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3章 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荣宝儿抓了抓曦儿的小脑袋,“是啊,妈咪怕再不醒,曦儿就会哭鼻子呢。”

    等说完这句,荣宝儿才惊愕的发现,自己终于可以说话了!

    虽然声音仍是有些沙哑的厉害,可是已经能够自如地发出声音了!

    “你能说话了,太好了!”云昊天也是一脸惊喜地走过来,“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的?我去把明朗那小子给揪过来!”

    荣宝儿摇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好像有一点饿……”

    说完这话,荣宝儿的脸就红了起来,好像没有病人像她这样,一醒来就说饿得吧?

    果然,曦儿在一旁呵呵笑出声,“妈咪醒来就说饿,哈哈,以前还说曦儿是小馋猫呢。”

    不过曦儿刚笑完荣宝儿,自己的小肚子也跟着姑姑叫饿了起来。

    她低下头,用手拍了拍咕噜噜的小肚子,“嘿嘿,曦儿的肚子也饿了呢。”

    荣宝儿被曦儿逗笑起来,伸手点了下她可爱的脸蛋,“小馋猫。”

    “妈咪才是小馋猫呢,”曦儿说着转身去拽云昊天的手,“是不是爹地?”

    “你俩都是小馋猫。”云昊天笑得一脸宠溺,“我这就给翠嫂打电话,让她赶紧把炖好的鲍—鱼粥送过来。”

    听云昊天提起鱼粥,荣宝儿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她迟疑了下,硬着头皮轻声说道,“可不可以不吃鱼粥?”

    她在海岛上每天吃的都是鱼粥,这会儿真的不想再吃任何的鱼粥了。

    “不喜欢?好,那就换。说吧,你想吃什么?”云昊天说着,没忘了弯腰问曦儿的意见,“我们家曦儿想吃什么呢?”

    曦儿偏着小脑袋,很是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嗯……妈咪吃什么,曦儿就吃什么。”

    看着乖巧懂事的曦儿,荣宝儿心里乐开了花,都说女儿是妈咪的小棉袄,这句话可真是半点不假呢!

    宽敞的VIP病房内,一家三口热热闹闹聊起天来,气氛格外的融洽。

    在云昊天的安排下,翠嫂很快就将特意做好的营养餐给送了过来。

    她敲了敲门走进来,看着笑得格外开心的三人,心里由衷地为云昊天感到高兴。

    这一个多月来,翠嫂亲眼看着自家少爷每天郁郁寡欢,如今终于在他脸上看见笑容了!

    这些都是病床上荣小姐的功劳,希望她快些好起来,能够带着少爷更多的欢笑。

    从这天起,翠嫂伺候起荣宝儿来更是尽心尽力。

    她每天变着花样给荣宝儿做各种营养餐,恨不得用最短的时间把她给滋补回来。

    而荣宝儿原本消瘦苍白的小脸,也因着那些营养餐的功劳,很快就恢复了红润。

    原本的蜡黄一去不返,枯黄的头发也变得乌黑亮丽起来,令荣宝儿原本就娇小的小脸变得更加明艳动人。

    曦儿这些天也乐开了花,因为她思念的妈咪终于醒了过来!不但可以给她讲很多好听的童话故事,还能让她靠在她身边睡觉。

    小小的曦儿对荣宝儿的依赖,是任何人都取代不了的。她这几天开心的不行,走起路来都是蹦蹦跳跳的。

    不过开心过头的曦儿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她并没有将妈妈已经醒来的事情告诉叶烁叔叔。

    叶烁这几天被派出公差,并没有来医院里探望荣宝儿,也就并不知道她已经醒来的事。

    至于云昊天,压根就没想过要把荣宝儿已经醒了的事告诉叶烁,心里恨不得叶烁离她们越来越远才好!

    他始终都是那个根深蒂固的想法,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荣宝儿始终都是他一个人的女人,谁也别想把她从自己身边给抢走!

    转眼间,距离荣宝儿醒来,已经过了一个礼拜。

    荣宝儿越来越容光焕发,已经可以在医院的小花园里自由活动了。

    她早就厌烦了医院的环境,如果不是明朗非要她再观察几天,早就拎着东西出院了。

    别说荣宝儿,就连云昊天,心里也着急着想让荣宝儿出院。

    这些天她已经恢复了往昔的靓丽,一颦一笑都撩拨着云昊天的心,令他总想蠢蠢欲动。

    没办法,他可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纯爷们,每天对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却不能下手,这种感觉实在是煎熬啊!

    这天下午,翠嫂等荣宝儿吃完午饭,就收拾好餐具离开。

    翠嫂前脚刚离开不久,云昊天后脚就跨入了病房,他是特意从公司赶回来的。

    自从荣宝儿苏醒后,云昊天终于肯回公司处理事情了。不过他都是晚去早归,除了工作,剩下的时间几乎都泡在医院里。

    此时已是近黄昏,天边大朵大朵的火烧云在夕阳的映照下,仿佛镶嵌了一道耀眼的金边,很是美不胜收。

    云昊天走进病房,看到荣宝儿正坐在床边上,看着窗外那些火烧云出神。

    她乌黑的秀发瀑布般垂下来,铺过纤细的肩头,遥遥坠在不堪一握的纤腰上。

    看着那道迷人的倩影,云昊天轻轻走过来,伸手将荣宝儿拥入怀中,低声问道,“在想什么呢?嗯?”

    荣宝儿没想到云昊天这时会过来,被他突然间的亲昵给吓了一跳,伸手想要将他给推开,“你怎么来了,快放开我,这里是医院。”

    只是云昊天的手臂刚硬如铁,哪是那么容易就挣脱的呢?

    云昊天俯视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小女人,看到她白—皙的脸上铺满了诱人的红晕,朗笑出声,“医院怎么了?我抱我自己的女人都不行?”

    说着,他不但没有想要放开荣宝儿的迹象,反而箍紧她的腰身,声音暗哑下来,“你知不知道,我想你了。”

    荣宝儿敏锐地察觉到腰间被某人突然有了反应,本就红彤彤的脸更是红的几乎滴血,羞得想要找道地缝钻进去。

    这个可恶的家伙,果然是行走的肉食动物啊!这才安分了几天,居然又来了!

    荣宝儿娇俏俏怯生生的模样宛如娇弱的水莲花,撩拨的云昊天眼眸深邃下来,喉结不自觉滚动了两下。

    他伸手将荣宝儿转过来,令她与自己对视,单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眼眸深深直视着她不施脂粉的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