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7章 他终于找到了她…

    荣宝儿有些不解地看向阿尔法,“为什么?”

    “你终于能回家,这些就足够了。”阿尔法笑得有些勉强,“只要你安然无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现在我要回去照顾廉微,她是我的妹妹,又瞎了眼睛,我不能把她独自丢在海岛上。”

    说完,阿尔法就跳上那艘破船,恋恋不舍地跟荣宝儿挥别,“珍重。”

    荣宝儿眼里蓄满泪花,她大声叫了几声,“阿尔法,不要回去了!”

    但是阿尔法看着她脏兮兮的小脸,微微笑了。

    “走吧,我属于那座岛屿,是要回去的。”

    阿尔法走了,那个破旧的船越走越远,

    荣宝儿只好真诚向阿尔法道歉,“阿尔法,谢谢你,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伤害廉微的。我……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那样!”

    阿尔法点点头,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深深看着荣宝儿,就头也不回地转过身,朝着大海深处划去……

    刚才那一眼,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将荣宝儿的模样深深刻在了心中。

    这辈子,他都会牢牢记住这个女人的模样。只要她能过得幸福,一切都是值得的!

    阿尔法不敢再回头,一滴泪珠自他眼角悄然滚落。

    他是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哪怕心痛得千疮百孔,也绝不会当着别人的面掉一滴泪!

    尤其那个女人,还是自己这辈子最喜欢的女人!

    此后余生,只要她能开心,能快乐,对他来说就是最幸福的事!

    荣宝儿站在岸边,目送阿尔法的身形渐渐远去,视线早已经被泪水模糊。

    她知道自己亏欠了阿尔法,可是却无法回报,这种无能为力的沉痛感,像大山似得压在她心上,沉甸甸透不过气。

    如果不是寻找曦儿的强烈心愿,荣宝儿甚至觉得自己会被这种负疚感给压得窒息。

    阿尔法,对不起,等我回到曦儿身边,一定回来感谢你们兄妹俩的!

    我也不是故意想要弄瞎廉微的眼睛,等以后一定会给她医治的!

    阿尔法的身影渐渐变成了小黑点,再也看不到了。

    荣宝儿这才转过身,朝着港口走去。

    她之前在海里漂流了一天,身体的体能早已经撑到了极限,这会儿走起路来摇摇欲坠,似乎下一秒就会昏倒似得。

    不行!

    在没有找到曦儿之前,她不能这么没用!

    荣宝儿狠狠咬了下自己的手背,努力是快要昏厥的自己保持清醒,这才摇摇晃晃走向了港口。

    不大的港口仍然人声鼎沸着,谁也不知道,这个面色苍白的瘦弱女孩,之前都经历了什么。

    等荣宝儿走上港口,再也没有力气往前迈步。

    之前的那条金枪鱼挽救了她濒临死亡的生命,只是那些吃下的那些能量,早已经被漫长的跋涉给耗光殆尽。

    荣宝儿身形憔悴地蹲在路边,靠在一棵树旁,无力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从她面前经过了很多神色匆匆的旅人,却没有谁愿意搭理看上去像乞丐一样狼狈的荣宝儿。

    她歇了好一会儿,这才拖着极度疲倦的身子,拦住了一名拎着行李箱路过的大叔,“你好,请问我能借下你手机,打个电话吗?”

    正往前赶路的大叔愣了下,本想毫不犹豫地拒绝,却被荣宝儿晶亮的眸子给打动。

    眼前的女孩虽然落魄了些,不过那双眼睛却无比的清澈,应该不是骗子。

    大叔犹豫了下,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荣宝儿,“好吧。”

    “谢谢,谢谢您。”荣宝儿再三道谢后,这才颤巍巍拨了串号码出去。

    她眼前眩晕的厉害,死死咬住自己的下唇,生怕自己还没拨通电话,就突然昏了过去。

    好在电话响了两声,很快传来道冷清的声音,“哪位?”

    “我……是我……云……”荣宝儿的话还没说完,就双腿一软摔在了地上。

    一旁站着的大叔吓了一跳,“喂!姑娘,你怎么啦?!”

    “没事……我没事,”荣宝儿虚弱地摇头,紧紧握着手机没敢松手,“曦儿……曦儿她……”

    没等荣宝儿继续问下去,电话那头就传来云昊天惊雷般的怒吼声,“荣宝儿!曦儿她好得很!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

    “我在……”荣宝儿茫然看了下周围,压根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她虚弱的声音缓缓响起,“在一棵树……树旁…”

    这样的回答等于没说,电话那头的云昊天几乎快要被逼疯。

    他用另一只电话拨通阿成的号,“赶紧给我锁定跟我通话的电话位置!立刻!马上!”

    阿成被云昊天怒吼的命令吓了一跳,早就睡下的他赶紧跳下来,去锁定正跟云昊天通话的号码。

    云昊天吩咐完阿成,着急忙慌的冲着电话怒吼,“蠢女人,你给我坚持住,我马上就过来了!你要乖一点!”

    此刻的云昊天心急如焚,他已经从电话中听出了荣宝儿状况很不好。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虚弱,似乎随时都会永远消失似得。

    “听到没有?给我坚持住啊!我马上就过来接你!”云昊天用力嘶吼着,声音惊醒了在睡梦中的曦儿。

    荣宝儿打来电话的时候,云昊天刚回来不久,正在曦儿房间里帮她盖被子。

    曦儿迷迷糊糊醒来,看到云昊天失态的冲着电话大吼,揉了下眼睛,细声问道,“爹地?你在跟谁打电话?”

    云昊天连忙将电话递给曦儿,“是妈咪啊!宝贝,快跟她说话,告诉她不要睡,一定要撑到我们过去!”

    曦儿不敢置信地接过电话,一下子哭了,“妈咪,你是曦儿的妈咪么?曦儿好想好想你啊妈咪!你快回来啊妈咪!”

    荣宝儿倒在树旁,心神一阵阵往下沉,眼前发黑一片。

    她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掉入了无边的深渊,身体正不受控制地往下坠去。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时,曦儿稚嫩的声音就像穿破那层黑暗的亮光,带给她无限的光明。

    “曦儿……妈咪的曦儿……”

    眼泪从荣宝儿眼眶内哗哗淌下来,她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无力的喃喃低语着,已经分不清现实和虚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