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32章 别哭了,哭了会更丑…
    第1432章 别哭了,哭了会更丑…

    就在不久前,她甚至还以为自己会被那些渔民用火给烧死,现在她却安然无恙躺在医院里,不得不承认自己十分幸运。

    看着荣宝儿眼里的神情,明朗知道她这是想起了失踪那段时间的苦日子,就轻声安抚了句,“没关系,你现在已经安全了。这次在医院睡了快十天,不过想要完全康复,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明朗的话音刚落,云昊天就已经端着热水走了过来。

    他将兑好的温水放在病床旁的桌子上,然后单手拽着明朗的白大褂,将他给拽离了荣宝儿身旁,“既然她已经没什么事了,你也可以离开了,别耽误我喂她喝水。”

    明朗顿时被气笑了,“昊天,你这可是过河拆桥啊!”

    云昊天威胁十足的冲明朗扬了扬拳头,“我还会拳打脚踢呢!识相的赶紧走,别耽误我护理!”

    看着混不讲理的云昊天,明朗无奈摇头,“好啦好啦,我走还不行?照顾好Boa,有事及时通知我。”

    “这还用你说?快走快走!”云昊天满脸不耐烦地挥手敢明朗离开,端起桌上的水杯送到荣宝儿跟前,声音格外的温柔,“渴了吧?来,喝点水。”

    看着刚才还对明朗凶神恶煞的云昊天陡然变得温情脉脉,荣宝儿只觉得十分别扭。

    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不然为什么总觉得刚才蛮霸不讲理的云昊天才是真实的呢?

    眼前的这个,肯定又是她的幻觉!

    云昊天以罕见的耐心将水杯送到荣宝儿跟前,“来,张嘴,小心烫。”

    温热的水汽自水杯内冉冉升起,潮湿了荣宝儿的下巴,也令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喉咙早已经干渴地快要冒烟。

    她来不及去比较云昊天态度的转换,低头小口喝起了云昊天端来的温水。

    温润的水缓缓吞下,顺着荣宝儿干渴的喉咙,留向她早已经极度缺水的胃里,令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之前她跟阿尔法飘在海上时,虽然船下就是茫茫大海,却半点都不能喝,硬是干渴到昏厥。

    这一会儿的温水被她吞入腹中,只觉得宛如甜醇的甘露,颗颗滋润心间。

    很快,云昊天端来的温水就被荣宝儿给喝下了小半杯,她这才满足地摇摇头,表示喝够了。

    云昊天将杯子放回到病床旁的桌子上,抽出纸巾帮荣宝儿擦了下有些润湿的唇角。

    纸巾稍稍有些湿—润,云昊天却有些后悔起来。

    他干嘛要用纸巾呢?

    明明那潋滟般的红唇近在咫尺啊,怎么就忘了给自己谋点福利呢!

    就在云昊天后悔到肠子都发青时,浑然未知的荣宝儿舔了下自己的唇角,仰头清了下嗓子。

    她想要尽快说话,却暂时只能发出些沙哑晦涩的音节,“呃……呃呃……”

    云昊天眼神变得深邃起来,说出的话温柔的滴水,“明朗那家伙刚才不是说了么,你这是声带麻痹,没那么快恢复的。”

    荣宝儿只好无奈地点头,眼睛却在病房内四处搜寻起来。

    云昊天顿时明白了她的想法,往后退了两步,让开挡住荣宝儿视线的身体,“你是想要看曦儿吧?她很乖,正在午睡呢。”

    顺着云昊天的指引,荣宝儿很快看到了正躺在隔壁看护床上的曦儿。

    她像只无尾熊似得蜷缩着,小小的脸上满是笑意,应该正在做一场香甜的美梦。

    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眼泪控制不住的从荣宝儿有眼角滚落下来。

    她终于见到了自己的女儿,终于回到了宝贝曦儿的身边,真是太好了!

    云昊天却心疼地皱起眉头,伸手手指帮荣宝儿抹掉眼泪,“蠢女人,好端端地又哭什么?你可真是个爱哭鬼!”

    荣宝儿的眼泪却像怎么都抹不去似得,不停往下淌着。

    她知道云昊天不会理解自己此刻的心情的,那是劫后余生,蓦然回首发现自己所珍视的东西都在的喜悦和幸福!

    “好啦好啦,别哭了,再哭会变丑的。”云昊天不知道该怎么劝荣宝儿,只好粗声粗气道,“你要是再哭,我可咬你了啊!”

    荣宝儿顿时被云昊天逗得哭笑不得,听听他那语气,说的好像他自己是会咬人的小狗似得!

    见荣宝儿终于不哭了,云昊天心里这才舒了口气,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女人哭,尤其还是自己的女人。

    荣宝儿止住哭泣,目光投向仍睡得香甜的曦儿,眼里泛着慈爱的柔光。

    云昊天知道荣宝儿肯定想念坏了曦儿,就走过去小心将曦儿给抱起来,然后放在荣宝儿身旁,“她还没睡醒呢,你们再睡一会儿吧。”

    荣宝儿感激地看向云昊天,总觉得他变得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之前的他高傲不可一世,压根不会体贴任何人。

    “干嘛这么看着我?没见过我这么帅的的男人么?”云昊天被荣宝儿的目光看得不爽起来,凶巴巴横了他一眼,“再看,我就把你吃掉!”

    荣宝儿嘴角微微弯了下,笑意自心底慢慢晕开。

    似乎这样的云昊天,也不错呢!

    曦儿乖乖躺在荣宝儿身旁,刚醒来不久的荣宝儿听着她均匀的呼吸声,慢慢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

    等荣宝儿再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全黑了。

    她神情比上次清明了许多,睁开眼睛就看到曦儿和云昊天正坐在一旁下棋。

    病房内亮起了灯,一大一小头碰着头,时不时用手无声地比划两下,似乎是担心会吵到她睡觉似得。

    看着眼前这一幕,一个叫“温馨”的词在荣宝儿脑海中闪现。

    是的,温馨……

    灯光的云昊天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偶尔还会伸手捉住曦儿细细的手腕,防止她耍赖,怎么看怎么都是标准的慈父。

    荣宝儿看得心里格外温暖,心里闪过抹念头,如果时光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想必也是极好的吧!

    她默默注视着云昊天和曦儿下棋,等两人下完一盘回过头,才发现荣宝儿早已经醒了过来。

    曦儿立即从陪护床上跳下来,开心地冲荣宝儿跑过来,小脑袋贴在她的手心,“妈咪,你终于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