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89章 任玲落网:下半辈子在监狱度过…
    第1389章 任玲落网:下半辈子在监狱度过…

    “你们凭什么抓我?放开我,荣宝儿的事跟我无关,不是我干的!”任玲歇斯底里怒吼着,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她肯定是被气疯了,才会这样口不择言!这分明是不打自招啊!

    阿成冷着脸冲自己的手下挥手,“带走!”

    “放开我!救命啊!救……”

    任玲呼救的话还没喊完,就被其中一人击中后脑勺打昏了过去。

    一行人带着昏迷后的任玲,大摇大摆离开了F国的海滩,乘坐小型直升机朝着E国飞去。

    等阿成抵达E国的时候,天色才刚微微亮。

    云昊天仍待在医院里陪着曦儿,他早就已经醒了,却没敢动,生怕自己的小动作会惊醒睡得香甜的曦儿。

    外面霞光初现,云昊天看着曦儿那张可爱的小脸,一种慈父的柔情油然而生。

    这个是有着他血脉的宝贝啊!她是那么的乖巧懂事,现在唯一不足的,是始终没能找到荣宝儿那个蠢女人!

    就在云昊天心情逐渐低落时,手机传来简讯声。

    云昊天拿起看了眼,发现是阿成发过来的,上面只有简短的几个字:总裁,任玲已顺利带回。

    看到这条简讯,云昊天精神一振,他轻悄悄从病床上起来,然后俯身帮曦儿盖好薄被子,准备立即赶回去。

    不过现在他还不能走,云昊天拿起手机,准备打电话给翠嫂,让她过来照顾曦儿。

    就在这时,病房门被轻轻推开,翠嫂披着晨曦赶了过来。

    “少爷,你熬了一夜,还是由我来照顾小小姐吧。”翠嫂将拎来的便当盒放在桌上,“我给你和曦儿小小姐做了早餐,你多少吃点。”

    云昊天哪里有心情吃东西,“不用了,你照顾好曦儿就好。我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说着,云昊天就朝病房门外走去。

    他刚走到病房门口,又站定身转过来,轻声叮嘱翠嫂,“如果她再哭闹,记得打电话通知我,我很快就会赶回来。”

    “是。”翠嫂点点头,目送云昊天离开。

    云昊天将车子开得飞快,很快赶回了云家城堡。

    城堡一直空着,因为苏倩和云尚四处游玩,手机关机,基本不想E国。

    云昊天将车子停下,跳下去大步朝着阿成走去,“她人呢?”

    阿成连忙指向放杂物的房间,“我们把她打昏带回来的,估计这会儿还没醒。”

    云昊天无声点点头,推开杂物间的门走了进去。

    说是杂物间,其实里面并没有放什么东西,空荡荡的地上堆在些清洁用的物品,任玲就随意被丢在那些清洁用具上,明显还没有醒过来。

    看到仍在昏迷中的任玲,云昊天的眼神阴鹜无比,冷声吩咐阿成,“把她给我弄醒!”

    “是!”阿成走过来,一脚踹向那些堆积着的清洁用具。

    “哗啦哗啦!”

    清洁用具纷纷到砸下来,也将躺在上面的任玲给摔了下来。

    任玲姿势不雅地摔在地上,痛得醒了过来。

    她眼神茫然地环顾四周,做梦都不到,自己居然会跟拖把、扫把、马桶刷这些东西躺在一起!

    “这是哪儿?”任玲觉得自己的脑子浑浑噩噩的,不过等她的视线扫到站在门口的云昊天和阿成时,立即像弹簧般弹跳起来,“昊天!你居然把我给绑过来?知不知道这是犯法的?!”

    “犯法?”云昊天气势迫人地走到任玲跟前,扬起右手,快很准打向任玲的右脸,“啪!”一声,任玲被打偏整个脸。

    “我不原本不想打女人,说,荣宝儿在哪儿?!”

    清脆的巴掌声在狭小的房间内响起,任玲右脸上清晰浮现出五根手指印。

    她屈辱地捂着自己红—肿的右脸,瞪视着云昊天,恨不得将他咬死而后快!

    “任玲,之前是我高估你了,居然会瞎眼和你联姻!”

    云昊天眼里满满都是嫌恶,“我给你五分钟的时候,立即说出荣宝儿的下落!否则,任家和你,将会永远从E国消失!”

    任玲恶狠狠瞪视着云昊天,眼里满是妒恨的疯狂,“昊天,我那么爱你,你却找了一个带着拖油瓶的女人!呵呵,这是报应!”

    “啪!”

    云昊天挟满怒气,再次给了任玲一巴掌,将她另外半张脸给打得红—肿不堪。

    “拖油瓶也是你说的!?”

    “啐!”

    任玲没有形象地啐了口唾沫,上面带着血丝,云昊天这一巴掌根本没有留情,将她打得满嘴血腥。

    “云昊天!你不要肖想了!她们母女俩全都死了!这是你对我无情的代价,是报应啊!哈哈哈哈!”任玲顶着红—肿的脸颊,冲着云昊天疯笑不已。

    她已经豁出去了,既然左右都不会被放过,她才不要低三下四的去求这个男人!

    他根本就没有心,就算自己再怎么苦苦哀求,也会被他无视而过!

    “对你无情?”云昊天眼神淡漠,嫌恶地看着任玲,“你也配?!”

    “我爱你啊,云昊天!你知不知道,我爱你爱了这么多年!为了你,我什么都做得出来!”任玲眼里已经噙满了泪花,骄傲如她,从未被人如此不堪地对待过。

    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她全心全意爱过的男人!

    只是任玲的满腔深情,却被云昊天避如蛇蝎。

    他目光阴冷地扫了任玲一眼,眼中全是厌恶和嫌恶,“你的爱太无耻,让我恶心透顶!”

    说着,云昊天—朝着阿成摆摆手,“既然她不肯说,就送她去监狱。招呼下里面的囚犯,让她们好好照顾她的下半生!”

    “云昊天,你不能这么对我!”任玲没想到云昊天居然要把自己送去监狱,吓得浑身发抖,“你没有这个权利,不可以!不可以!”

    然而云昊天看都没有再看任玲一眼,转身离开了杂物间。

    任玲疯了似得朝着云昊天冲去,“不!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然而还没等她靠近云昊天,就被阿成一脚给踹中小腹,狼狈地摔在地上。

    “咚!”

    任玲摔得很惨,疼得眼泪自眼角滚落,很不雅观的从地上爬起来,“不!你们这是犯法的,快放我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