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443章 还说不冷,你在发抖…
    第1443章 还说不冷,你在发抖…

    宋翎满意地看着情绪激动的廉微,淡淡问了句,“你确定,就算要让你付出生命为代价,你也在所不辞?”

    “是的,少爷!请你帮助我找到她!廉微的这只眼睛是被她给弄瞎的,廉微就算豁出去命不要,也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

    廉微额头早已经磕得渗血,眼睛嗜血猩红,“既然老天不公,那就让我亲手手刃仇敌,了结了她卑贱的性命!”

    “放心,我自然会全心全力帮你,”宋翎的表情变得凌厉起来,眼里燃起熊熊火苗,“帮你讨回所有的不公!“

    “谢谢少爷!只要你找到了荣宝儿的下落,能让我手刃仇敌,这辈子我做牛做马,都报答你的大恩大德!”廉微只顾着跪在地上道谢,压根没注意到宋翎的变化。

    宋翎连忙虚扶廉微起来,“快起来快起来,这话说的太见外了。你放心,这件事抱在我身上!我不但会帮你找到她的下落,还会帮你手刃仇人!血债血偿!”

    廉微的脸早已经哭花了,一半是因为大仇即将得报的喜悦,另一半则是因为对宋翎的感激。

    她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遇上宋翎这样好的恩人!心里当即就打定了主意,以后只要是宋翎吩咐的,就算赴汤蹈火,她也一定会去做到!

    而此时,坐在公寓内调养身体的荣宝儿狠狠打了个寒噤。

    她奇怪地看了眼窗户,发现并没有风吹进来,不知道自己刚才那通体的寒意是怎么来的。

    可能是身体还没完全调养好吧,荣宝儿随意摇摇头,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云昊天刚换好西装下来,一边打着领带一边走过来,正准备出门上班。

    看着穿着衣冠楚楚的云昊天,荣宝儿再次深深体味到衣冠禽—兽这个词的真切含义。

    荣宝儿想到昨晚某人的无耻行径,耳根悄然红了起来。

    “是不是在偷偷想我?”云昊天走到荣宝儿跟前,俯身轻咬了下她那粉红的小巧耳垂,“嗯?不然耳朵怎么红成这样?”

    他就像自带气场的王者,每次只要一靠近,就令她心跳加速,面红耳赤,恨不得逃得远远的。

    她伸手推开云昊天的胸膛,觉得自己迫切需要新鲜空气,“我……我只是觉得有点冷。”

    “冷?”云昊天的右手贴上荣宝儿光洁的额头,静置了几秒说道,“额头不烫啊,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冷起来了?”

    荣宝儿生怕某人会打自己的主意,挣扎着就想从沙发上起来,“也不是啦,只是有一点点而已。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那可不行,这怎么能是小事呢?”云昊天一本正经地弯下腰,勾起荣宝儿的下巴,难得严肃道,“发冷是感冒的预兆,你必须尽快拿出措施,将感冒病毒给赶走才行。”

    荣宝儿被云昊天灼灼的眼神烫的浑身越发发冷起来,“行,我去拿感冒药,这就去。”

    然而她话音刚落,就被云昊天整个人给抱了起来,“怎么能随便吃药呢?是药三分毒啊!我有个更好的方法,保证让你很快出汗。”

    荣宝儿就算再傻,也听懂了云昊天话音里的意思。

    这个无耻的臭流—氓,大早上又开始想那事,太可恶了!

    “云昊天,你快放我下来,我吃点感冒药就没事了,真的!”荣宝儿挣扎着想下来,自己昨晚被折腾了半宿,这会儿还腰酸背痛呢!

    这个可恶的家伙,他难道就不累么?!

    “吃药这种事太不靠谱,我有更靠谱的发汗方法。“云昊天说着,已经抱着荣宝儿走上了楼梯,朝着卧室走去。

    荣宝儿忍不住尖叫起来,“难道你就靠谱么?我根本不需要这种发汗的破方法!“

    云昊天这时已经走到了卧室,将荣宝儿往床上一扔,脸上满是邪魅的笑,“不,宝贝,你需要。”

    说着,他已经脱下西装外套,单手扯开领带逼近到床边。

    荣宝儿忍不住大翻白眼,“你明明要去上班的啊!”

    云昊天跨上床,俊脸已经贴到荣宝儿额头,声音沙哑蛊惑,“没关系,就算三个月不去,公司也倒闭不了。”

    “你……”

    荣宝儿还想继续说什么,已经被云昊天封住了唇,“你真吵,专心点。”

    一丝凉意袭来,令荣宝儿瑟缩了下肩膀。

    下一秒,云昊天的手就贴了上来,“还说不冷,你都在发抖了。”

    荣宝儿连忙扭开头,单手掩唇,生怕再次被某人给封口,“我是因为什么发抖,你心里没点逼数么?”

    云昊天笑得格外俊逸,“当然,我知道因为自己太帅,你心里压力很大。可是我也没有办法啊,毕竟相貌是父母给的,我不会嫌弃你的。”

    听到某人的自吹自擂,荣宝儿差点当场吐血身亡。

    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勇气,每天这样把自己夸得堪比梁静茹!

    荣宝儿还想说些什么,云昊天已经钳制住她的手臂,巧妙地脱掉了那套童趣的家居服。

    “云昊天,我看你真的不打算去上班了!”荣宝儿气恼地控诉,“真不知道你是不是铁打的,难道就不会疲累么?”

    云昊天声音沙哑魅惑,“宝儿,好难受,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