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5章 宋翎:阴谋开启…

    荣宝儿说着,从身上掏出张自己的银行卡,硬是塞到阿尔法的手里,“这是我的一点积蓄,你拿去给廉微好好医治眼睛,不要让她留下后遗症和疤痕。”

    阿尔法怎么会要,将卡塞回给荣宝儿,“不用,我会照顾好她的。”

    他心里有很多很多关切的话想跟荣宝儿说,可是话到嘴边,笨嘴拙舌的他却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会干巴巴应答几句。

    “不行,你拿着!”

    荣宝儿拉过阿尔法的手,硬是把银行卡塞进他手里,“不准再还给我,不然我以后会生气的!在岛上我受了你们那么多照顾,而且还害得廉微伤了眼睛,这点钱根本就不够弥补的好不好!你如果再不收下,我心里会更过意不去的!”

    见荣宝儿变了脸色,阿尔法这才没办法地收下了银行卡,“谢谢。”

    “谢我干嘛?我还没谢谢你们照顾我那么久呢。”荣宝儿因着阿尔法说的廉微眼睛没事,心情变得格外的好,笑容也越发甜美,“以后有什么事就来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

    听到荣宝儿说起在岛上的照顾,阿尔法的神情很是尴尬。

    自从来到这里后,他才明白外面的世界并不像他们岛上那么愚昧。

    之前他居然傻乎乎以为自己捡回了她,就能让她跟着自己过日子,如今看起来,真是蠢笨的可以。

    而荣宝儿却从来不提他们想要强迫她留下的事,嘴里说的最多的,永远是他们对她的照顾。

    跟人美心更美的她比起来,他们的灵魂卑微的犹如尘埃。

    阿尔法看着眼前的荣宝儿,觉得她周身都发着微微的光,照得他压根不敢直视。

    荣宝儿并不知道阿尔法心里的想法,而是到隔壁的店里借了纸笔,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阿尔法,“这是我的号码,你们以后遇上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如果能帮的,我一定义不容辞!”

    看着这样的荣宝儿,阿尔法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原来,这就是差距。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跟荣宝儿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从始至终,他都配不上丝毫。

    荣宝儿见阿尔法久久不出声,还以为他不想跟自己说太多,就笑着跟他道别,“那你先忙,有事打电话给我,我先回去了。”

    “好,再见。”

    阿尔法目送荣宝儿离开,心里十分的不舍。

    可是他却比谁都清楚,自己根本就配不上这样完美的她,哪怕是跟她多说几句,都能清楚看到自己灵魂的卑微。

    她是天边最耀眼善良的光,而他,却注定是尘埃里的一粒微尘。

    哪怕他用尽余生去仰望,也终究不会有能跟她比肩的机会……

    “阿尔法?你到底在干嘛?叫了你这么多声,你都不回应!”

    宋一曼从楼上下来,远远就喊阿尔法跟自己离开,却发现他整个人像定住了似得,不管她怎么呼唤,都没有回应。

    涵养向来不佳的宋一曼再也无法维持表面的随和,没好气地走过来,指着阿尔法大声质问,“你到底有没有听到在说话?是不是魔障了?!”

    阿尔法这才从失落的情绪中回过神,看清了站在面前的宋一曼。

    “对不起夫人,我刚才在想什么,没注意到你在叫我。”阿尔法真诚的向宋一曼道歉后,这才小声问道,“是不是现在可以回去了?”

    “哼!你说呢?!”宋一曼十分不开心,刚才自己喊了阿尔法那么多声他都没应,害得自己在大庭广众下丢脸!

    她气冲冲转身朝外面走去,边走边小声嘀咕着,“乡巴佬就是乡巴佬,穿上龙袍越不像太子,一点规矩都不懂!”

    阿尔法并没有听清宋一曼嘀咕的什么,只是知道自己把她给惹生气了。

    他本来就老实,这会儿看到宋一曼生气,更是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直到宋一曼开车回到别墅,仍是一脸的不自在。

    “嘭!”

    宋一曼气冲冲甩上车门,黑着脸踩着高跟鞋走回了那栋二手别墅。

    宋翎闻声走了出来,看到自己妈咪一脸不开心,随口问道,“妈咪,你这是怎么了?谁惹你不开心了?”

    “哼!”宋一曼不高兴地翻了个白眼,手里的坤包丢进沙发上,径直朝楼上走去,“问问你捡来的乡巴佬吧!半点都不机灵,气死我了!”

    宋翎正想说些什么,就看到阿尔法一脸紧张地走了进来。

    他不知道阿尔法有没有听到自己妈咪刚才说的话,连忙走过去安抚阿尔法,“我妈咪更年期,有时候说话不好听,你不要往心里去。”

    阿尔法却憨厚摇头,“少爷,都是我的错。刚才在商场里我遇到了个熟人,没听到夫人的喊声。”

    宋翎的目光瞬间亮了起来,“哦,原来是遇到熟人了啊,有多聊聊么?”

    阿尔法却摇摇头,“我笨嘴拙舌的,没说几句。不过她有留给我电话,让我有事可以找她帮忙。”

    “这样啊,”宋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既然是熟人,就要多联系走动。人家电话都给你了,别忘了回个电话回去。”

    阿尔法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这样不好吧,她都已经有女儿了,肯定也有老公的。我这样突然打电话过去,万一弄得人家小夫妻不合,那多尴尬啊!”

    宋翎却朗声笑了起来,“这怎么可能呢?我们这里的观念可没有那么守旧,就算结了婚,还是可以有自己的朋友的。你们既然是朋友,又有什么好怕被人误会的呢?”

    阿尔法想了下,觉得宋翎说得很对,“也是,少爷说得对。等以后有空了我再跟她联系,问候下也好。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下去了。”

    “嗯,”宋翎摆摆手,示意阿尔法去忙。

    等阿尔法离开后,宋翎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喝起功夫茶来。

    他看上去坐得稳如泰山,实则内心早已经波涛汹涌,犹如掀起了万丈海浪。

    阿尔法之前一直生活在渔村,他嘴里那个所谓的熟人,只怕不会是旁人吧!哼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