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40章 宋翎收留了阿尔法兄妹…
    第1440章 宋翎收留了阿尔法兄妹…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荣宝儿给摇头否认了。

    不不不,这根本不可能!

    她承认经过上次的事件,云昊天已经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位置。

    可是,让她和他结婚,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且不说两人之间的差距,单单就说两人的个性,那也是南辕北辙,完全不想搭的啊!

    和云昊天结婚,这个想法太不现实了!

    云昊天原本以为荣宝儿会羞涩地应下来,怎么都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

    看看她现在脸上的表情,到底是有多嫌弃他啊!

    多少女人做梦都想爬上他的床,这个蠢女人居然敢犹豫!

    真是岂有此理!

    云昊天翻身压上荣宝儿,扭住她的下巴令他直视自己的眼神,“怎么?不愿意?这可是很多女人求都求不来的待遇……”

    没等云昊天说完,荣宝儿立即冷下脸来,之前心里对云昊天的好感荡然无存。

    “云少,你富可敌国,自然有数不清的美女等着嫁给你。而且门当户对,任你拣选。”荣宝儿脸上满是疏离,“至于我,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平凡人,着实高攀不起!”

    看到荣宝儿这样的反应,云昊天反而勾唇笑了起来。

    蠢女人生气了,证明心里还是在乎他刚才的话的!

    她是因为自己那句“很多女人求都求不来的待遇”,被伤了自尊吧?

    这个世上,唯有自己在乎的,才会伤害到自己,云昊天自然深熟这个道理。

    他的心情变得格外晴朗,低头快速偷了一个香吻,这才笑呵呵道,“是啊,但是谁让你是曦儿的妈咪呢。没办法啊,我只好委屈下自己,暂时收了你了。不过呢,如果你赶紧给曦儿生几个弟弟妹妹,暂时弥补你的缺陷,那我就看在孩子的份上,不嫌弃你门不当户不对了!”

    荣宝儿几乎被气得吐血,过份!太可恶了!

    她就知道,卑鄙无耻下—流的云昊天嘴里,绝对吐不出象牙来!

    还赶紧生几个弟弟妹妹,他以为她是猪么,一生能生一窝!

    “是不是心动了?”云昊天笑得狡黠,大手又不规矩起来,沿着荣宝儿的锁骨一路往下揉—捏起来,“既然心动,不如赶紧行动吧!”

    荣宝儿被偷袭,惊呼一声,“云昊天,你真无—耻!”

    云昊天浑不在意将荣宝儿压在身—下,展开另一番攻势,“没错,我早就说过的,我还可以更无耻些。”

    屋内的风光正好,被压在身下的荣宝儿欲哭无泪!

    之前是谁说她是病人需要静养的,这就是让她静养的方式么?!

    还有,她之前肯定被猪油蒙了心,居然会觉得云昊天还不错?!

    苍天呐,大地呐,赶紧来道雷,劈飞这个正压着她干坏事的混蛋吧!

    ——————

    E国郊区,某处二手别墅里。

    一辆房车停了下来,车门缓缓打开,从驾驶室走下来名身形瘦弱的男子。

    宋翎将阿尔法和廉微兄妹从港口接到了这里。

    只是谁也不知道,看似瘦弱的宋翎男儿身的西装下,掩盖着一个惊天的大阴谋。

    宋翎打开车门,从里面跳出来珠光宝气的宋一曼,还有衣着褴褛的阿尔法兄妹俩。

    宋一曼打量了下眼前这栋二手别墅,摇头抱胸,十分的不满意,“翎儿,你怎么找了这么个破地方?”

    宋翎低声凑近宋一曼,“妈咪,这是权宜之计,你暂时忍耐下。”

    宋一曼无奈叹了口气,“算了,我们宋家,早已经不是当年的风光了。”

    说着,宋一曼眼里堆满仇恨,“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把失去的全部夺回来!”

    “妈咪,你情绪不要太激动,小心你的身体。”

    宋翎低声叮嘱了句后,冲站在身后十分局促的阿尔法和廉微扬了扬手,“走吧,来看看你们的新住所。”

    阿尔法和廉微对视了一眼,怯生生跟在宋翎身后,朝着那栋宛如皇宫的房子走去。

    他们自幼住在渔村,哪里见过这么富丽堂皇的房子,简直就像传说中人鱼公主的宫殿!

    宋翎和宋一曼则一脸沉郁,对眼前的房子并没有任何的赞叹。要知道她们以前住的,远远比这里奢侈豪华的多!

    四人走进这栋二手别墅里,宋翎随手指了下一楼的佣人房,“阿尔法,那里有两间空房子,你和你妹妹随便挑一间住好了。对了,里面应该有佣人的衣服,你们先换上,等下我再带你们去买日常的衣物和用品。”

    阿尔法和廉微缩着肩膀站在大门口,压根没有走进来!

    他们发现屋里的地砖太过明亮,唯恐踩上去会留下黑黑的脚印。

    宋翎这才发现两人并没有走进来,和气地冲阿尔法招手,“别愣着,快进来啊!”

    “哦,可是我们走进去,地上会变脏的。”阿尔法老实地说出心里的担忧。

    宋翎嘴角闪过抹不屑,看向阿尔法时却变得格外随和,“地就是让人踩得,脏了拖干净就行了,不用担心。快去和你妹妹换衣服吧!”

    阿尔法这才敢领着廉微走进佣人房,开始换佣人衣服。

    宋一曼目送兄妹俩走进佣人房,这才不满地看向宋翎,“翎儿,你弄来两个乡巴佬做什么?”

    “妈咪,你不要管这些,我之所以会把他们给弄来,自有我的打算。”宋翎背着手,似乎早已经筹谋好了一切,“还有,你在他们面前最好客气点。想要让别人为你效命,先要收服他的心。”

    攻心为上的道理,宋一曼自然是懂得。她唯一不明白的,就是宋翎为什么要去攻这两一看就是乡巴佬的心。

    宋一曼沉吟了下,轻轻说道,“算了,妈咪老了,帮不上你什么。翎儿,你想做什么尽管放手去做就行,只要妈咪能做的,一定会为你做到。”

    宋翎点点头,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放心吧妈咪,这一次,我一定会夺回我们曾经拥有过的一切!”

    很快,阿尔法和廉微就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他们平常都穿着粗布麻衣,宽大不贴身,这会儿换上棉质的佣人服,浑身都说不出来的舒畅,整个人看上去就精神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