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7章 烧死她!

    廉微的这番话,说的岛上的居民们群情激奋起来,纷纷扬起手臂怒吼着,“不行!不能让她离开!”

    “忘恩负义的女人,阿尔法照顾了你这么久,你不跟着他好好过日子可不行!”

    “就是!违背了海神的意志,我们都会受到海神的惩罚的!”

    “不准离开这里,必须留下来,跟阿尔法生活在一起,给他生个孩子!”

    大家伙儿纷纷指责起荣宝儿来,对他们来说,身为外乡人的荣宝儿,就是海神赐给阿尔法的所有物,没有半点人—权和自由!

    荣宝儿被指责的不行,着急解释道,“大伙儿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里的人,我还有孩子,必须要离开!”

    “你这个女人真是没有良心啊!阿尔法照顾了你这么久,你却只想着离开!真是太无耻了!”

    “没错!黑心肠的女人,注定不会有好下场的!阿尔法硬是把你从死神的手里抢回来,你居然想要丢下他离开,你还是不是人?!”

    “没什么说的,你绝对不能离开这里!”

    “对,不能离开!”

    “不准离开!否则海神会降灾难给我们大伙的啊!”

    人群炸开了锅,急得荣宝儿冒了一头的汗,“大家听我说,这世上并没有什么海神,更不会有谁降临灾祸给你们!我只是想离开,报恩有很多方式,为什么一定要让我留下来生孩子呢?”

    在这一刻,荣宝儿才深深觉察到这些渔民有多么的愚昧无知。

    她费尽心思想要解释清楚一切,可是无论她说什么,似乎都不会被大家给听进去似得。

    “我真的不是知恩不报,而是想要回去看看我的孩子,我……”荣宝儿辩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早就气到发狂的廉微给猛地推了一把。

    廉微黑沉着脸,看着被自己推得差点摔倒在地的荣宝儿,怒冲冲质问着,“说!你是不是还想着离开?!”

    荣宝儿踉跄了两步,被一旁的阿尔法及时扶住。

    “谢谢。”她低声冲阿尔法道谢后,挺直脊梁看向廉微,“是的,这里并不是我的归宿,我一定要离开这里!”

    廉微原本想着把岛上的渔民们都叫来,众目睽睽之下荣宝儿会服软,却没想到她居然还是这么的执迷不悟!

    看着怎么都不肯妥协的荣宝儿,廉微恼羞成怒,阴森森道,“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如果愿意留下来跟我哥哥好好过日子,我以后保证好好对你!如果你仍是这么执迷不悟的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面对咄咄逼人的廉微,荣宝儿的眼神格外坚定,“不管你问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这里并不是我的归宿,我要离开这里。”

    “不知廉耻的女人!”

    “呸!当初就应该让大海吞没了她!不应该救她上来!”

    “烧死她!烧死这个没有心肝的女人!”

    人群被荣宝儿的回答惹得激怒起来,纷纷高声叫嚷着,早已经将荣宝儿看成了罪大恶极的罪人。

    廉微黑青的脸色这才稍微缓和了些,高傲地扬起下巴,“看在我哥哥的面子上,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想好了再回答,是要留在这里和我哥哥过日子?还是被大家按照传统处决?之前对于不知廉耻的女人,我们一般都是重新丢入海中浸猪笼。不过大家的态度你也看到了,你犯了众怒,必须火焚,才能赢得神明的宽恕。”

    “你不用再问了,无论你问多少遍,我的回答都不会变!我是绝对不会留下来的!”荣宝儿斩钉截铁回应着,丝毫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

    “好,很好!这是你自找的!”廉微阴狠地瞪了荣宝儿一眼,转身冲周围的渔民们挥手,“这个女人丝毫不知道感激神明的恩典,她的心里早已经充满了恶魔。为了咱们这块土地不被魔鬼污染,大家要团结起来,绑起这个被恶魔充满的女人,烧了她!“

    “对!绑起来!烧了她!”

    “没错!烧死她!烧死这个背离神明的女人!”

    愚昧的渔民们历代都信奉海神,对巫女廉微的话更是深信不疑。

    只需要廉微轻轻下一道命令,当即就有愤怒的渔民们冲过来,将荣宝儿给架了起来。

    “你们想要干什么?快放开我!”荣宝儿没想到这些渔民居然会这么轻易就听从廉微的话,手脚被困的她顿时慌乱起来,拼命挣扎着,“你们这是犯法的,快点放开我!”

    “你这个外乡人,知恩不图报!还居然有脸说我们犯法?”渔民们拽着荣宝儿,将她凌空抬了起来,纷纷指责谩骂,“我们绝对不允许你这样不洁净灵魂的存在!现在我们要拯救你的灵魂,把你从恶魔身边抢回来!”

    荣宝儿被举着四肢抬了起来,动都无法动弹,天晕地转到想要呕吐,“快放我下来!你们快放我下来!”

    “烧死她!烧死她!”

    “烧死她!”

    渔民们齐声呐喊着,很快就在海边堆起了高高的木柴,然后竖起木桩,将荣宝儿给绑在了上面。

    纷乱嘈杂的质问责骂声像炸开了锅似得,震得荣宝儿的耳膜嗡嗡作响。

    等她好不容易从天旋地转的境地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反手绑在了木桩上。

    在她的周围,是一群愤怒到极点的渔民。他们怒不可遏瞪视着荣宝儿,似乎唯有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灵魂的纯洁似得。

    廉微早已经带上了巫女的羽冠,脸上抹了几道鲜红浓绿的油彩,身上披着满是彩色羽毛的蓑衣,看上去很是神秘。

    阿尔法焦急地站在廉微身旁,正不停跟廉微小声商量着什么。

    荣宝儿虽然听不到阿尔法的声音,却从阿尔法着急的神色中看出他的不安。

    只见廉微一把推开阿尔法,手里拿着个古老的类似摇铃般的银器,仇视地朝着荣宝儿走来。

    她迈起的步子十分怪异,就像在跳一支古老的舞蹈,令周围的渔民们不敢再造次,纷纷畏惧地低下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