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88章 任氏破产,任建华住院…
    第1388章 任氏破产,任建华住院…

    临走前,她回头看了下病房内的一大一小,心里无比心痛。

    如果荣小姐这会儿回来,他们理应是被人人羡慕的一家三口才对啊!

    云昊天拉起薄被子,抱着曦儿靠在床头,用手轻拍着她的小肩膀,“曦儿是不是累了?要是累了,就先睡一会儿,等你睡醒,可能妈咪就会回来了呢。”

    困意几乎要将曦儿给淹没,她顺从地点点头,靠在云昊天怀里,慢慢闭上了眼睛。

    妈咪,曦儿很想很想你,你快点回来好不好?

    还有啊,妈咪,有爹地的感觉,真好呢……

    云昊天搂着呼吸渐渐平稳的曦儿,知道她已经睡熟了。

    他低头在曦儿额头上亲了下,轻声道,“睡吧宝贝,爹地一定会找回妈咪的!”

    窗外,依旧是无边的夜色,月光透过窗户洒在父女俩的脸上,似乎在为他们默默祈祷,祈祷荣宝儿的平安归来。

    次日。

    远在F国的洁白沙滩上,海风阵阵吹拂,岸边的椰林送来阵阵清香。

    一名身穿着波西米亚长裙的女子不像旁人那样戏水游玩,而是握着部手机,面色凝重的查看着。

    她是将荣宝儿推落悬崖后,从E国逃到F国的任玲。

    昨天任玲接到父母的电话,气得浑身发抖。

    她无法接受自己恋慕已久的云昊天,居然会喜欢上一个带着拖油瓶的普通女人!

    而父母的责问,更是令当时的任玲气恼不已,当时就切断了电话。后来被频繁的来电烦心的不行,就关机了事。

    只是任玲没想到,等今天她打开手机,里面就跳出一大串的短讯。

    “玲儿,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妈咪很担心你!”

    “玲儿,天下好男人多的是,你又何必非要吊死在云昊天这一棵树上呢?听妈咪的话,快点回家吧!”

    “妈咪很担心你现在的安全啊,云昊天可是什么事都能做出来的狠角色。玲儿,你是妈咪的心头肉,可不能有半点闪失!”

    “玲儿,你怎么就是不接电话呢?短讯也不回一条,你爹地昨晚已经气得去了医院。你想让妈咪也跟着住院么?”

    “……”

    频繁跳出来的短讯一条接一条,看得任玲目不暇接,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爹地住院了?是被自己给气得么?

    任玲来不及多想,连忙拨了任建华的号码。

    此刻的任建华,正住在医院的病房里。

    昨天他怒火攻心,当场被气昏倒,然后被送来了医院。

    早上的时候,任建华才昏昏沉沉醒来,首先看到的,是自己妻子宋一曼婆娑的泪眼。

    任建华心里有火,口气自然不好,“大早上哭什么?我这不还没死呢么?”

    宋一曼看到任建华醒来,明显松了口气,连忙告诉他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老公,我们家的股权被恶意收购了百分之八十。还有,基金也被人给蓄意做空,如今危机四伏,随时都有破产倒闭的倾向啊!”

    “什么?!”

    任建华猛地从病床上坐起来,完全忘了自己仍在生病的事。

    “这些肯定是云昊天做的,我去找他理论!”

    可是任建华刚想下床,一阵眩晕袭来,令他重重摔回病床上,吓得宋一曼连忙扶住他,“老公,医生说你血压太高,千万要稳住情绪,不能生气啊!”

    “不生气?他以为我是泥塑的么?”任建华气得快要吐血,“公司是我辛辛苦苦三十年打拼下来的基业啊!我就算死,也不能见到自己的打下来的江山付之一炬!”

    就在这时,任建华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宋一曼连忙掏出来,“是玲儿!玲儿,我是妈咪,告诉妈咪你现在在哪儿,安不安全?”

    任玲还没来得及回答,任建华就气得一把夺过了电话,“这个不孝女,她是存心要气死我!你赶紧给我死回来!公司因为你干的那些蠢事,已经被云昊天逼到破产了,你是想要活活气死我么?!”

    “爹地?这怎么可能?”任玲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明明昨天还什么事都没有,怎么一夕之间,会发生这些?

    任建华气得不停喘着粗气,“怎么可能?怎么不可能?!你这个不孝女,招惹谁不好,偏偏作死要去招惹云昊天!他随便弄点小动作,我们就绝对没有翻身的可能!你给我赶紧把他的女人孩子给放了,然后给我跪着求他,让他放我们任家一条生路啊!”

    任建华的话气得任玲浑身发抖,“休想!爹地,我是绝对不会像云昊天求饶的!他践踏我的尊严,玩弄我的感情,我要他一辈子都活在悔恨和懊恼中,永远永远,都得不到幸福!”

    “你!真是冥顽不灵!”任建华气得一口气没上来,大脑充血,再次昏厥过去。

    宋一曼吓得电话都顾不得管,连忙朝病房外跑去,“医生!医生!我老公他又昏倒了!”

    电话里传来的吵杂声被任玲听了个清清楚楚,她这才相信,自己的爹地是真的生病住了院,而且情况十分严重!

    她连忙阴沉着脸色挂断电话,准备立即动身回国。

    云昊天,事情是我做下的,有本事冲我来,对付我家的企业算什么本事!

    任玲眼神毒辣地收起电话,转身朝着沙滩不远处酒店的房间走去。

    她这次回去,不仅要跟云昊天理论个清楚,更要力挽狂澜,拯救自己家的企业。

    任玲心里盘算着,走回自己的房间,掏出钥匙拧开了门。

    只是她刚打开门,就看到房间里站着四五个牛高马大的男人。

    危机感登时席卷任玲全身,令她浑身僵硬起来,下意识想要转身逃离。

    然而没等她走出去,手臂就被一名男人给抓住,然后门口也被重重关上。

    “任小姐?你可真是让我们好找啊!这是想去哪儿?”阿成走到任玲跟前,恼怒地瞪视着她,“这几天你把兄弟们折腾的够呛,还真是好本事,给我带走!”

    任玲拼命挣扎,“你们这是非法禁锢,是犯法的!”

    “呵呵,原来任小姐也知道有犯法这个说法啊!”阿成脸上全是嘲讽,“可惜任小姐却忘了,自己的手上也是沾满血腥呢!没关系,等回到E国,我会帮你记起这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