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8章 宝儿,你醒醒…

    “是的,妈咪,我是曦儿啊!你现在在哪儿妈咪?曦儿好想好想你!曦儿马上就跟爹地一起来接你,你不要睡啊!”

    曦儿哭得泣不成声,生怕自己是在做梦,光脚跳到地上,握着手机往门外冲去,“我要去接妈咪回来,妈咪,你等着曦儿啊!”

    云昊天再次打给阿成,“锁定位置没有?”

    阿成盯着卫星信号,“已经锁定,就在隔壁不远的郾城。”

    “很好,我现在就赶过去!”云昊天切断电话,抱起曦儿跳入车内,“走,爹地带你去接妈咪回家!”

    “嗯!”曦儿重重点了下头,“我们去接妈咪回来!”

    车子猛地蹿出去,宛如一支离弦的箭,很快消失在无边的黑夜中。

    郾城码头,那名好心借电话给荣宝儿的大叔暗暗叫苦不已。

    他没想到自己只是借个电话,怎么那名女孩突然就倒在地上,虚弱到好像随时都要断气似得呢?

    “姑娘,你没事吧?”大叔轻声问着荣宝儿,想要把手机拿回来,“如果没事的话,可不可以把手机还给我?我还要赶路呢!”

    荣宝儿靠在大树前,虚弱到没有半点力气,用仅剩的一点劲儿紧紧攥着手机。

    她想告诉大叔让他再多等一会儿,因为这部手机就是她回家的希望,她的曦儿马上就要来接她回去了!

    可是就连这样的力气,荣宝儿都没有!

    她的体力虚耗过度,这会儿连动手指的力道都没有,仅凭着最后的那点意志,死死握着那部手机。

    “姑娘?姑娘?”

    大叔见荣宝儿并没有回应自己,仍是一动不动地靠在树上,心惊胆战地伸出手,想要拿回自己的手机,“该不会出啥事了吧,我还是先走为妙。”

    只是没等大叔摸到自己的手机,听筒内就传来云昊天着急的声音,“请你不要拿走这部手机,我正在赶过来,会赔偿给你一百部手机的,拜托了!”

    大叔僵在原地,没想到电话里的人会这么厉害,居然能够锁定自己电话的位置。

    他想了想,还是好心催了一句,“那你可要快一点,我看着这姑娘的情况,真的不太好!”

    “是的,我正在飞速赶来,请你暂时帮忙照看一下,我会重重感谢你的!”云昊天说着,就将车子提到最高速。

    跑车无声蹿出去,就像低空飞行的小型飞机。

    云昊天面色凝重地注视着前方,没忘了坐在儿童座椅上的曦儿,“速度有点快,曦儿不要怕。”

    “曦儿不怕,曦儿也想早一点见到妈咪!”曦儿的脸上没有任何惧色,眼里充满了期待。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妈咪了,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妈咪的身旁!

    距离郾城的路程足足有一小时,云昊天硬是提速到三十分钟,就到了郾城港口。

    他按照阿成提供的路线,很快就找到了靠在港口树下的荣宝儿。

    不等车子停稳,云昊天就从车内跳了出来。

    他看到虚弱地靠在树旁的荣宝儿,大步冲了过去,“宝儿!”

    眼前的荣宝儿如风中凋谢的花朵,她憔悴不堪,宛如一名行乞的小乞丐。

    她整个人瘦的几乎脱了形,惨白的小脸上毫无血色,下巴尖的宛如纺锤。

    云昊天三两步就来到荣宝儿跟前,一把将她给抱了起来,心痛得快要死去。

    这个蠢女人到底经历了什么?轻的几乎令人感受不到重量!

    不过现在最值得庆幸的是,她还实实在在的活着!

    云昊天心中五味陈杂,低头拥紧荣宝儿,恨不得把她揉进自己体—内,“谢天谢地,你还活着。”

    低头的这一刹那,云昊天才发现,荣宝儿的额头上,居然有没有干涸的血迹。

    “你受伤了?”云昊天担忧地用手拍着荣宝儿的脸,想要唤醒她,“告诉我你只是受了轻伤,并没有什么事!快告诉我啊!”

    荣宝儿觉得自己就像在白云间漂浮似得,浑浑噩噩的,突然就被人给用力推醒了过来。

    她虚弱地睁开眼睛,看到了云昊天那张熟悉的脸庞。

    他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和疼惜,正连声询问着自己的状况。

    荣宝儿微微勾起唇角,自己凭着毅力支撑着,到底是将他给等来了。

    刚才她借电话时,想到能打电话求援的第一个人,就是云昊天。

    她已经无形的把他放在第一位,那个可以让她无意识拨打他电话的主人。

    如今他终于来了,而且是那样怜惜地抱着她,并没有嫌弃她满身的狼狈和脏污,这种感觉真好。

    “说话啊!告诉我你还认得我!告诉我你还好好的!”云昊天担心地不行,生怕那处伤口会对荣宝儿的记忆造成伤害。

    荣宝儿慢慢闭上眼,“我知道……你是云昊天,别吵……让我睡一会儿……好累……”

    说完,荣宝儿就不再强撑,陷入了昏沉的无边黑暗中。

    这一个多月来,她几次和死神擦肩而过,体制和意志都已经完全透支,早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如今终于见到了云昊天,而且刚才也听到了曦儿的声音,她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好好睡一觉了……

    “妈咪!妈咪!”

    曦儿推开车门下来,小跑着冲到荣宝儿身边,垫着脚呼唤着她。

    云昊天连忙将荣宝儿放低了些,“乖,你妈咪太累了,已经睡着了,没事的。爹地这就带你们回家。”

    曦儿仔细端详着很久没见的妈咪,忍不住扑上去,“妈咪,曦儿好想你,呜呜呜……你怎么变成这样了?痛不痛啊?妈咪…”

    这一个多月来,小小年纪的她承受着不该承受的思念,每天都在画着荣宝儿的画像。这会儿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妈咪,曦儿终于大声哭了出来。

    云昊天紧紧抱着荣宝儿,轻声安抚着曦儿,“曦儿乖,不哭了。我们必须赶紧回去,让你明朗叔叔给妈咪检查下—身体。你看妈咪额头上有伤口,必须赶紧处理才行呢!”

    听到云昊天这么说,曦儿才止住了哭泣,抹着眼泪跟在云昊天身后,朝着车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