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3章 任玲逃出监狱(3)

    “这样啊,看来任玲是没救了,就在监狱里等死吧!”说着,那人就转身准备离开。

    听到任玲的名字,宋一曼顿时紧张起来,“等一下!你刚才说任玲?”

    “是的,我是负责看管她的教助,是受了她的央求来帮她寻找家人的。”

    那人刚说完,宋一曼就激动地询问起来,“我女儿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不是说自己不是宋一曼么?”来人有些不屑地看向宋一曼,早已经看穿了她之前的谎言。

    宋一曼顿时尴尬地红了脸,不过她眼下顾不上被嘲讽,从坤包里掏出一沓纸币,塞进那人手里,“麻烦你告诉我我女儿的近况,这些都是小意思。”

    那人立即将钱塞进口袋,这才不紧不慢道,“你也知道,监狱里嘛,难免会有些争斗。她又没有那些争狠斗勇的女犯们厉害,落了下风,肋骨断了两根,然后咬舌自尽……”

    “什么?!”宋一曼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她断了两根肋骨?还咬舌自尽?那我的女儿呢?她有没有事?!”

    宋一曼整颗心都提了起来,她刚送走了自己的丈夫,无法接受自己女儿突然的死讯。

    “已经抢救过来了,暂时生命没什么大碍。”那名助教不以为然道,“这都是很正常的,其实之前她也吞异物自尽过两次,都被救了回来。只是这一次比较严重,然后她托我带这个给你,说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说着,那名助教就从口袋里摸出片布料,递给了宋一曼。

    宋一曼颤着手接过,打开看了下,眼泪瞬间哗哗而下。

    只见这件明显是从衣服上撕下来的布料上,用血写了四个大字——“妈咪救我!”

    这四个字就像刀子似得戳进了宋一曼的心窝,令她整个人颤抖起来。

    她锦衣玉食养大的女儿,居然在监狱里自尽了三次,如今又央求人带血书向她求救!

    眼前的几个血字凌迟着宋一曼的心,令她痛得鲜血淋漓。

    她连忙将那张布料卷起来,摘下自己的钻石耳环和项链,一股脑全塞进那人的手里,“谢谢你帮我女儿传信,这些是你应得的。”

    说着,宋一曼又打开坤包,掏出里面所有的钱,“噗通”跪在地上,“我知道你是个大好人,请你可怜可怜我们孤儿寡母的,放我女儿一条生路吧!我会把我所有的财产和首饰都送给你!求求你,可怜可怜我们吧!”

    来人接过宋一曼递来的钱财,沉吟了下,“我还需要上下打点,等疏通好关系,我会通知你为女儿收尸的。这是我的联系电话,你可以直接打我电话。”

    说完,他就留了张名片给宋一曼,然后拿着那些巨额财产扬长而去。

    宋一曼攥着那张名片,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视线。

    现在钱财对她来说一文不值,她就算倾家荡产,也绝不能让自己唯一的女儿死在监狱里!

    三天后,变卖了财产的宋一曼守在监狱的后门旁,等着狱警将自己的女儿当成尸体给送出来。

    烈日灼灼,她等得满头满脸都是汗,却不敢轻易走开,唯恐错过了时机。

    没一会儿,监狱的后门被打开,一张破烂的草席卷着被注射了针剂的任玲,由拖车推了出来。

    宋一曼不敢迟疑,立即扛着草席放入自己的车内,飞快离开了监狱。

    就这样,原本因为咬舌自尽重伤的任玲被监狱单方面宣布了死讯,实则早已经被宋一曼带着逃出了E国。

    宋一曼早已经成了惊弓之鸟,生怕云昊天会再派人追踪她们母女,根本不敢待在大城市里,只能带着任玲住在了人烟稀少的乡下。

    等任玲恢复意识后,她已经到了N国的一处偏僻的乡下。

    伤痕累累的她醒来后,看到自己妈咪熟悉的面孔,恍若隔世般抱着她痛哭起来,“妈咪…真的是你…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一曼也哭成了泪人,轻拍着任玲的肩头安抚着,“没关系的,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别哭了,再也不会有人来伤害你了。”

    “不!”任玲指着满身伤痕的自己,歇斯底里道,“妈咪,你知道那些人有多残忍么?你知道这些天我都过着什么日子么?生不如死啊!在监狱里我就发过誓,只要我一天不死,以后就要千百倍的从云昊天身上讨回来,我要让他付出比这更惨痛的代价,我发誓!”

    任玲高亢尖利的声音穿透云霄,里面充斥着愤懑和怨毒。

    只是宋一曼却哀伤地摇摇头,“忘了吧玲儿,把这些都忘了吧!你爹地已经不在了,我们要拿什么跟他们斗呢?”

    任玲惊愕地瞪大眼睛,这才发现房间里只有自己和妈咪,并没有爹地熟悉的身影。

    “妈咪,爹地他……”

    “自从你进监狱的第二天,我们的公司就被宣布破产查封了,你爹地也被气得心脏病发作,当晚就走了。”

    宋一曼一瞬间仿佛老了很多,“我现在什么都不想了,玲儿,妈咪只想守着你,看你平平安安的就好。”

    “不!妈咪,不是这样的!”任玲早已经因为心里的怨恨疯狂不已,“我们不应该这么消沉,而是应该找云昊天血债血偿!妈咪,难道你想一直这么一蹶不振下去?让爹地白死么?!我任玲发誓,一定会让云昊天付出代价的!”

    宋一曼被任玲说动了心,没什么底气地喃喃低语,“可以吗?我们真的还有能力跟他们抗衡么?”

    “妈咪!”任玲抓住宋一曼的手,“不要长别人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只要咱们还没死,就能找云昊天报仇!我发誓,一定要让云昊天血债血偿!”

    看着信心满满的任玲,宋一曼似乎也受到了鼓舞,眼神变得坚定起来,“好!就让他们血债血偿!”

    ——————

    日头从海平面跃起,破晓的晨曦自石头缝里射进来。

    荣宝儿无力地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又回到了之前的石屋。

    她怎么又回到了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