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2章 他怎么下的去手…

    “什么?”阿尔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连摆手,“不不不,不可以,不可以。”

    “什么不可以?!难道你想等她彻底恢复,然后头也不回地走掉么?”廉微认真地问道,“哥哥,你就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她吧!”

    阿尔法羞涩地低下头,如果不喜欢,他怎么可能衣不解带地照顾了她那么久呢?

    他把她带回家时,就已经偷偷喜欢上了的啊!

    “那好!既然喜欢,你就拿出点男人的气概!”廉微将早就盘算好了的主意告诉阿尔法,“哥哥,你现在就去,去跟她睡在一起!只要她有了你的孩子,就不会想着离开了!”

    “不行!”阿尔法—像被烫到了似得,猛地从窗边站起来,“这是在乘人之危,绝对不可以!”

    “什么绝对不行!”廉微气恼地瞪着阿尔法,“你怎么这么傻?!你喜欢她,把她从死神手中拯救出来。然而她却只想着外面的花花世界,哥哥,只有这样做你才能留住她的心啊!”

    “不……不行,我做不到,太卑劣了。”阿尔法一个劲儿摇头,完全无法接受廉微的这个馊主意。

    廉微被气得不行,走到阿尔法—身旁,猛推了他一把,“哥哥!你能不能拿出点男儿气概来?又不是让你白睡了她!你以后是要跟她生孩子,照顾她一辈子的啊!这有什么不行的!难道你不想娶她,不想跟她生一堆的小崽子?”

    阿尔法被说动了心,嘴角露出抹不确定的笑,“廉微,真的可以……可以这样么?”

    “有什么不可以?!”廉微真想用手敲醒自己哥哥的木瓜脑袋,“她刚开始肯定会生气,不过等有了你们的孩子,你再加倍的对她好,等时间久了,她慢慢就会接受了。”

    阿尔法眼前闪过荣宝儿挺起大肚子的美丽模样,终于被廉微说动了心。

    他用力攥起拳头,咬牙蓄起决心,“成!就这么办!”

    廉微这才放下心来,她立即将阿尔法推出房间,“快去快去,夜长梦多,趁着她已经睡着了,你赶紧把生米煮成熟饭。”

    阿尔法脚步轻缓地来到荣宝儿的房间,他刚迈进去门槛,门就被廉微给锁了起来。

    看来廉微深知自己哥哥的纯良本性,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他不睡了荣宝儿,就不让他出来!

    阿尔法看了眼紧闭的房门,只好慢慢来到荣宝儿的床前。

    月光从石头缝里透进来,洒在荣宝儿美丽的容颜上,此刻的她就像月宫中的仙子般,高贵不容亵渎。

    阿尔法静静注视着荣宝儿的宛如细瓷的容颜,浑身血液沸腾起来。

    他猛地掀开被子,用了平生最大的勇气,躺在了睡熟的荣宝儿身旁。

    “咚咚,咚咚咚!”

    擂鼓般的心跳令阿尔法紧张的浑身僵硬,他屏住呼吸注视着身旁的荣宝儿,生怕她会突然睁开眼睛。

    他不知道如果此刻荣宝儿睁开眼睛,自己该用怎样的心态去面对……

    好在荣宝儿还没有完全恢复,睡得很沉,并不知道自己身旁多了一个颤巍巍人。

    阿尔法的心狂跳了好一会儿,这才好转了些,他侧着身,凝视在月光下的荣宝儿安静淡然的睡颜,刚才沸腾的兽血此刻全然熄灭。

    面对这样圣洁的她,他觉得自己的任何想法都是对她的亵渎!

    她是那样的完美无缺,让他怎么下得去手!

    阿尔法心里骂了句自己没用,颤巍巍伸出手,探向荣宝儿弧度优雅的下巴。

    那小巧的下巴宛如象牙般放着微光,令阿尔法怯生生伸出手去,想要轻轻抚摸下它的细腻。

    他小心翼翼将手指放在荣宝儿光洁的下巴上,手指颤抖潮湿不已,半点力气都不敢用。

    不过如他所想,那小巧精致的小巴,确实如果冻般嫩滑细腻。

    阿尔法眼前闪过抹歉意,抱歉,我真的想让你留下来……

    他心一横,凑近荣宝儿殷红的唇,准备印下枚深情的吻。

    就在这时,沉睡着的荣宝儿突然皱起眉头,两行清泪自眼角滚落,“曦儿,曦儿……”

    荣宝儿仍在睡着,她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曦儿正孤零零站在海边,任她怎么呼唤都不肯回头。

    “曦儿,我是妈咪啊,曦儿……”荣宝儿在梦里哭得泣不成声,眉头皱成了川字型。

    此刻的她看上去是那么的无助,令人心疼不已。

    阿尔法缩回到一旁,一方面生怕荣宝儿醒来自己无法面对她清澈的眼神,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无法对这样无助的荣宝儿下手……

    他无法看着她这样无助的睡容,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情!

    荣宝儿仍在毫无意识地啜泣着,阿尔法就这样睁着大眼睛,无声地注视着荣宝儿。

    他疯狂地想将眼前这个宛如水做的女人给拥入怀中,又怕自己会惊吓到她。

    过了很久很久,荣宝儿才停止了哭泣,沉沉睡了过去。

    阿尔法早已经将刚才疯狂的想法给抛到了脑后,他就那样安静地注视着睡着的荣宝儿,内心觉得无比的满足。

    天色一点点大亮起来,阿尔法就这样注视了荣宝儿一整夜,而且没有再碰触她丝毫。

    看着透过石缝钻进屋内的晨曦,阿尔法抓起荣宝儿的手,在她手背上轻轻吻了下,无比虔诚道,“美丽的女孩,你是那样的善良无邪,宛如天使般不可亵渎,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而且以后,我会拼命地守护你的美好,不让任何人或者事再伤害到你,直到你自己心甘情愿,成为我阿尔法的女人!”

    这是阿尔法对荣宝儿最真挚的誓言,此后余生,他将会用自己的生命守护这个宛如天使般神圣的女人!

    木门在这时响了起来,阿尔法连忙闭上眼睛躺了回去。

    推开门的正是廉微,她是来查看进展情况的。

    等廉微看清楚自己哥哥跟荣宝儿并肩躺着入睡时,满意地点头走了。

    她就不信了,等那个女人怀了孕,还怎么离开这里!

    等廉微离开后,阿尔法立即从床上跳下来,立即离开了荣宝儿的房间,去海边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