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00章 你必须和他生孩子……
    第1400章 你必须和他生孩子……

    阿尔法对廉微的话充耳不闻,而是低声叮嘱着荣宝儿,“我的妹妹心眼其实不坏,只是她在村落里是巫女,平时很少有人违逆她的话,所以说话才会这么霸道,你不要放在心上。”

    对于廉微是巫女的事,荣宝儿是知道的。

    她躺在床上的半个月,确实见到有别的岛上的人来央求廉微救治。至于怎么救治的,荣宝儿却是不知道的。

    不过对于这些还保留着原始风俗的小部落,荣宝儿还是下意识觉得应该敬而远之的。

    “你以后不要私下跟廉微对视接触,她有时候任性起来,会……”阿尔法说到这儿,砸了咂嘴,“算了,有我在,她应该不会为难你的。你放心好了。”

    荣宝儿点点头,眼神仍是流露出对面的渴望,“阿尔法,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是我真的不能够留在这里。我是E国人,被别人给推下悬崖掉入了暗河,然后顺水冲到这里的。我……”

    “你情绪先不要这么激动,至少,先把身体养好再说。”阿尔法终于不再像刚才说话那么磕巴,“你走路都是个问题,现在是出不去的。无论你想做什么,让自己强壮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听阿尔法这么说,荣宝儿也意识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了。

    她之前迫切想要回去寻找曦儿,可是自己只是走了那么短短的距离,就喘的不行,哪里有什么力气离开海岛呢?

    左思右想下,荣宝儿只好无奈点头,“好,我先养好身体。另外,真的谢谢你这些时候的照顾。”

    “没关系,我相信海神把你送到这里,有他自己的安排。”阿尔法说着伸手扶住荣宝儿的手臂,“走吧,我先送你回屋里去,外面风大,你看你站都站不稳了。”

    荣宝儿这才觉察自己的双腿有些轻颤,她无声点点头,在阿尔法的搀扶下,朝着石头屋子走去。

    阿尔法安置好荣宝儿坐在简陋的床上,这才逃也似的朝外面走去,“我去准备晚餐,你先休息一会儿。”

    没等荣宝儿回答,他就三两步走得没了踪影。

    看着空荡荡的门口,荣宝儿的心跟着空虚的厉害,无力地倒在床上。

    刚才她是憋着一口气才走了那么远的,如今歇下来,才觉得浑身酸疼的厉害。

    看来,短时间内,她是无法走出这个海岛了。

    曦儿,妈咪的曦儿,你到底在哪?云昊天有没有找到你,你会不会因为想念妈咪哭闹呢?

    荣宝儿伤心地闭上眼睛,对自己目前极差的状态难过不已,却毫无办法。

    石头屋外,阿尔法形影孤单地坐在海边,脸上的表情很是落寞。

    他照顾了那么久的女孩终于醒了,这本应该是件好事的。

    可是当他听到她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离开时,阿尔法的心就难过的好像爬满了螃蟹,挠的他的心刺痛不已。

    他是那么的喜欢完美无瑕的她,可是她美丽的眼眸里,却根本就没有他的存在……

    廉微远远看到自己的哥哥无精打采坐在海边,赤着脚走了过来,气冲冲道“哥哥!你难道真的打算让那个女人离开么?!”

    阿尔法没有出声,低头看着脚下的沙子。

    他突然觉得海神赠给自己的女孩太完美了,就像高挂在天幕上的星辰;而他,只是一颗不起眼的沙砾。

    “哥哥!你在想什么啊?!”廉微很是不满,“我不管,别说这个女人现在没什么力气离开!就算她身体好了,也不能走!她可是海神赠给你的,谁也别想把她从你身边给带走!”

    “可以吗?真的可以这样吗?”阿尔法喃喃道,心里突然有些不确定起来。

    廉微不高兴地扬高声音,“怎么不可以?!我们祖祖辈辈都是这样的啊!她是海神赠给你的,如果不是你,她早就变成白骨沉入海底了!是没有资格要求什么的!”

    阿尔法眼神愣怔起来,嘴唇翕动好几下,无声低下了头。

    廉微对自己哥哥的无动于衷十分生气,她气冲冲走远,“就这么说定了!她不能离开这里!想都别想!”

    屋内的荣宝儿对外面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身体还很疲惫的她早已经陷入了梦乡,在梦里跟自己的宝贝女儿团聚。

    次日清晨,当阳光刚刚从石头房子的缝隙里穿过时,阿尔法已经端着煮好的鱼粥走了进来。

    “我做了早饭,不过只有鱼粥,你不要嫌弃。”阿尔法弯腰将热腾腾的鱼粥放在简陋的桌上,有些局促地搓着自己的手。

    荣宝儿闻声醒来,掀开仍有些沉重的眼皮,露出抹浅笑向阿尔法道谢,“你帮我做饭,我谢谢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呢?”

    阿尔法腼腆地走了出去,他总觉得眼前的女人笑容太过灿烂,就像太阳般无法直视。

    荣宝儿慢慢从床上坐起来,一勺勺喝着鱼粥。

    等鱼粥差不多喝完,廉微从门口走了进来,手里还拿了两件长裙。

    她将手里的花色长裙丢在床上,“这个给你穿!”

    荣宝儿礼貌道谢,“谢谢。”

    “不用谢。”廉微板着脸,“我告诉你,你是我哥哥从海里捞上来的,是海神送给他的礼物,以后就是他的女人了。”

    荣宝儿没想到廉微居然又来说这个,无语地低下头,觉得自己跟廉微根本说不通。

    廉微却觉得自己说得很对,仍在径自滔滔不绝,“虽然我不怎么喜欢你,不过既然你嫁给了我哥哥,自然就是我的嫂子了。等以后呢,你跟我哥哥生几个孩子,我还可以帮你们带。”

    荣宝儿埋着头不吭声,自动忽略廉微的洗脑式说法。

    廉微说了好一会儿,将荣宝儿始终不吭声,当成她是在用沉默表示抗议。

    她不高兴地瞪了荣宝儿一眼,“总之,这座海岛上我说了算!我说了不准你离开,你最好就死了这份心!”

    说完,廉微就气冲冲走了。

    荣宝儿无奈摇头,她知道廉微和阿尔法他们其实都是好人,不过因为风俗习惯的不同,才会形成了跟她迥然不同的三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