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27章 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她!
    第1427章 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她!

    刚才在林荫道上,阿尔法被人责骂的事,廉微其实看得一清二楚。

    可是她知道,自己就算是走出去,也帮不了自己的哥哥分毫。

    在岛上的时候,自己的哥哥是人人称赞的随和好人,人品十分的优秀。

    可是这会儿他为了自己,却做起了偷东西的举动……

    “饿了吧?看,这是哥给你弄得面包,来,趁热吃吧!”阿尔法从怀里掏出两块面包,打开外层包装纸塞进廉微手里,“这个肯定很好吃,你快尝尝。”

    廉微手里被塞了块面包,她却没有立即吃下去,而是愧疚地看着阿尔法,“哥,刚才我看到了。”

    “看到什么?”阿尔法—愣了下,瞬间明白了廉微的意思,脸唰得一下红了起来,“廉微,你不要怪哥哥,我……我真的……”

    一颗泪珠从廉微的眼眶里滚出来,顺着脸颊滚落在地上。

    她哽咽着摇头,“哥,我怎么会怪你呢!你都是为了我啊!都是我的错,才会害得你被他们赶出来!都怪那个该死的女人!”

    廉微说着,眼里泛起怨毒的光,“如果不是她的出现,我们还幸福地生活在渔村里!就是因为你救了她,我们却落得这样的下场!我瞎了一只眼睛,我们还被赶得沦落街头!哥,我恨她我恨她!”

    廉微越说越激动,嘴唇几乎咬出血来,恨不得将荣宝儿给撕吃了!

    阿尔法垂头丧气地低下头,“妹妹,这些不能全部怪她,毕竟也有我们的不对。”

    “哥哥!都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在护着她!”廉微气得快要发疯,“我这一辈子犯得最大的错,就是当时听了你的话,没有真的用火烧死她!她是个魔鬼!会给身边的所有人带来灾难的!”

    “好了好了,咱们先不说这个。你都饿了一天了,先吃点东西吧。”阿尔法见廉微情绪太激动,也不敢太刺激她,连忙转移话题,“刚才遇到个好心人,他告诉我港口可能会有人需要搬运行李,我想过去看看,说不定能挣到钱。”

    廉微狰狞的脸色这才逐渐平复下来,“哦,你说刚才那人么?他还真不错呢。”

    刚才叶烁的一举一动,都被廉微看在了眼里,也为心灵扭曲的她带来了些许阳光。

    原来这个世上的人并不全是冷漠,还是有愿意主动伸出援手的好心人的。

    “是啊,这个面包还是他掏钱买的呢。”阿尔法说着,催促廉微吃东西,“快赶紧吃吧,这个真的很香。”

    廉微收拾起刚才的尖利,低头撕下一小块面包放在嘴里,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她自幼在海岛上生活,别说吃面包,平时见都没有见过!

    软软的口感和甜香的味道令廉微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她连忙撕下一大块,塞进阿尔法嘴里,“哥,你也吃!”

    阿尔法吃了一口,就连连摆手,“这个太甜了,我不喜欢,你吃就好了。”

    见哥哥不喜欢,廉微只好自己享受起美味。

    只是她不知道,并不是阿尔法不喜欢吃,而是他担心饿了一天肚子的妹妹,想省下来给她吃而已。

    等廉微吃完面包,胃里终于不用饿得冒酸水了,她幸福地舔掉嘴角的面包渣,笑着看向阿尔法,“哥,这个真的很好吃,你不喜欢真的没有口福。”

    “没事,你喜欢就好。”阿尔法摸了摸廉微的发顶,抱着她走出灌木丛,“走吧,咱们去码头碰碰运气。”

    不管廉微脾气多么的恶劣,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阿尔法舍不得让她吃苦。

    兄妹俩踏着夕阳的余晖走向码头,很快就到了地方。

    码头上人来人往,十分的热闹。

    阿尔法将廉微放在一处大理石凳子上,就主动去询问有没有人需要帮忙搬运行李去了。

    只是他穿着简陋的粗布麻衣,笨嘴拙舌的又不够机敏,一连问了好几个,都被摆手拒绝了。

    眼看着天就要黑下来,阿尔法却仍是没有找到任何工作,不免有些泄气,蹲在地上发呆。

    廉微的左眼被罩着,仅剩的右眼阴森可怖,低声诅咒起荣宝儿来,“伟大的海神呐,我以巫女之名,诅咒荣宝儿那个背信弃义的可恶小人,诅咒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得到幸福!所有她施加在我身上的磨难,未来都要双倍来偿还!”

    廉微心中对荣宝儿的恨意早已深种,她总觉得如果不是遇上荣宝儿,自己和哥哥绝对不会沦落到这种地步!

    而廉微没有注意到,当她全神贯注在低咒荣宝儿时,身后经过的男人却在听到荣宝儿的名字时停下了脚步,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她。

    那名男子十分瘦弱矮小,如果不是穿着男人的衣服,从背影上看上去几乎令人以为是个女人。

    他静静打量了廉微好一会儿,似乎在酝酿着什么。

    阿尔法蹲了好一会儿,发现仍是没人愿意雇佣他,只好沮丧地走回到廉微身边来,“廉微,今天可能又要害你跟着我露宿街头了。”

    廉微气恼地拍了下—身旁的石桌字,手掌心都被拍得鲜红,“哥!都是荣宝儿那个可恶的女人害得咱们,我要去找她拼命!”

    见廉微又来了脾气,阿尔法苦恼地摇头,“廉微,你先别这么激动。且不说咱们现在根本不知道她在哪儿,就算是知道了,你觉得自己真的是她的对手么?”

    在岛上那么久,他们只知道她叫荣宝儿,她离开后,那些人就来找他们麻烦。

    阿尔法想到这些,就知道荣宝儿身份一定不一般吧。

    阿尔法的这番话本意是想及时打消廉微的念头,给她泼盆冷水。

    不过听在有心人的耳中,却又成了别的意思,似乎他们心中藏着仇恨想报仇,却苦于没有门路似得。

    廉微心中的仇恨很难被一两句话就破灭,她情绪激动地指着自己的右眼,几乎要跳起来,“哥!我没有了一只眼睛啊!这都是荣宝儿弄瞎的!这辈子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哪怕让我下地狱,我也要拖着她一起下去!我一定会找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