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 街头偶遇阿尔法…

    荣宝儿连忙握紧拳头,“不要脸,你赶紧给我住手!”

    “不行,已经停不下来了。”云昊天顾不了那么多,“谁让你总是要诱惑我,这真不是我的错。你知道的,我活了这么多年,只碰了你这一个女人,我多亏,以后要把之前几年补回来,知道么?”

    荣宝儿气得鼓起腮帮子,正想纠正某人不要脸的说辞,右脸就被某人轻轻咬了下,“你看,就是这样,你总是爱这样诱惑我。”

    外面阳光正好,而屋内,正是大好春—光,火热耀眼。

    ————————

    等云昊天终于肯心满意足离开时,外面的太阳已经跃上了半空中。

    荣宝儿浑身酸痛的厉害,撑着身子去浴室洗了个澡,等出来找自己的衣裤时,气得咬牙切齿。

    只见地上丢着两片蕾—丝,赫然是某人刚才用蛮力给撤毁的!

    可恶的混蛋!

    荣宝儿气得不行,为什么每次都要撕碎自己的衣服?就不能留它个全尸么?!

    “混蛋,无耻!”荣宝儿低声咒骂了两句,翻出自己最后的***穿上,然后套上条湖蓝色的民族风长裙,匆匆出了门。

    她得赶紧去买点***回来,不然依着云昊天那个不要脸的毛病,明天就真的没有衣服穿了。

    等荣宝儿到了中环百货商场时,已经差不多十一点,正是商场里最忙碌的时候。

    她随意逛了下,买了几套合适的***裤,就搭乘扶梯下到一楼,准备买点饮料喝。

    明明只是逛了一小会儿而已,她却口渴的厉害,看来云昊天刚才的话果然没错,她确实发汗发的厉害。

    都怪那个可恶的家伙!

    荣宝儿暗暗低咒了声,朝着不远处的一家冷饮店走去。

    她还没走到店门口,身后传来声惊讶的声音,“宝儿?”

    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荣宝儿停下脚步,转头看去。

    之前身后不远,居然站着以为再也不会见到的阿尔法!

    他穿着一身时尚的潮服,原本黝黑的肤色在潮服的映衬下,备现阳刚男儿气概。

    “阿尔法?这真的是你吗?”

    荣宝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又惊又喜,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见到阿尔法!

    明明上次阿尔法送她上岸后,就折回去说要照顾廉微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阿尔法也是惊喜地看着荣宝儿,一双手局促的没有地方放。

    他原本是陪着宋一曼出来买东西的,后来宋一曼去了商场的五楼做美容SPA,就让他在一楼等。

    谁知道就在阿尔法百无聊赖时,就看到扶梯上下来道熟悉的身影,远远看过去,分明就是荣宝儿!

    阿尔法当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好几次眼睛。

    然后随着那道湖蓝色的身影越来越近,他才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眼前那个向自己走来的人,正是许久不见了的荣宝儿!

    只是她现在比起在岛上时容光焕发,娇艳的宛如雨后玫瑰,俨然像换了个人似得。

    荣宝儿开心地看着阿尔法,好奇问道,“阿尔法,你不是回去海岛了么?怎么会来到这儿?廉微呢?她现在在哪儿?”

    在岛上住着的那段日子,荣宝儿知道阿尔法很是疼爱自己的这个妹妹。

    既然阿尔法出现在这儿,证明廉微也应该在这儿的。

    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眼睛能不能看到东西。

    荣宝儿这样想着,脸上的笑容凝滞下来,歉意地看向阿尔法,“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才害得廉微眼睛受伤,她现在还好么?”

    阿尔法憨厚地抓了下后脑勺,“呵呵,你一上来就这么多问题,我都不知道该回答哪一个了。”

    看着这样的阿尔法,荣宝儿沉郁的心情瞬间烟消云散,“是哦,是我太心急了。走,我请你喝冷饮,咱们边喝边聊。”

    说着,荣宝儿就想请阿尔法去喝冷饮,跟他好好聊聊离别后他和廉微的情况。

    阿尔法却摇了摇头,“不行,我要留在这里等我主人下来,走开了不好,怕她找不到我。”

    “主人?”荣宝儿有些听不懂,“阿尔法,你什么时候有了主人?”

    她不知道阿尔法—身上发生了什么,以前自由生活在海岛上的他,又是什么时候有的主人的!

    “我和廉微已经离开了那座海岛,现在在一户有钱人家里做事。”阿尔法简单解释了下,问出了心里最关切的问题,“不说这些了,这都不重要。你呢,你现在过得好么?回到了你女儿身边了么?”

    他记得之前荣宝儿之所以千方百计想要离开,就是想要回到她女儿的身边。

    现在看她气色不错,应该已经回到了她女儿的身边了吧。

    听阿尔法问起自己女儿,荣宝儿笑得格外灿烂,“是的,我已经回到了女儿的身边,她很开心。谢谢你阿尔法,如果不是你,我可能早就化成一具白骨了。”

    阿尔法连忙摆手,“不用谢,是海神怜悯你,才会让我救了你。只要你过得开心就好,其它的都不重要。”

    看到阿尔法浑不在意的模样,荣宝儿心里的歉意稍减了些。

    她并不知道阿成去岛上做的那些事情,更不知道阿尔法和廉微是被当地的渔民给驱赶出来的,只当是阿尔法不想再继续留在岛上呢。

    “你们离开那里也好,出来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荣宝儿说着,语气变得小心翼翼,“不知道廉微她现在怎么样了,眼睛好些了么?”

    阿尔法摇摇头,“不用担心这个,她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他没有告诉荣宝儿廉微已经瞎了一只眼睛,不想让荣宝儿有心里压力。

    荣宝儿果然如释重负,她之前还担心廉微的眼睛会瞎掉,现在听阿尔法这么说,好像没她想的那么严重。

    “谢天谢地,我还以为她当时会失明呢。没事就太好了!对了,你们住在哪儿?我有空去探望她,向她表达我的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