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1章 她失去了声音…

    “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嗯?”云昊天奇怪地看着莫名其妙就红了脸的荣宝儿,还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连忙身后摸向她的额头,“这也不烫啊。”

    因着云昊天突然亲昵的动作,荣宝儿的脸更是烧得厉害起来,耳根更是红的几乎滴血!

    她看着像换了个人似得云昊天,总觉得自己似乎来到了另一个神奇的世界似得。

    云昊天总觉得荣宝儿的脸色红的不太正常,可是他刚才已经伸手摸过的,她的额头温温的,并没有发烧的迹象。

    “到底是哪里不舒服?额头也不烫,难道是呼吸困难?”

    说着,云昊天就帮荣宝儿解开锁骨处的纽扣,“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云昊天帮荣宝儿解开扣子后,修长的手指并没有离开,而是就那么放在荣宝儿脖颈,轻轻摩挲起来,“我帮你揉揉,应该会好很多吧?”

    温热的手指在荣宝儿脖颈间摩挲着,令她那块肌肤很快羞红起来。

    荣宝儿又羞又窘,张嘴想要提醒云昊天正,喉咙里却仍是发不出声音来。

    她顿时着急起来,觉得自己的喉咙肯定是出了问题,连忙指着自己的喉咙,“呃呃”做声起来。

    云昊天刚才真是好心帮荣宝儿解开衣领纽扣的,可是在他的手指碰触到荣宝儿细腻的肌肤后,所有的好意都变成了不舍,手指宛如摩挲珍宝般,感受着手指下那片嫩滑如玉的肌肤。

    有多少天,他没能再碰触这样细化的肌肤了?

    如今她终于醒了过来,也将云昊天心底那份思念一并给唤醒了。

    他正痴迷着手指指腹下那片细腻的触感,就听到荣宝儿“呃呃”出声,这才意识到不对!

    “你是不是想要说话?却说不出来?”云昊天小声询问了句。

    荣宝儿又徒劳地张张嘴,喉咙里发出的,仍是沙哑的枯燥音节。

    她顿时着急起来,眼睛里蓄满了潮湿的雾气,随时都可能会掉泪下来似得。

    云昊天连忙朝门外低吼了声,“都愣着干嘛?!还不赶紧把明朗给我请过来!”

    “是!”

    两名保镖被训得不敢吭声,连忙小跑着去请明朗过来。

    荣宝儿躺在床上心急如焚,伸手去揉自己的脖子,迫切想要发出声音。

    云昊天连忙握住荣宝儿拼命揉脖子的手,轻声安抚着,“没事的,你不要担心,等下明朗来了让他好好给你看看,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相信我。”

    看着云昊天笃定的目光,荣宝儿焦灼的情绪奇异地平缓了下来。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云昊天在,一切的难题都会迎刃而解似得。

    虽然荣宝儿自己也不清楚这份信任从何而来,可她就是觉得这么。

    就像刚从海上漂流到陆地上时,她第一个想要通知的人,也是他一样!

    “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云昊天轻轻抚着荣宝儿的头发,声音是从未有过的耐心。

    就在这时,两名保镖已经火速将明朗给推进了病房,“明朗医生来了!”

    云昊天立即转过头,刚才还面带温柔的脸上登时满带冰霜,“你怎么这么慢?赶紧过来给她看看是怎么回事!”

    身为神医,明朗走到哪儿都被人无比的尊敬,也就只有云昊天这么不给他面子。

    不过明朗并不打算跟云昊天多计较什么,而是拿着听诊器走到荣宝儿跟前,“醒了?气色还不错么,来,我帮你检查下。”

    只是明朗还没等到荣宝儿的答话,就被云昊天给指住了鼻子怒斥,“查你个头啊!没看到她现在说不出话么!庸医!”

    这声“庸医”令明朗很是受伤地捂住胸口,满脸的痛心疾首,“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水平,OK?”

    “O你个头K啊!赶紧给她检查,查不出来毛病,我砸了你的破办公室!”云昊天丝毫不给面子,语气仍是霸道的厉害。

    明朗无语摇头,算了,反正自己的办公室也不是第一次被威胁了,自己肯定是疯了才会跟担心的快要疯了的云昊天一般计较!

    躺在病床上的荣宝儿这才觉得有几分真实感,明明这才是蛮不讲理的云昊天,刚才那些温柔和伤感肯定是她看错了!

    “是不是想要说话喉咙说不出来?”明朗懒得再搭理心急如焚的云昊天,低下—身子轻声询问着荣宝儿。

    荣宝儿不能说话,只能微微点了下头,鼻子里轻嗯了声,“嗯。”

    明朗皱了下眉头,拿出听诊器放在荣宝儿心口,“我来听听,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病房内的气氛因着明朗这句话变得紧张起来,云昊天的手指攥得根根发白,生怕会有什么不好的话会从明朗嘴里吐出来。

    就连荣宝儿的心也擂鼓般狂跳起来,她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生怕以后都再也发不出声音来。

    明朗的检查很快,然而在急着知道答案的荣宝儿和云昊天眼里,却慢的厉害。

    他静静听了好一会儿,又拿出电筒仔细检查了荣宝儿的瞳孔和喉咙,这才慢慢点头,“没有什么大问题,一切正常。”

    “放屁!”云昊天炸了毛似得怒吼,就差没有伸手将明朗给拽起来了,“既然一切正常,为什么她发不出声音?!”

    面对云昊天惊雷般的质问,明朗脸上没有起半丝波澜。

    他慢悠悠将听诊器收起来,这才不紧不慢道,“如果是你体力匮乏了很久,然后又睡了十多天,照样说不出话,这是暂时的声带麻痹症状,喝点热水缓缓就能过来了。”

    云昊天没想到居然只是声带麻痹,赶紧转身看向自己仍守在门口的两名保镖,“热水!”

    不等保镖冲进病房,云昊天又不耐烦地挥挥手,“算了,你们就给我守在那儿,我自己倒!”

    明朗看了眼罕见主动帮人倒水的云昊天,转身看向荣宝儿,轻声问道,“之前你体力透支的厉害,是不是一个多月来都没有睡过什么好觉?”

    荣宝儿想起自己被困在海岛上的日子,眼圈微红了下,突然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