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396章 云昊天疯了:我带你回家…
    第1396章 云昊天疯了:我带你回家…

    云昊天眼神冰冷扫向警察队长,“让你们局长亲自跟我说!”

    说着,他就不管不顾地抱起那具面容惊悚的女尸,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

    警察队长为难地跟在他身后,“云总,这样真的让我很为难,我们也是照着规章制度办事啊!”

    “如果没错的话,她是我的女人荣宝儿,还跟我生了一个女儿。现在,还有问题么?”云昊天眼神悲怆地凝视着怀里的女尸,丝毫没有因为她惊悚的模样改变任何。

    警察队长这才如释重负,“好的好的,既然是云总认识的,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兄弟们,收工!”

    云昊天抱着女尸,脚步沉重地继续往前走。

    他并没有开车,而是一步步坚定地往前走着。

    是他不小心弄丢了她,现在终于找到了她,他要亲自抱着她回家,回他们的家!

    夜色沉寂无声,悲伤不已的云昊天抱着那具女尸,浑然不觉得累,就这样机械的朝前走。

    “蠢女人,笨女人,你终于肯出现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去,好不好?!”

    “这些天你肯定很挂念曦儿吧?没关系,我把她都照顾的好好的,她半点都没有想你,我也没有!离了你,我和曦儿一样过得好好的!”

    “你总是这么不听话,让你不要出门,让你乖乖在家!可是你呢?偷偷就跑了出去,这么久都不回来,你知不知道自己有多蠢?!”

    “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气,气我之前不顾你的意愿,一次次强要了你!可是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啊!”

    “笨蛋,我向你道歉好不好?我跟你说对不起,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对你,什么都听你的!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告诉我这一切都只是恶作剧啊!你只是想要吓吓我啊!你说啊!”

    “睁开眼睛好不好?不要这么吓我!我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冷血!荣宝儿,睁开眼睛啊!”

    云昊天一边抱着女尸,一边悲痛地说着。

    然而不管他怎么说,怀里的女尸始终都是僵硬冰冷的,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云昊天就这样抱着,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远。

    他一路都在哀求商量,期盼着会有奇迹发生。可是他怀里的尸体冰冷刺骨,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变化。

    就这样走啊走啊,云昊天说了一路,也求了一路。

    直到月色沉寂下去,东边隐约露出两抹霞光,云昊天终于抱着怀里的女尸走到了靠近市区的林区。

    他仍是不管不顾的继续往前走着,却身形一个踉跄,被路面上的树枝绊倒在地,重重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硬是将他怀里的女尸给摔出去好远。

    云昊天顾不上自己,连滚带爬地将女尸重新抱起来,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悲怆,嚎啕大哭起来。

    “荣宝儿!我还没有允许你死!你不能死,听到没有!”

    “你给我睁开眼睛啊!我命令你睁开眼睛!你这个可恶的坏女人,居然把曦儿给我就敢死了,我绝对不允许啊!”

    “我拜托你醒过来啊,只要你醒过来,我愿意把我剩下的生命都给你!”

    “……”

    靠近市区的林区回荡着云昊天的悲戚声,他哭得像只受伤的孤狼,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荣宝儿,我带你回家,我们回家!”

    云昊天抱着那具女尸,想要站起来继续往前走,然而他的双腿一软,差点又摔倒在地。

    本来这些天他就茶饭不思的,精神萎靡不振。再加上又抱着女尸走了整整一夜,早已经耗光了所有的体力,累得精疲力尽,再也没有往前走的力气。

    “看看,我曾经以为自己无所不能。可是现在只是想要带你回去,却连这么简单的愿望,我都做不到啊!”云昊天泪流满面,几乎昏厥。

    往日里呼风唤雨的他这时候才明白,在生命面前,自己是那样的渺小无助!

    在生命面前,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对不起,宝儿,是我对不起你!是我的出现,才害得你这么早就丢了性命,一切都是我的错啊!”

    云昊天狼狈不已,“现在我连带你回家都做不到啊!我还有什么用啊!”

    痛定思痛的云昊天咬牙抱起女尸,摇摇晃晃换了个方向,朝着距离市区林区不远的公墓走去。

    他可能已经没有力气带她回家,可是就算用爬的,他也要把她背进自己家的墓地!

    云昊天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用了怎样的意志,将那具被白布包着的女尸抱到公墓的。

    他只觉得一切都浑浑噩噩的,等他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坐在一堆新拢好的坟冢前,自己的十指上面混满了鲜血斑斑的泥土。

    就这样了?

    他就这样永远失去了她?

    云昊天心口疼得厉害,令他疲惫地倒在了新堆起的坟冢上。

    笨女人,我也有点累了,就这样躺着,陪你一会,好不好?

    他无力地看着碧澄如洗的天空,眼睛缓慢闭下来,嘴角慢慢扬起抹怪异的笑。

    如果在睡梦中就这样下去跟宝儿道歉,她会不会原谅自己没有保护好她呢?

    ——————

    纷纷扬扬的小雨打湿了云昊天的脸颊,他伸手抹了把脸,这才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天气早不是清朗如新,而是灰蒙蒙雾沉沉,压抑地一如云昊天此刻晦暗的心情。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很久,其实已经在坟地里躺了整整一天,还以为是突然变了天。

    “原来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云昊天伸手摸着身下的坟冢,“你看到了么宝儿?老天爷都觉得你死得憋屈,为你掉起了眼泪,你看看蠢女人!”

    沥沥淅淅的小雨渐渐下起来,变成一道道雨线,哗哗淌下来,冲刷着刚拢起不久的新坟。

    看着泥土被雨水冲刷坍塌,云昊天顿时焦急起来,无助地伸出手臂,往上圈着那些湿—滑的泥土,“不可以,这些土不可以被淋走!不能被淋走!这样这个蠢女人会感冒的!”

    云昊天彻底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