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15章 乘破旧的小船逃离海岛…
    第1415章 乘破旧的小船逃离海岛…

    是的,被吓到的她居然像懦弱的逃兵似得,飞也似得逃离了廉微的身旁,朝着远处奔去。

    身后,传来廉微歇斯底里地嘶吼声,“你这个恶魔!别让我抓到你!否则我一定让他们活剐了你!你赔我的眼睛!该死的恶魔,别想跑!”

    那些低咒声如影随形地从荣宝儿身后袭来,令她没命地往前跑,半刻都不敢停留。

    吓得浑身发抖的荣宝儿知道,如果自己被抓到,绝对是必死无疑的下场!

    她还不能死,至少在见到曦儿前,她必须完好无缺地活着!

    哪怕现在的她是那么的无耻,居然丢下了受伤的廉微……

    荣宝儿漫无目的地往前跑着,边跑边哭,内心的负疚感几乎将她整个人给压崩溃!

    “对不起,廉微,都是我不好!可是我不敢留下来!因为我还不想死,在见到我的女儿前,我必须要努力活着!我不能死……”

    荣宝儿一边跑一边痛哭流涕,如果不是要回到曦儿身旁的强烈的心愿支撑着,她可能早已经双膝瘫软在地了。

    不能倒下来!至少不是现在!

    荣宝儿玩命地往前跑着,直到再也没有力气迈出脚步,一个踉跄摔倒在沙滩上。

    无力的她瘫软在沙滩上,狼狈地大声哭泣着,“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呼呼的海风卷走了她的道歉声,却带不走荣宝儿心中的歉疚!

    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再如何道歉,在这个荒僻的小岛上,也换不回廉微的眼睛了!

    “对不起廉微!”

    荣宝儿从地上坐起来,狠狠给了自己两个耳光,两边的脸上立即浮现出清晰的手指印。

    “廉微,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怪我……”

    如果没有廉微兄妹,哪有她荣宝儿的今天。

    她就这样伤害了救她的兄妹,但是她不是故意的。

    荣宝儿仍在疯狂地抽着自己耳光,却被一双大手握住了手腕,“别打了,走吧,我送你离开这儿。”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荣宝儿不敢置信地抬起头,眼前赫然是阿尔法那张憨厚的面庞。

    “阿尔法……我……”

    荣宝儿歉疚地低下头,不敢跟阿尔法清澈的眼神对视。

    在阿尔法面前,她觉得自己的灵魂是那么的卑微,此刻的自己是那样的无耻!

    “别说了,我已经都知道了。”阿尔法叹了口气,“走吧,我送你坐船离开。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连我也帮不了你了。”

    说着,阿尔法就将荣宝儿从沙滩上拉了起来,“我们岛上以前有艘出海的船,但是已经很多年没用了。我带你去坐上,但是它能不能带你顺利回家,我就真的不知道了。”

    “阿尔法,我伤了廉微的眼睛,你为什么还要帮我?”荣宝儿轻声问了句,毕竟自己刚才落荒而逃的样子真的太丑陋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这些都是神明早就安排好的吧!”阿尔法说着看向无边无际的大海,“我也不能保证那艘旧船能带着你逃生。如果你不幸被大海吞没了,也只能说明是海神不肯放你自由。不过即便如此,也比被他们烧死要好,至少留个全尸。”

    刚才荣宝儿跟廉微争执的一幕,阿尔法是全部都看到了的。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送荣宝儿离开,可是却管不住自己的心。

    那就把她的命运交给海神来审判吧!

    海神是无比公正的,他会做出最合适的裁决。

    阿尔法带着荣宝儿找到了很多年前用来出海的渔船,那艘船有些破旧,看上去一个大浪就能把它给吞没似得。

    他将那艘旧船推入海水中,这才看向荣宝儿,“你敢坐上去么?我并不能保证它能带着你回家。”

    荣宝儿却毫不迟疑地跳上了那艘旧船,“好,阿尔法,就依照你刚才说的。让你们信奉的海神来决定我的命运吧!如果我侥幸活下来,一定会回来报答你们兄妹对我的恩情!如果我被大海吞噬,那也是我罪有应得!”

    看着决然的荣宝儿,阿尔法欣慰地点点头。

    他就知道,自己并没有看错人!她只是太想要回去看自己的孩子,并不是想要伤害廉微。

    “那好,一路顺风,愿海神保佑你。”阿尔法说完,将那艘破旧的渔船往海水深处推去,目送海浪将渔船卷走。

    荣宝儿冲着阿尔法挥手,“阿尔法,再见,你要保重!”

    阿尔法看着旧渔船越来越远,脸色越来越难看,他加速跑起来,冲进海水中来到渔船旁,翻身跳了上去。

    对于阿尔法突然的到来,荣宝儿很是惊愕,“阿尔法,你怎么上来了?”

    阿尔法坐在还算宽敞的渔船内,眼神变得格外淡然,“我刚才已经想清楚了,如果海神不肯宽恕你的罪过,那就让他连我也一起带走吧!我做不到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你被卷入海底,至少……至少让我多陪你一会儿……”

    看着这样情深义重的阿尔法,荣宝儿的眼睛潮湿起来,哽咽摇头,“阿尔法,你没必要这样做的,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太冒险了,真的。”

    “没关系,不见得海神就会发怒。也许,他会平安送你返航呢。”阿尔法不再出声,眼神远眺着浩瀚的海面,早已经将生死看淡。

    见阿尔法已经打定了主意,荣宝儿知道自己再多说也没用,不再赶阿尔法离开。

    破旧的渔船载着阿尔法和荣宝儿两人,离开了这座荒凉的海岛,朝着海中央飘去。

    海水载着这艘破旧的小船缓缓前行,荣宝儿坐在船头的位置,觉得头有点晕。

    她伸手摸了下额头,疼得倒抽一口冷气,这才想起自己的额头被那个银质的法器给砸伤了。

    荣宝儿放下带着血迹的手掌,伸入海水中洗去那些血渍,歉疚地看向阿尔法,“阿尔法,对不起,我又连累你了。”

    阿尔法没有出声,只是缓缓摇了下头。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甚至到现在还没从纠结的思绪中缓过来,就那么稀里糊涂跳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