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8章 再吵把你丢下去!

    这两片唇,他昨晚思念了整整一宿,如今近在眼前,谁也不能阻止他的采取!

    强势的吻覆上荣宝儿的唇瓣,狠狠肆虐着她的甜美,搜刮着每一处芬芳。

    荣宝儿压根没有力气跟云昊天抗衡,被他死死困在怀里,所有的抗议都被对方给吞了下去。

    空气变得热辣起来,连着窗外的朝阳都披上层瑰丽的色彩,看上去甜滋滋的。

    光线从走廊的落地窗透入,落在地面上,形成一团团斑驳的心形。

    两人紧紧拥吻着,不,应该说,是云昊天强势拥吻着怀里柔弱无骨的荣宝儿,远远看去,就像一副完美的油画。

    荣宝儿觉得自己的唇被啃得酸麻,只是所有的挣扎都被云昊天给化解,逐渐软在他强有力的臂弯里。

    “妈咪,爹地,你们是在玩亲亲么?”

    一道稚嫩的童声响起,令荣宝儿立即从茫然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她连忙推开云昊天,捂着脸否认,“没有,你看错了!”

    相比比一脸惊慌的荣宝儿,云昊天倒十分的淡定。

    他弯下腰将穿着睡袍的曦儿抱在怀里,亲了下她柔嫩的小脸颊,“也给曦儿一个亲亲。”

    “好啊好啊,曦儿也要亲亲爹地。”曦儿开心地亲了下云昊天,伸手让荣宝儿抱,“还有妈咪,也要亲亲。”

    荣宝儿正尴尬着,没想到云昊天居然这么轻松就化解了刚才的局面,令气氛变得温馨起来。

    她傻愣愣接过曦儿,低头亲了下她的小脸蛋,脸上的笑仍有几分僵硬。

    “走吧,爹地带你们下去吃早饭。”云昊天优雅地揽着荣宝儿的肩头,贴近她耳畔道,“在孩子面前不用这么紧张,反而会让他们多想。等会儿没人了,我再找你算账。”

    荣宝儿心里一抖,气得咬牙切齿。

    过份!

    简直欺人太甚!

    什么叫跟她算账,她有什么账好让他算得!

    她抬头狠狠瞪了云昊天一眼,警告他不要欺人太甚,谁知道却忘了自己正在下楼梯,脚下一空,差点就这么摔下去。

    好在云昊天反应机敏,及时搂住了荣宝儿的腰,这才避免她一路滚下去。

    云昊天将曦儿抱入自己怀里,“算了,还是我自己抱着好了。某些人自己走路都那么不小心,等下别摔到我的宝贝女儿。”

    曦儿乖乖趴在云昊天怀里,低头看荣宝儿,“妈咪,你可真让人担心,走路小心点啊,这句话我都提醒你无数次了。”

    被女儿补刀的荣宝儿差点吐血身亡,她有那么差么?!啊?啊!

    一家人来到餐桌旁,翠嫂已经摆好了早餐。

    云昊天帮荣宝儿拉出凳子,然后抱着曦儿坐下,“曦儿想吃什么,爹地给你夹。”

    “我要吃……”曦儿瞅了半天,点了下不远处的虾饺,“这个。”

    “好,”云昊天笑着点头,帮曦儿夹了虾饺,小心送到她嘴边,“慢慢吃,小心烫。”

    荣宝儿坐在一旁,看着曦儿开心吃着云昊天喂的虾饺,心里十分欣慰。

    看来她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云昊天确实尽到了做父亲的责任,将曦儿照顾的很好。

    “愣着干什么?怎么还不吃?”云昊天也夹了枚虾饺放到荣宝儿碗里,晶亮的眼眸扫了过来,“赶紧吃。”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荣宝儿突然觉得心头划过道几不可见的暖流。

    云昊天他,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呢……

    等吃过早饭,翠嫂就领着曦儿走出了公寓,她要送曦儿去路口坐校车,然后顺道买中午的菜。

    公寓里很快就只剩下荣宝儿和云昊天两人,格外的安静。

    荣宝儿有些局促地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不停回响着云昊天不久前在楼梯上说过的那句话——“等会儿没人了,我再找你算账!”

    她有些犯怵地偷瞄了下坐在不远处的云昊天,他正在看早上的财经报,身上仍穿着休闲家居服,专注的脸庞格外的俊朗。

    荣宝儿偷偷在心里嘀咕,怎么他还没去换衣服,这是不打算出门的节奏么?

    而且老天可真是偏心呐,有些人穿着龙袍也不像太子,偏偏云昊天就穿个家居服,坐在那儿都耀眼的厉害。

    不公平,真是不公平啊!

    凭什么别人都是随便长长,云昊天却长了张明显经过精雕细琢的脸?明明他脾气臭的要死啊!

    “哗啦。”

    云昊天将报纸叠起来,顺手放在沙发上,扭头转向一直盯着自己看的荣宝儿,“你这样,让我很难再专心下去。”

    “啊?”

    荣宝儿有些愣怔,她又怎么惹到他了?

    云昊天瞬间坐到荣宝儿跟前,单手捏住荣宝儿的下巴,“你这样一直盯着我看,是在对我的邀请么?”

    荣宝儿明显有些跟不上云昊天的思维,他是疯了吧!她什么时候邀请他了?

    “你要是再用这种无辜的眼神看着我,我保证,立即将你啃得渣都不剩。”云昊天阴测测眯起眼眸,抬起荣宝儿的下巴,霸气地吻了上去。

    荣宝儿始终在蒙圈的状态,她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啊!到底是哪里又招惹了这位活阎王?

    “唔……唔唔……”荣宝儿用力推搡着云昊天的胸膛,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自己从他的禁锢中拯救出来,“你想干嘛?”

    “干——你!”

    云昊天眼神幽深似海,站起身将荣宝儿打横抱起,朝着楼上的卧室走去。

    他知道她的娇羞,在客厅里肯定会拼命抗议。

    既然如此,那就遂了她的心愿,却隔音效果最好的卧室好了!

    刚才他原本在专心看着财经报纸,暂时没想收拾她,是她非要用忽闪忽闪的眼睛来撩拨他。

    都送上门来了,他此时不收拾,更待何时?!

    荣宝儿完全没有防备,就被某个强势派给抱在怀里。

    短暂的天晕地转后,可怜的荣宝儿生怕自己会掉下去,拼命搂住云昊天的脖子,冲着他的耳朵尖叫,“啊!快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闭嘴!”云昊天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被吵炸了,重重拍了下荣宝儿的屁股,“再吵就把你丢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