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0章 她昏睡不醒!

    走之前,头都没回的他没忘了撂下句话威胁明朗,“我说过的,如果她醒不过来,我会放火烧了这家医院,说到做到。”

    明朗刚做完一个多小时的抢救,累得浑身无力,也没心情跟云昊天斗嘴,叮嘱值班医生照顾好荣宝儿后,就躺在医生办公室休息去了。

    刚才里面的情况比他告诉云昊天的还要危险,如果不是因为送来的及时,就算他的医术再高明,也救不回命悬一线的荣宝儿的。

    疲累过度的明朗很快躺在折叠床上睡了过去,而守在病房内的云昊天则一夜无眠。

    他就那样坐在荣宝儿身旁,看着她消瘦的脸庞,心痛得无以复加。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疏忽,她也不会遭受这样的劫难……

    云昊天摸出手机打给阿成,语气轻缓问道,“曦儿送回去了吧?”

    “已经送回去了,翠嫂正在照顾着。”阿成毕恭毕敬道,“总裁,还有什么吩咐?”

    云昊天眼神冷厉下来,里面蓄满了山雨欲来的风暴,“给你三天时间,去查出她这些日子到底都遭遇了什么。如果连这个你都查不出来,就再也不用出现在我面前了!”

    阿成顿时一激灵,“是,属下这就去办!”

    云昊天冷漠地挂断电话,等他查清楚这些天她遭遇了什么,一定会让所有曾经伤害过她的人百倍奉还!

    窗外的夜色静怡深沉,云昊天脸上却毫无倦色,始终在注视着昏睡着的荣宝儿。

    他终于知道这个蠢女人在他心里分量有多重了。

    他这一个月活的生不如死,而现在哪怕看见奄奄一息的她,他的内心也是狂喜的。

    这个女人就像刻在了他的生命里了,他深深看着荣宝儿,痛惜的摸着她消瘦的脸。

    直到天边微微有些亮光,云昊天才支撑不住地趴在荣宝儿床边睡了过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找到了荣宝儿的缘故,云昊天这一睡,竟足足睡了三个时辰。

    他伸了个懒腰从板凳上坐起,发现荣宝儿仍闭目沉睡着。

    云昊天看了眼外面早已经跃起的太阳,担心地皱起了眉头。

    都已经快中午了,她怎么还没醒?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道软糯的声响,“爹地,妈咪呢?”

    云昊天转过身,就看到曦儿正从病房外走来,身后跟着拎着饭盒的翠嫂。

    “曦儿,你怎么来了?”云昊天连忙将曦儿抱了起来,让她看仍在睡着的荣宝儿,“你妈咪还在贪睡哦,都没有我们曦儿勤快呢。”

    身后的翠嫂将饭盒放在桌上,这才恭敬道,“少爷,荣小姐终于回来了,小小姐吵着要来医院,还让我帮你带了些早餐,我先放在桌上。”

    “嗯,你辛苦了,先回去吧,等下我会送曦儿回去的。”云昊天让翠嫂回去,抱着曦儿坐回到病房的靠背椅上,宠溺地看向曦儿,“还是曦儿最疼爹地了,还知道帮爹地带早餐,谢谢曦儿宝贝。”

    曦儿脸上终于有了笑容,“不用谢,爹地,妈咪她什么时候才会醒啊?”

    这个问题云昊天也想知道,不过他不敢在曦儿面前表露出来,而是故作轻松道,“很快,等你妈咪睡够了,就会起来跟曦儿玩了。”

    “那好,我陪着爹地一起等下去,等妈咪醒来。”曦儿开心地窝在云昊天怀里,期待着下一秒自己的妈咪就会醒过来抱抱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云昊天抱着曦儿静静等待着,每一秒都是煎熬。

    如果不是曦儿在这儿,他早就冲出去将明朗揪回来,质问他为什么荣宝儿还没有醒来了!

    快中午的时候,曦儿窝在云昊天的怀里睡了过去。

    云昊天将她抱在旁边的家属床上躺下,细心帮她盖好小被子,这才快步走向明朗的值班室。

    “咚咚,咚咚咚!”

    明朗睡得正香,听到门外响起擂鼓般的敲门声,顾不上穿鞋就跳了下来,一把拉开门,“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患者病情……”

    等明朗看清站在门外的是云昊天,他这才找回自己的记忆,揉着眼睛道,“是你啊!昊天,我昨晚熬了一宿,差不多天亮才躺下,就不能让我再睡一会儿么?”

    云昊天阴沉着脸,伸手拽住明朗身上的白大褂,“我问你,宝儿她怎么还没醒?!”

    “啊?”明朗不得不先夺出自己的白大褂,这才转回身穿上鞋子,“走,我过去看看。”

    两人一前一后走回到病房,明朗仔细帮荣宝儿检查后,正准备跟云昊天耐心说下目前的情况,垂眸看到睡在床上的曦儿,及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咱们去外面说,不要吵到曦儿。”明朗说着,就率先走出了病房。

    云昊天立即跟了出去,刚走出病房门就低声质问明朗,“说吧!为什么她到现在还没醒来?!”

    明朗无奈叹了口气,“昊天,昨天手术前我就说过的。Boa她体力虚耗过度,就算做过手术,也需要至少两三天的观察期,没有那么快醒来的。”

    “我不管,你既然是神医,就应该让她赶紧醒过来,都已经一整夜了!”云昊天拳头攥得咯吱作响,似乎只要明朗敢不答应,他就会一拳挥过去似得。

    明朗再次无奈摇头,“昊天,你能不能理智点?即便我是医生,痊愈也需要时间!你这样对她的病情不起任何作用!”

    云昊天又气又恼,虽然明知道明朗说的是实情,心里却无法接受这样的境况。

    他正准备再催促明朗赶紧给荣宝儿医治好,口袋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正火大的云昊天掏出电话,看到上面是串陌生的号码,气冲冲接通,“说话!”

    听筒内传来道熟悉的声音,“云昊天,我从出国后就怎么都找不到宝儿!你到底把她藏到了哪儿!?”

    云昊天只觉得声音无比熟悉,却没听出来说话的是谁,不爽地皱眉,“你是哪根葱?以为自己是在跟谁说话?”

    “云昊天,你这个蛮不讲理的家伙!我是叶烁,你赶紧把宝儿给交出来,否则我就去报警,说你非法禁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