曦儿窝在云昊天的怀里,早已经困得不行了。

    这会儿她听到翠嫂说话,连忙睁开眼睛,伸出手揉个不停,“妈咪?是妈咪回来了么?”

    等曦儿看清楚说话的是翠嫂时,有些失落地嘟起嘴,“原来不是妈咪啊!妈咪,你什么时候回来呢?”

    云昊天摆摆手,示意翠嫂离开,“你先回去,曦儿我来照顾就好。”

    翠嫂不敢不听,点头走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