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阿尔法之死(2)

    廉微冷眼看了下荣宝儿,嘴角再度悄然扬起抹不屑,没有拒绝也没有点头,离开座位走了出去。

    荣宝儿连忙跟上,拽了下廉微的衣角,指向她们身后,“洗手间在这边,跟我来吧。”

    廉微没出声,阴沉着脸跟在荣宝儿身后,藏在袖子里的短刀早已经蠢蠢欲动。

    荣宝儿对身后的杀机恍若未见,只顾着一心帮廉微带路,“这里左转,小心台阶。”

    廉微始终冷着脸跟在荣宝儿身后,就像个没有灵魂的幽灵似得。

    两人很快到了洗手间,荣宝儿直接走进其中一间,关上门方便起来。

    廉微却并没有任何要进去的意思,而是悄然无声地抽出藏在衣袖里的短刀,将它从刀鞘中抽了出来。

    冰冷的刀刃泛着肃杀的残忍,正高高扬起,等候在荣宝儿那间厕所外。

    荣宝儿对此一无所知,很快解决了问题,低头走了出来。

    “唰!”

    凌空劈来的声音,像惊雷般在荣宝儿耳畔炸醒。

    好在她反应够快,及时转身,躲过了那凌空劈来的一刀!

    荣宝儿惊魂未定地看着正手起刀落的廉微,脸上满是惊恐,“廉微,你这是想要干嘛?”

    “干嘛?呵呵!!”廉微不屑地吐了口口水给荣宝儿,“连我做什么都看不懂,你还活着做什么?!我是来杀你的!”

    荣宝儿连忙往后退去,一脸的不可置信,“廉微,你这是要做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廉微狠绝的脸上布满戾气,握着泛着蓝光的短刀再次朝着荣宝儿挥来,嘴里恶狠狠道,“呵呵,为什么要杀你?荣宝儿,我要杀的就是你,你还我眼睛!”

    荣宝儿这才慢半拍的明白过来,原来廉微并没有原谅自己,而是想要借着这个由头把自己给约出来杀了。

    她惊恐地躲避着廉微再次挥来的短刀,借着廉微有一只眼睛不方便,弯腰从死角里钻了出去,快步跑向大厅。

    那里人多,怎么都不会坐视她被廉微刺杀的!

    廉微没想到荣宝儿居然会这么狡猾,气得挥舞着手里涂了剧毒的短刀,朝着荣宝儿追来,“贱人,用你的命偿还我的眼睛!”

    两人一个跑一个追,很快从卫生间跑到了大厅。

    果然,她们刚一进大厅,就引起了骚动。

    餐厅内来就餐的客人虽然不太多,却都被吸引了目光,纷纷朝这边看来。

    “快看,那个女人手里居然握着刀!”

    “这是要杀人灭口吧?没想到出来吃饭居然会遇上这种事!咱们赶紧走,免得被波及了。”

    “对对对,谁知道是不是又是精神病出来杀人呢?万一被砍上几刀,都没地方说理去。”

    “走走走,快走!遇上这种事,当然是有多远走多远啊!省得晦气!”

    餐厅内的客人有胆小的当场就夺门而逃,剩下些胆大的也不敢围过来,而是拉开与廉微的距离,准备看热闹。

    甚至有些人已经掏出了手机,开始录下这惊魂的一幕,“赶紧拍下来发到抖音,说不定就火了呢!”

    荣宝儿之前的期望落了空,在这个冷漠的社会人人自危,并没有人像她想的那样来阻止廉微的凶残。

    “贱人,留下你的命来!”

    廉微已经完全沉浸在即将可以复仇的杀戮中,哪怕这里有诸多围观着,她也不想隐藏丝毫自己心中的杀机,几乎咆哮起来。

    荣宝儿只好没命的往前跑,心里暗暗叫苦。

    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之前怎么就信了廉微已经原谅自己的话了呢!

    就在这时,阿尔法从座位上跑了过来,冲着持刀正追逐荣宝儿的廉微冲过去,“廉微!你疯了?!快放下刀!”

    阿尔法震惊到无以复加,他之前还沉浸在自己妹妹已经原谅荣宝儿的喜悦中,谁知道仅仅过了几分钟而已,事情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且廉微居然手里还拿着刀,显然是早有准备!

    看来她根本就没有准备原谅荣宝儿,而是让自己把荣宝儿约来,好趁机下杀手!

    廉微的眼睛里充满了弑杀的戾气,远远看过去血红一片,神情格外恐怖。

    她现在满心都是要立即结果了荣宝儿的性命,根本听不到任何的劝阻。

    哪怕是自己哥哥的质问声,她都置若罔闻!

    即将复仇的声音在廉微脑海中不断响起,驱使着她疯魔般追逐着荣宝儿!

    “荣宝儿,你别想逃!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为我自己被你弄瞎的眼睛报仇!”

    凌厉的刀光在空中劈出一道道残影,带起道道晃眼的湛蓝。

    荣宝儿慌不择路地往前跑着,门口的位置已经被围观的食客们堵得结结实实,她来不及分辨,很快就被廉微逼近餐厅的一处角落。

    廉微得意地步步逼近,“贱人,我看你还想往哪儿逃!今天非要把你一刀刀活剐了不可!”

    餐厅经理这时问询赶了过来,来不及看清被追逐的是谁,大声冲持刀的廉微说道,“我已经报警,你赶紧放下武器,这里是法律社会,不要自寻死路!”

    “廉微,你听哥哥一句劝,快点把刀给放下!你这样会害死自己的!”阿尔法喊着朝廉微冲过去,却因为害怕太靠近会越发激怒廉微,只好保持距离劝说着。

    荣宝儿惶恐后退,这是她第二次那么近的靠近死亡。

    她的手心全是冷汗,摇头劝阻廉微,“廉微,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你想出气的话打我骂我都行,就是千万别做傻事啊!这样会把你自己也搭进去的!”

    然而此刻的廉微早已经杀心四起,压根听不进去任何人的劝阻!

    她咬牙切齿地举起手中的短刀,不顾一切冲过去,朝着荣宝儿猛力刺去,“给我去死!”

    眼看着廉微疯了似地冲过来,荣宝儿身后已经是冰冷的墙壁,再也没有地方可退的她绝望地闭上眼睛。

    也罢,就用自己这条命偿还廉微吧!

    “啊!”

    “刺中了刺中了!”

    “杀人了,快报警!”

    人群中发出纷乱的惊恐声,荣宝儿却并没有感觉到被利刃刺中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