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08章 如果她死了,我也不会活着!
    第1408章 如果她死了,我也不会活着!

    廉微摇着手中那枚足有手臂上的铃铛银器,围着荣宝儿转起圈来,“公正英明的海神啊!这个女人的内心已经被恶魔占据,为了保证你的子民不遭受污秽,现在,我们要将她焚烧,用她被洁净后的灵魂献祭于你!”

    “不要!不可以啊!”阿尔法冲过来,想要夺走廉微手中的银器铃铛,“你们不可以这样,不能用火焚烧她的灵魂,她会永世不得安宁的!”

    然而没等阿尔法冲到廉微身旁,就被一旁的渔民给拦了下来。

    几名年轻的渔民捉住阿尔法的手臂,不准他打扰廉微的祷告。

    荣宝儿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帮愚昧的渔民,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切,低声喃喃道,“疯了,你们都疯了……”

    廉微听得一清二楚,恶狠狠瞪了荣宝儿一眼,扬起手中的银器铃铛,“点火!”

    随着廉微的命令,就有渔民引燃了堆放在荣宝儿脚下的枯枝。

    那些枯枝很快着了起来,刚开始还是微弱的火苗,没一会儿就开始燃烧起来,大有熊熊烈火之势。

    逐渐旺盛的火苗蒸腾蹿起,热浪扑向荣宝儿,烤的她浑身都是汗水。

    “疯子,你们这些疯子,快放开我!”

    荣宝儿拼命嘶喊着,然而她的声音被劈啪作响的火苗声盖住,周围的空气也随着燃烧变得越来越稀薄起来。

    眼前的热浪蒸得荣宝儿睁不开眼睛,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这一次,大概是真的要死了!

    如果可以解脱,她只能把命还给他们了。

    她并不怕死,只是可怜自己的宝贝女儿……

    曦儿,对不起,妈咪以后再也不能照顾你了!你要听爹地的话,要……

    荣宝儿的意识越来越模糊,浓烈的烟雾让她瞬间窒息,眼前阵阵发黑,逐渐跌入到无边的黑暗中。

    眼看着那些火苗就要吞噬荣宝儿的衣衫,被众人禁锢住的阿尔法撕心裂肺挣扎着,“廉微快住手!如果她死了,我一定会随她而去的,我说到做到!”

    廉微猛然转过身,看着双眼猩红充血的哥哥,走过来低斥他,“哥哥,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你这样做!她不配!”

    “廉微!我说了,如果她死了,我绝对会跟着她赴死!”阿尔法用从未有过的强硬瞪视着廉微,“我不奢求她留下来,只想她平安无事!只要她能活得开心快乐,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哥哥!你……”廉微正想继续劝阻阿尔法,被他恶狠狠打断,“廉微,你大可以试试!只要她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不会独活的!这辈子我就是为她而生的,不敢奢求她心里能够有我,只要能够远远看到她,我就心满意足了!”

    看着自己素来温顺的哥哥变得这般凶狠,廉微明显犹豫了下。

    她生怕阿尔法真的会做出那样的傻事,只好无奈的冲周围的渔民挥手,“先停下来,改日再让海神来裁决她!”

    周围的渔民唯廉微马首是瞻,见她发话,连忙弯腰用地上的沙子朝火上盖去。

    这其中,阿尔法最为拼命,他疯了似的捧起那些沙子往火焰上盖,生怕迟了半秒钟,荣宝儿就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很快,刚才还升腾蒸人的火焰很快被扑灭,被绑在木桩上的荣宝儿却毫无生气地垂着头,早已经没有了意识。

    看着浑身被熏得黑漆漆的荣宝儿,阿尔法吓得魂不附体,顾不上脚下那些还冒着热气的余烬,光着脚冲进到荣宝儿身旁,用手轻拍着她的脸,“醒醒,你快醒醒啊!”

    然而不管他怎么拍,荣宝儿始终无力地耷拉着头,并没有任何反应。

    “哥哥,别白费力气了,肯定是海神显灵,已经带走了她的灵魂。”廉微远远站在火堆外,看着急得几乎掉泪的哥哥,好心好意地规劝着。

    阿尔法猛地转身,冲着廉微戾气怒吼,“你闭嘴!她一定会没事的!肯定会没事的!”

    说着,阿尔法就帮被绑在木桩上的荣宝儿解开绳索。

    只是他刚打开那些绳索,荣宝儿就像面条似得,软绵绵瘫了下来。

    阿尔法连忙接住她,抱着她离开那堆蒸人的灰烬,“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不怕不怕,我带你离开这里。”

    周围的渔民从未见过阿尔法这样失态,定定看着他抱着荣宝儿远去,没有廉微的吩咐,他们突然不知道该不该出声阻拦。

    廉微气得跺脚,高声阻止着阿尔法,“哥哥,你想带这个女人去哪儿!?她已经被海神带走了灵魂!”

    然而阿尔法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他焦灼地抱着浑身炙热的荣宝儿,大步朝着海边冲去,一个劲低喃着,“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荣宝儿毫无生机地被阿尔法抱在怀里,两条手臂无力地低垂着,就像没有灵魂的布偶。

    阿尔法抱着她冲到海边,将她放了下来,小心翼翼捧起海水,帮荣宝儿洗净脸上的灰烬,然后再用冰冷的海水打湿她的额头,“你一定会没事的,只是被烟熏到了,没事的没事的。”

    豆大的泪水一颗颗从阿尔法眼角滚落,他浑然不知道自己正在痛哭,双手丝毫不敢停歇地捧着海水,想要帮浑身炙热的荣宝儿降温。

    阿尔法一直保持这样机械的动作,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如释重负地看到荣宝儿咳嗽出声。

    “咳咳,咳……”

    荣宝儿艰难地咳嗽了两声,意识却仍陷在昏沉里,连掀起眼皮的力气都没有。

    她刚才被那些烟雾给蒸得厉害,如果不是阿尔法挽救的及时,早已经成了一缕芳魂了。

    看着终于有了反应的荣宝儿,阿尔法瞬间喜极而泣,“太好了,你终于缓过来了。我就知道,你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阿尔法的声音荣宝儿听得清清楚楚,却没有力气回应他。

    她觉得此刻的自己浑身沉重地不停往深渊里下坠,连勾动手指都做不到。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你,才害得你刚才差点被献祭。”

    阿尔法见荣宝儿只是咳嗽了两声,却没有力气睁开眼睛,知道她被烟呛得很严重,不停地道歉,“这些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那么自私,应该早就放你离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