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1章 阿尔法之死(3)

    她惊魂未定地张开眼睛,就看到阿尔法犹如天神般站在自己面前,用身体挡住了廉微刺过来的利刃!

    “阿尔法!”荣宝儿大叫一声,吓得魂不附体,颤手扶住阿尔法。

    那把刚才还闪着蓝光的匕首,此刻就插在阿尔法的胸膛,猩红的鲜血顺着刀口淌下来,红的触目惊心!

    阿尔法的脸色灰白的可怕,高大的身形摇摇欲坠,终于支撑不住地往后跌去。

    荣宝儿连忙去搀扶,然而她怎么可能扶得住后跌下来的阿尔法呢?!

    阿尔法猛地摔在地上,也将极力想要扶住他的荣宝儿给砸得摔倒在地。

    “阿尔法!阿尔法!”荣宝儿担心地看着被刀刺中的阿尔法,大声冲着周围围观的人群央求,“拜托你们帮帮手,把他送进医院吧!”

    “这可不行,他受了伤,不能轻易挪动。不过我们可以帮你打120。”

    “没错没错,快打120!”

    “120吗?我们这是璨曦西餐厅,有人被刀刺中,麻烦快点过来!”

    人群再次哄闹成一团,谁也没想到,居然有人会为那名女孩挡刀!他肯定是爱惨了她,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勇气的吧?

    廉微站在阿尔法跟前,浑身瑟瑟发抖,周遭的一切她全都视而不见,眼睛只死死盯着那把插—进阿尔法胸膛的短刀。

    那把短刀,是经她的手捅进去的……

    “哥——!!”

    廉微犹如野兽—般的哀嚎声响起,她不敢置信地用力摇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突然冲过来替她挡刀?!难道她比你的命还要重要么?!”

    阿尔法虚弱地半靠在荣宝儿身上,眼睛却紧紧盯视着廉微,声音微弱到几乎听不到,“廉微,你为什么不听哥哥的话……”

    他的话音未落,鲜血就像开伐的泉水似得,从他的嘴角汩汩淌出,顺着嘴角蜿蜒而下。

    那些鲜血不止是单纯的猩红,还带着丝丝泛黑的乌青!

    荣宝儿惊诧地看着嘴角淌血的阿尔法,尤其是那令人胆寒的乌黑血丝,“阿尔法,你只是胸膛中了刀,为什么嘴角会淌出黑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尔法脸色灰败的厉害,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已经被抽离,虚弱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他之前生怕廉微会伤到荣宝儿,就奋不顾身扑了过来,因为大不了就是自己被短刀捅伤而已。

    可是现在,他却分明感受到了自己的生命正在一点点悄然流逝……

    廉微哆嗦着唇,看着半倒在地上嘴角淌血的哥哥,他的脸色难看的就像死人一般。

    而且最可怖的是,廉微已经看到哥哥的眼角和鼻孔都跟着渗出丝丝污血。

    “这把刀刃上涂满了毒药,见血封喉!”宋翎的话在廉微脑海中划过,令她再也无力站立,像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似得烫软下来。

    廉微的大脑一片空白,哭着朝阿尔法爬过来,“哥哥……哥哥……你不要死……不要丢下廉微……”

    阿尔法心疼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妹妹,知道她现在肯定已经吓坏了。

    “廉微……放下吧,把过去那些都放下……咳咳……”阿尔法说着,口里的鲜血喷涌而出,吓得荣宝儿连忙阻止,“阿尔法,你先不要说了,医生很快就会过来,你要保存体力,有什么话等好了再说。”

    阿尔法凄凉地笑了起来,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逐渐流逝,很快就会死去,哪里还会有再好起来的可能呢?

    他艰难地抓着荣宝儿的手,想要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说出深藏在心底的爱意。

    “宝儿,当时能够救下你,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正确的事情!你是那么的美好,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别说了,阿尔法,我拜托你不要说了!”荣宝儿看着这样的阿尔法,悲伤地哭了起来,“不要再说了,等你好了,我陪你好好说,好不好?你现在要保持体力啊。”

    阿尔法嘴唇轻颤了两下,从喉咙里挤出最后一丝力气,“没有用的,我能感觉得到……我就要死了,宝儿,等我死后,你能不能原谅廉微……求你原谅她,我不想看到她坐牢而死……”

    泪水早已经模糊了荣宝儿的视线,她哭得伤心欲绝,一个劲儿点头,“好,我答应你,我不怪廉微,不怪她!但是你要活下去,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啊!”

    “那我就放心了……”阿尔法眼里的光逐渐涣散,手臂无力低垂下去,声音越来越淡,“谢谢……”

    “阿尔法?阿尔法!”

    荣宝儿不敢相信地看着逐渐闭上眼睛的阿尔法,哭泣着大声呼唤他的名字。

    一旁的廉微早已经被眼前的一切吓得没了魂,甚至都忘了哭泣,就那么瘫软在地上,看着阿尔法缓缓闭上了眼睛。

    良久,她终于发出撕心裂肺的嘶吼声,“哥——!”

    然而阿尔法已经闭上了双眼,任凭荣宝儿和廉微如何呼唤,都无法唤回他半点回应。

    “让让,都让一让,我们需要援助伤者。”救护人员匆忙赶来,奋力从人群中挤—进来。

    荣宝儿看到救星,立即指着刚闭上眼睛的阿尔法,“医生,他胸膛中了刀,请你们快点救他!”

    “快,把他抬上担架,立即放到救护车上进行抢救。”救护人员纷纷弯下腰,准备将阿尔法放在担架上。

    廉微猛地扑过来,将阿尔法紧紧搂在怀里,“走开!你们都走开!不要碰我的哥哥!”

    荣宝儿狠狠给了廉微一记耳光,“廉微,你给我清醒点!他们是医生,是想要救你哥哥!你这样是想要害死他,你知不知道?!”

    廉微的脸被打得顿时浮现出五根手指印,她愕然呆愣在原地,看着医生将阿尔法抬上担架。

    救护车的灯不停闪烁,映在荣宝儿和廉微惊慌失措的脸上。

    荣宝儿的身上全是血,脸色苍白无力,她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如果她早知道廉微早已经恨自己入骨到非杀不可的地方,是怎样都不会应约的。