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6章 仇恨在内心复燃…

    而且看着那名壮汉眼神很是朴实,应该是被生活逼得走投无路,才会想到去偷的下策吧?

    想到这儿,叶烁朝着他们走去,问向两名店员,“怎么回事?”

    看到有人围观,店员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地上那名壮汉连声呵斥起来,“都是这个人,太可恶了!在我们店里逛了好几圈,不买东西就算了,居然从柜台上抓了两块面包就跑!”

    “就是就是!”另一名店员跟着附和起来,“你说这么大人了,居然还偷东西,丢不丢人啊!”

    地上的壮汉被说的难堪低下头,拳头死死握着,大概是自卑到了极点。

    叶烁从口袋里掏出五十块,塞给那两名店员,“算了算了,估计他也是饿坏了才会出这种下策吧!这里就当赔偿你们店里的损失,就不要跟他一般计较了。”

    原本两名店员看到面包被那名壮汉捏得皱巴巴的就一肚子火,这会儿看到有人主动替他付款,而且还多了不少,就没再说什么,将面包丢在壮汉身上,转身离开了。

    “这是好心人赏你的!拿着!”

    “有手有脚的,做点什么不好!以后再来我们店里,见你一次打一次!”

    两名店员斥责了声走远了,那名壮汉捡起被他们丢在地上的面包,吹去上面的灰尘,小心翼翼放在了怀里。

    看着那名壮汉格外珍惜那份廉价的面包,叶烁心里更是不忍起来,弯腰将那名壮汉给拉了起来,“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困难?告诉我听听,说不定我能帮一点小忙。”

    “谢谢,谢谢你。”壮汉里眼里泛起感激的泪花,神情又羞又愧,“我们是渔民,刚来到这个城市。人生地不熟的,也没有钱,如果不是我妹妹饿坏了,打死我我也不会去偷东西的。”

    叶烁从来都是个好心肠的人,他听到壮汉这么说,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百块,硬塞进壮汉手里,“拿着,先应应急。”

    壮汉却不肯接受,“谢谢,我不能要你的钱,刚才你已经帮我买了面包了。”

    “没关系,谁都有落难的时候。这钱你先拿去,权当我借给你的,等你以后有钱了再还我。”

    叶烁和气地拍了下壮汉的肩膀,“在城市里找份工作还是很容易的,你可以去港口试试,他们应该会雇佣帮忙装卸的工人。”

    “真的?”壮汉高兴地睁大眼睛,“那太好了,我这就去看看!谢谢你恩人,请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以后一定会登门向你道谢的。”

    叶烁这才确定自己之前没有帮错人,他笑着点头,“我叫叶烁,可称不上恩人。你快拿面包回去给你妹妹吃吧,希望你早点找到合适的工作,再见。”

    说完,叶烁就转身朝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

    经过这次的事情,他原本沉郁的心情瞬间消失。

    世上还有比他更艰难困苦的人,跟那名饿到无奈去抢面包吃的壮汉相比,他遇到的这点挫折又算得了什么呢!

    灿烂的笑容又回到叶烁的脸上,没错,他不能因为一点点小挫折就一蹶不振!

    不管云昊天身份有多厉害,只要宝儿一天没答应跟云昊天在一起,他叶烁就还有机会!

    叶烁很快拐上了另一道街,消失在壮汉的视线中。

    那名壮汉却并没有离开,而是朝着林荫道的灌木钻了进去。

    林荫道两旁种满了青绿色的松柏,壮汉穿过那些齐腰深的松柏,来到一处空旷些的位置,冲坐在那里的一名女孩招呼着,“廉微,我帮你弄回来吃的了!”

    刚才抢面包的这名壮汉并不是别人,正是带着廉微离开海岛的阿尔法!

    他们被渔民们赶离海岛后,就坐上了那艘破旧的小木船,一路漂流到了E国。

    之前阿尔法还以为自己还能飘回到上次荣宝儿上岸的地方,可是谁知道海上风向并不是固定的,反而将他们给吹到了这里。

    既然已经到了岸边,阿尔法只能抱着一只眼睛失明的廉微上了岸。

    他们是昨晚上上岸的,然后就迷失在这座钢铁丛林般的大城市里。

    街上到处跑着会呜呜叫的铁王八盒子,穿着露胳膊大腿的人们则骑着只有两个圆轱辘的怪马,而且还能发出刺耳的声音。

    眼前的一切,令久居在荒岛上的阿尔法和廉微都新奇不已。

    他们有些惶恐地打量着这个处处光怪陆离的世界,第一次意识到他们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因为离开了大海,阿尔法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技能,只能抱着廉微找了个能躲雨遮风的地方暂时住下。

    他们一整晚就睡在医院外墙的空调外机下,很是奇怪那个不停旋转的怪东西居然能发出热乎乎的风。

    怀着对这个新奇世界的敬畏,这一夜,阿尔法和廉微都睡得不安稳。

    他们头顶上那个四四方方的铁东西不停地呜呜作响,吵得他们直到快天亮才终于陷入了梦乡。

    等到天一亮,廉微的肚子就咕咕叫了起来。

    他们在海上漂泊了一整天,又饿了一夜,这会儿已经前胸贴后背了。

    可是兄妹俩是被渔民们赶出来的,身上根本就没有钱,自然买不到任何东西吃。

    阿尔法只好先让廉微在这里等他,自己则出去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份工作。

    只可惜他这身明显是异乡人的打扮,令本就疏离的城市人更加不信任。

    还没等阿尔法走到跟前,就被那些光鲜亮丽的城市人挥手驱逐,生怕跟阿尔法多说一句话就降低了自己的格调似得。

    就这样,阿尔法在偌大的E国差点转迷了路,也没有找到任何可以谋生的工作。

    一直到快日落西山,阿尔法想到早上就饿着肚子的廉微,硬着头皮闯入了一家冒着香气的漂亮屋子,从玻璃柜台上抢了两个热腾腾的好看面包,然后就有了刚才的事情。

    廉微躺在空调外机下等了一整天,早已经饿得头晕眼花。

    这会儿听到阿尔法喊自己,立即扭头过来,“哥!”

    这声哥廉微喊得很是心酸,她仅剩的那只独眼里,蓄满了对阿尔法的心疼和对自己的憎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