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01章 你应该和她睡在一起!
    第1401章 你应该和她睡在一起!

    她是绝对不会留在这里的,曦儿不知道有没有找到!

    不过眼下她还没有足够的力气离开,等养好了身体,任何人都不能阻拦她回到曦儿的身边!

    因为荣宝儿身体已经好了些,阿尔法终于肯出海去捕鱼了。

    他想给荣宝儿多捞些好吃的补身子,不能让她总是喝鱼粥。

    等到傍晚时分,阿尔法就拖着大袋海货满载而归。

    廉微开心地走过来,接过了阿尔法肩膀上的袋子,“哥哥,今天收获挺丰盛的嘛!有鱼有虾,还有大螃蟹和海参,嗯,真不错。”

    “都放好了,别都弄死,拿来给她补身子。”阿尔法的脸被海风吹得红红的,说到荣宝儿时声音都不好意思地低了下来。

    廉微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只怕人家根本不领你这个情,只等着养好身体离开呢!”

    阿尔法憨厚地笑笑,“妹妹,别这么说人家,她刚醒来没多久,你要宽容大度。”

    “是是是,大度大度。”廉微拎着那一大袋海货朝屋后的大水缸走去,“只要能让她留下来,肯给你生一堆小崽子玩,我自然会大度!”

    阿尔法对泼辣的妹妹毫无办法,只好无奈摇头,去一旁生火,打算晚上做海鲜给荣宝儿吃。

    在屋内静养的荣宝儿早就听到了兄妹俩的对话,她尴尬地没敢出去,索性闭上眼睛假寐起来。

    不过荣宝儿眼睛闭着闭着,就睡了过去。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早已经黑透,阵阵食物的香味跟着飘了过来。

    荣宝儿刚惺忪地睁开眼睛,就听到脚步声传来,廉微走了进来。

    “喂!还睡呢?吃晚饭了!”

    “好,我这就来。”荣宝儿轻声应了句,扶着床坐了起来。

    廉微看着艰难起身的荣宝儿,犹豫了下,到底是走过来,扶着她往外走,“走吧,要不是怕我哥哥念叨,我才不要扶你。”

    荣宝儿知道廉微就是嘴硬些而已,心肠还算是好的,即便很不耐烦,仍是搀扶了她。

    等荣宝儿和廉微从屋内走出去,就看到阿尔法正坐在一堆小型篝火旁,正忙碌地烤着只大龙虾。

    那只龙虾足足有半米长,外壳已经被阿尔法烤的红红的,正散发出诱人的鲜香味。

    阿尔法看到廉微将荣宝儿搀扶过来,连忙站起身,搬了张木头墩子让她坐下,“慢点,小心点。”

    等荣宝儿坐好,就看到廉微正冲自己翻白眼,似乎很看不习惯自己哥哥那么殷勤的模样。

    荣宝儿尴尬地挪开视线,阿尔法已经扭下了龙虾的大钳子递了过来,“刚烤好的,你尝尝。”

    “谢谢。”荣宝儿接过来,小口吃了口,眼睛弯成了月牙,“真好吃。”

    “好吃就好,明天我还给你烤。”阿尔法呵呵低笑起来,整个人都醉在了荣宝儿笑弯的眼眸里。

    廉微实在看不下去,重重咳嗽了声,“哥哥,我也要吃!”

    “啊?”阿尔法茫然回过头,以为廉微说自己有点冷,“你觉得冷?那就先回去歇着吧。”

    廉微气鼓鼓瞪了阿尔法一眼,觉得也别指望哥哥掰给自己了,索性站起身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就着满天璀璨的星辰,三人吃着烤好的大龙虾,还有些扇贝和鲍—鱼,不知不觉就都填饱了肚子。

    廉微刚吃饱就站起身走远了,她实在是看不过去自己哥哥那傻乎乎的目光。

    荣宝儿见廉微走远,犹豫了下,轻声冲阿尔法说道,“阿尔法,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如果没有你,很可能我就已经死了。可是我不能留下来和你生孩子,因为我已经有孩子了。”

    阿尔法正在收拾晚饭后的碗筷,蓦然听到荣宝儿这么说,手僵在了原地。

    见阿尔法姿势怪异地定在那里,荣宝儿更是觉得很过意不去,更加歉意地说着,“我的女儿像天使一样美丽,只是她失踪了,我必须要去找到她。阿尔法,报恩的方式有很多,并不是非要以身相许。你让我离开,好不好?我会给你足够多的钱,如果有机会的话,我还可以带着你们兄妹离开这座岛,去看看外面美丽的世界。”

    听了荣宝儿的话,阿尔法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像胸口被大锤给锤了一下似得。

    他今天欢欢喜喜去捕捞海货,一门心思想要给她补补身体,可是却没想到,她只想着要尽快离开。

    而且,她说自己已经有了女儿……

    “阿尔法?”荣宝儿看阿尔法半天不吭声,继续轻声说着,“你救了我我真的很开心,真的。”

    “那……你……你不喜欢我么?”阿尔法结结巴巴地问了句,都不敢注视荣宝儿的眼睛。

    看着低着头的阿尔法,荣宝儿无奈解释,“阿尔法,喜欢和感激是两码事。我很感激你救了我,但是……”

    不等荣宝儿把话说完,阿尔法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开了。

    他再也听不下去,无法接受荣宝儿不喜欢自己的事实。

    明明是他把她从海里捞出来的啊!他是那么的喜欢她,为什么她不喜欢自己呢?!

    而且直到现在,她都还没有告诉自己她的名字……

    看着伤心离开的阿尔法,荣宝儿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她无法回应阿尔法,更做不到欺骗纯朴的他,对不起,阿尔法,我很感激你救了我,却无法做到以身相许。

    荣宝儿在心里无声说了句抱歉,就慢慢从木头墩子上站起来,脚步有些蹒跚地走回了石屋。

    这一次,阿尔法和廉微都没有过来扶她,身体还没恢复的荣宝儿走得十分吃力,足足走了十几分种,才终于回到了石屋内。

    荣宝儿刚挨到木床,就觉得浑身的力气像被抽走了似得,无力地瘫软倒下,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如今的她还太过虚弱,耗费一点力气都需要很多精力来补充。

    夜越来越静怡,后半夜的时候,廉微沉着脸走进阿尔法的房间,看到他正靠在窗边遥望着月色。

    廉微恨铁不成钢地皱了下眉头,叮嘱阿尔法道,“哥哥,你不应该坐在这里,而是应该跟她睡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