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2章 任玲逃出监狱(2)

    从那天开始,她不再是名叫任玲的时尚女郎,只是一名编号为“9638”的狱中囚犯,而且是刚进来供同牢房女犯取乐的新囚犯!

    牢房里的卫生统统由她打扫,却只能吃些别人不吃的残羹剩饭,更不要说任何人只要心情不爽,就可以上来给她两脚了!

    任玲几乎要被这样的监狱生活给逼得发疯,她有两次试图吞异物自杀,都被同牢房的女犯们用更暴力的手段给强行抠出了异物。

    饱受折磨的任玲这才明白,在监狱里,死并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该怎么活下去!

    她好几次都试图跟自己的爹地妈咪联系,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别的女方都有家人探视,唯独任玲没有任何亲属探视的机会。

    任玲在监狱里度日如年的过着,只不过短短十天而已,就令她从原本光鲜亮丽的白领,变成了草木皆兵的惊弓之鸟。

    就像今天这次的放风,任玲知道自己很可能会成为大家肆意撕打的对象,却没想到开始的方式是那么的粗暴。

    她们几乎是无理由的在虐待任玲,而任玲却丝毫没有还手之力。

    刚才几十个人压在任玲身上时,她清楚听到了自己的肋骨断裂的声音,甚至以为自己下一秒就会死去。

    不过任玲低估了这些在牢房里待久了的老囚犯们,她们只是想要折磨任玲取乐,每次都会把握好度,并不会真正要了她的命。

    任玲头下脚上的仍被拖行着,拖着她的那名女囚是牢房里的头儿,她拽着任玲的脚转了半圈,估摸着狱警快回来了,就嫌恶地甩下任玲的脚,拍拍手招呼其余女囚们继续站好。

    等狱警打满开水走回来时,看到女囚们仍保持着队形,正准备悠闲地坐回凳子上,这才发现正中央躺了个女囚。

    “你怎么回事?大家都在放风,你居然偷懒?”狱警打开栅栏门走进来,喊着任玲的狱号,“9638号,赶紧站起来,听到没有?!”

    然而任玲却没有任何回应,一丝殷红的血迹从她嘴角淌出来。

    这一次,为了能够顺利赴死,绝望的她选择了咬舌自尽!

    她再也不要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

    云昊天,我死后一定要化成厉鬼,折磨你不得安宁!

    任玲最后一丝意识仍戾气满满,接着就坠入了无边的黑暗中。

    而咬舌自尽的任玲不知道,自从她被送进监狱后,任家就被云昊天做空了所有的股权,不得不宣布破产。

    住在医院里的任建华得知了这个消息,无法接受自己几十年的心血转瞬就化为乌有,气得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于当晚去世。

    宋一曼悲伤万分地料理了任建华的后事,回到自己的家中却看到了警方的封条,顿时当场崩溃。

    她怒气冲冲地打电话给苏倩,“苏倩,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们云家这是非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么?”

    接到电话的苏倩有些不明白,“一曼?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听不明白?”

    “呵呵,不明白?云夫人,云太太,都是你生的好儿子!他亲手将我的女儿送进了监狱,击垮了我们任氏公司,我的丈夫因为心脏病发作去世!你们晚上真的不会做噩梦么?!”宋一曼歇斯底里地大吼着,脸上的表情狞狰扭曲。

    苏倩正跟着云尚环球旅行,确实不知道任家居然出了这种事。

    “一曼,你先不要慌,我打电话问问昊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然而不等苏倩把话给说完,宋一曼就刻薄地喝骂起来,“少在这里假惺惺的!苏倩,我算是看透了你们家的嘴脸,你们让我恶心!还有你那个儿子,坏事做绝,是会遭到报应的!”

    苏倩原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听到宋一曼这么侮辱自己的儿子,当即就来了火气,“宋一曼,我念在多年旧相识的份上,才对你诸多客套,你居然这样谩骂我的儿子!我相信昊天他不会乱来的,你还是从你们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

    说完,苏倩就冷漠地挂断了电话。

    她原本心情还好好的,怎么都没想到会接到这种电话,被气得心里像堵了块石头似得。

    云尚端了两杯果汁过来,看到自己老婆一副不开心的模样,将果汁递到苏倩手里,“怎么了?这是谁又给我美丽的太太气受了?”

    苏倩不开心的将刚才宋一曼打电话过来的事跟云尚讲了一遍,仍是有些生气,“宋一曼太过分了,居然这么说咱们的儿子!你说,我们是不是太好说话了?”

    云尚立即赞同地点头,“哼,你就别管这些琐事了,我们早已经将公司的事都交给了昊天,就应该相信他是有这个能力能管理好公司的。走,我带你去海里游一会儿去,放松下心情。”

    苏倩赞同地点头,丛沙滩椅上起身,跟着云尚朝着海水走去。

    她们既然早就把公司交给了昊天,就不会怀疑他的能力,更不会质疑他处事的方式。

    剩下的人生,她只想跟心爱的人走走停停,度过悠闲的,不被任何人打扰的时光。

    不过很显然,被挂断电话的宋一曼并没有苏倩这种心态。

    她唯一的女儿被云昊天送进了监狱,丈夫因为承受不住打击刚刚过世,这样的现状,让宋一曼如何能够有平静如水的心境?

    宋一曼盯着被苏倩挂断的电话,气恼地握紧拳头,低声诅咒着,“苏倩,你们云家的所有人,都该死!都该为我们任家今日的落魄付出代价!”

    丈夫死了,女儿入狱,如今的她还没有足够的力量跟云家抗衡!

    宋一曼将所有的咒怨咽下,转身离开了自家刚被查封的别墅。

    好在她名下还有几套房产,不差这一套!

    就在宋一曼刚走出自家豪宅没多远,就被早就等在路边的人给拦了下来。

    那人穿着普通,挡在宋一曼跟前,低声问道,“你是宋一曼么?”

    看着这张陌生的面孔,宋一曼顿时紧张起来,还以为他是云昊天派来灭口的杀手,连忙否认,“我不是,你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