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5章 荣宝儿出院…

    太丢脸了!

    她不要活了!

    眼瞅着就要到口的美食飞了,云昊天差点呕死,他黑沉着脸转身,不爽地瞪视着明朗,“你特么来干嘛?!”

    明朗捂着眼睛,心里叫屈不已。

    医者父母心呐!他明明是按照医院的规定来巡视病房,谁知道会遇上这么暧—昧的一幕!

    虽然他进来时云昊天用后背对着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可是两人那样的姿势靠在窗户旁,想让人不想入菲菲都难啊!

    禽—兽啊!

    实在是太禽—兽了!

    明朗眼睛任捂得紧紧的,严正言辞谴责云昊天,“天呐!昊天,你还是个人么?Boa她才刚好一点啊,你就这么禽—兽,会天打雷劈的!”

    “我看还是我先劈了你才好!”云昊天随手抓起水果篮里的一颗苹果,朝着明朗丢了过去。

    妈的!

    正在节骨眼上,偏偏给这个混蛋给破坏了,他这是生怕自己不会不—举吧!

    云昊天当场弄死明朗的心都有了,那颗苹果更是快、很、准地朝着明朗头上砸去。

    明朗原本捂着眼睛,却敏锐听到空气中的呼啸声,连忙张开眼,险险敢在苹果砸到头上时,紧紧抓在手里。

    “咔嚓!”

    明朗狠狠咬了一大口苹果,痛心疾首地冲云昊天摇头,“禽—兽啊!我怎么会认识你这种禽—兽!”

    云昊天整理好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裤,这才充满杀机地瞪向明朗,“怎么?你有意见?我禽—兽自己的女人,关你屁事!”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相信明朗早已经血溅五步,横尸当场了!

    明朗顶着云昊天想要杀人的凶光,硬着头皮挥手,“是是是,不关我事,不过你千万悠着点,别把Boa好不容易养好的身体给折腾坏了。”

    “嘭!”

    这下砸向明朗的,是一整串香蕉。

    幸好明朗躲得快,才没有成为首个被患者用整串香蕉问候的神医。

    他一脸的心有余悸,夸张拍了拍胸口,“算了算了,单身狗没人—权,惹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明朗的话音还没落,一大颗菠萝就呼啸着朝他飞了过来。

    “咚!”

    明朗这次躲得慢了些,菠萝贴着他的手臂砸在墙上,摔得粉碎,满病房充斥着菠萝的清香味道。

    “别别别,我走我走!欲求不满的男人太可怕了!”

    明朗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走,只怕就再也走不成了,丢下这句话就逃之夭夭。

    只是可惜了那滚了一地的新鲜水果啊,实在是太凶残了。

    明朗心里为那些惨遭毒手的水果默哀,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起见,他还是等一会让再来帮荣宝儿检查身体的好。

    等明朗走回,云昊天才一脸不爽地关上了病房门。

    刚才真是太大意了!

    明明都箭在弦上,就差驶入港湾,偏偏被明朗那个老小子给破坏了,太可恨了!

    云昊天阴沉着脸走回病床旁,却在看到用被子将自己裹成蚕宝宝的荣宝儿时笑出了声。

    要不要这么夸张,以为躲在被子里,明朗就不知道刚才是她了么?

    云昊天走过去,伸手拽了下被子的一角,“明朗已经走了,你可以出来了。”

    荣宝儿却将被子裹得更结实了,闷闷的声音很是委屈巴巴,“我不要活了,你给我走开!”

    她的一世英名啊,就这样被云昊天这个混蛋给毁了!

    为什么她前两天会傻乎乎觉得云昊天还挺不错,当时是有多眼瞎啊!

    云昊天伸手拉开被子的一角,“你会闷到自己的,听话,快出来。”

    荣宝儿夺过被子,把自己裹成蚕宝宝,誓死也不准备出来,“我已经没脸见人了,我要出院!”

    只要一想到的尴尬,荣宝儿就羞得无地自容。

    她再也无法在医院里住下去,哪怕多一秒都不能待!

    “你确定要出院?好,我这就去帮你办!”

    云昊天说完,就快步离开病房,去找明朗了。

    他其实心里比荣宝儿还着急,巴不得荣宝儿早点出院,这样才好肆无忌惮的跟她亲热。

    很快,云昊天就找到了明朗的办公室,发现他正在慢吞吞洗脸。

    “看了不该看的,这会儿长针眼了吧!”云昊天想起刚才被明朗打断的兴致就很不爽,斜靠在门框上讥讽起来。

    明朗用毛巾擦干脸,调侃着回了句,“就是怕长针眼,这不回来洗眼睛呢么。”

    面对明朗的调笑,云昊天不爽地翻了个白眼,“少跟我扯这些,我要办出院。”

    “出院?”明朗愣了下,很快明白过来,“肯定是Boa害羞要出院的吧?啧啧,看看人家这觉悟。”

    “找打是不是?”云昊天横了明朗一眼,粗声粗气质问道,“你就说能不能出院吧!”

    明朗想了下,慢悠悠点头,“出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注意多休息。还有,你少拉着人家乱来,好不容易恢复好的身体,可经不起你折腾。”

    “滚!你这只单身狗,少在这儿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云昊天说完转身就走,“现在我就出院,让你的助理给我们办手续。”

    明朗不服气的从办公室探出头,跟走出去的云昊天理论起来,“单身狗怎么了?单身狗也是狗!秀恩爱属于眼中虐狗行为,可以不爱,请不要伤害啊!”

    然而云昊天根本懒得搭理明朗,头都没回地撂下句,“别不服气,有本事脱单啊!”

    这句话稳稳刺中明朗的心,他夸张地捂住心口位置,“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啊,敢被强行塞狗粮,这会儿又被鄙视!单身狗也有人—权的好不好!”

    云昊天很快为荣宝儿办理了出院手续,带着她回到了之前的公寓。

    看着眼前的公寓,荣宝儿的心情久久难以平复。

    不久前她甚至以为自己必死无疑,这会儿却能平安回到了这里,老天真是太眷顾她了!

    “走,我们回家!”云昊天帮荣宝儿打开车门,压根不让她下车,硬是将她给抱出车内,大步走向公寓。

    荣宝儿有些不适应,挣扎着想要下来,“快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的。”

    “那可不行,出院的时候明朗那小子可是交代了的,不能让你太劳累。”云昊天压根不理会荣宝儿的抗议,硬是抱着他走进了公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