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5章 阿尔法变成小偷…

    而他呢,就像云昊天说的,只是个外人……

    “叶烁叔叔,你在想什么呢?”

    曦儿窝在叶烁的怀里,察觉到他情绪有些低落,软软的小手拽了下叶烁的衬衣。

    没等叶烁答话,云昊天就伸手将曦儿从叶烁怀里抱了出来。

    他再也看不下去了,曦儿是他的女儿,总是窝在叶烁那小子怀里算怎么回事嘛!

    “曦儿乖,你叶烁叔叔还有工作要忙,该回去了。”云昊天看着是在跟曦儿说话,眼睛却瞄着叶烁,里面布满了浓浓的威胁意味。

    叶烁的情绪有些沮丧,并不想跟云昊天多争论。

    他知道今天云昊天在这儿,他是进不去病房了,索性向曦儿告别,“叔叔先回去,明天再来看曦儿和妈咪,好不好?”

    曦儿乖巧地点点头,“好,叶烁叔叔说话要算话哦。曦儿等你明天一起看妈咪,再见。”

    “再见。”叶烁挥手转身,还没走两步,后面传来云昊天不悦的声音,“她们母女我会照顾好,你以后都可以不用来了。”

    对于云昊天霸道的话,叶烁并没有理会,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下,径直走出来医院。

    云昊天气恼地瞪视着叶烁离去的身影,低声吩咐着自己的手下,“给我记住喽,不管他什么时候来,都不准让他进病房!”

    “是。”守在病房门口的保镖连忙点头。

    曦儿被云昊天抱在怀里,十分的不开心,“爹地,你是不是不喜欢叶烁叔叔?”

    听到曦儿的问话,云昊天原本想直接点头,在看到曦儿不高兴的小表情时,及时改口道,“哪有,没有的事。”

    曦儿小脸气得鼓鼓的,“就是有!你不喜欢叶烁叔叔,也不想让他来看妈咪!爹地坏,曦儿再也不喜欢爹地了。”

    听着曦儿的童言稚语,云昊天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抱着的分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啊,怎么能偏向叶烁那个外人呢!

    云昊天有些吃味地看着曦儿,“难道爹地不比那个叶烁好么?曦儿不喜欢爹地了?”

    曦儿是个小人精,看出了云昊天脸上的不高兴,冲他露出抹灿烂的笑,“喜欢,曦儿当然喜欢爹地。”

    “是啊,喜欢爹地,然后更喜欢叶烁是吧?”云昊天满脸的不爽。

    曦儿连忙摇头,“不是的爹地,叶烁叔叔以前对曦儿很好很好的。妈咪说,要永远记得叶烁叔叔对我们的好,不可以对他没有礼貌。”

    说着,曦儿摆出副委屈巴巴的神情,小声央求着云昊天,“爹地,你可不可以不要不喜欢叶烁叔叔。曦儿喜欢爹地,也喜欢叶烁叔叔,想让你们成为最好的好朋友。”

    听了曦儿的话,云昊天差点失笑出声。

    呵呵,想让他跟那小子成为好朋友?

    下辈子吧!

    “我知道,爹地不喜欢叶烁叔叔。可是爹地,你可不可以为了曦儿,不要再为难叶烁叔叔了?”

    曦儿用手圈着云昊天的脖子,小声继续央求着,“好不好爹地?下次叶烁叔叔来,你不要拦着他看妈咪,好不好?”

    奶声奶气的童音听得云昊天心都要化了,但是在原则的问题上,他是绝对不会让步的!

    想要亲近宝儿,也得看他同不同意!

    哼!

    云昊天冷哼了声,抱着曦儿朝明朗办公室走去,边走边转移话题,“我们去找你明朗叔叔,问问他你妈咪到底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曦儿毕竟年纪小,刚才还试图缓和叶烁跟云昊天的关系,这会儿听到要去询问妈咪的病情,顿时紧张起来,“好,我们快去问!”

    云昊天微微勾起唇角,满意地抱着曦儿朝明朗那儿走去。

    医院外的林荫道上,叶烁正低着头往前走。

    他的神情十分低落,只要一想到荣宝儿正人事不省地躺在医院,而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一股无力感就紧紧扼住了他的喉咙。

    叶烁微微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如今跟荣宝儿之间,已经渐行渐远。

    可是心底却怎么都不舍得,不舍得放弃这份明知道不会有任何结果的爱恋……

    “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就在这时,前方不远处传来熙攘的人声。

    叶烁心情正不好,转身想避开这些喧闹的人群,哪知道从人群中蹿出一个人,朝着他这里不要命地冲过来。

    “咚!”

    两人撞在一起,叶烁狠狠摔在地上,觉得眼前头晕眼花。

    他甩了下晕乎乎的脑袋从地上爬起来,这才看清撞自己的那人,也四脚朝天摔在了地上。

    那人穿着破旧的粗麻布衣,身形高大壮硕,憨厚的脸色黝黑泛红,像极了常年在海边捕鱼的渔夫。

    “你这个小偷,看你往哪儿跑!”

    后面哗啦啦跑来两名穿着蛋糕店制服的员工,其中一名一把拽着那名渔夫模样的人,气呼呼怒骂道,“这可是大白天,你居然就敢抢东西?!快跟我去警察局!”

    渔夫模样的人虽然身形高大,却拱手连声求饶,“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我妹妹太饿了,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这个乡巴佬,饿了就跑过来偷啊!你怎么没胆子去抢银行啊!”店员不依不饶,指着那名渔夫模样的壮汉继续叫骂,“我不管,你把偷我们店里的面包拿出来!然后跟我一块去警局!”

    另一名店员也没闲着,从那名神似渔夫的男人身上摸出两块面包,“哼!小偷!不要脸!”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啊!我……我们真的是饿坏了,我可以给你们干活,对,我力气很大的!你们让我做什么我都去做,求求你把那块吃的给我,好不好?”

    渔夫模样的男人小声央求着,憨厚的脸上慢慢都是恳求。

    那两名店员却不依不饶,“呸!力气很大,吓唬谁呢!信不信我们现在就打电话报警?”

    “就是,偷东西就应该剁手!居然还想要面包回去,这么大个人了,两三块钱都掏不出来,要不要脸啊!”

    叶烁看着那两名店员不停责骂连声求饶的渔夫,心头突然掠过一抹不忍,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求职时四处碰壁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